日本政治盘算太多 想帮助香港也捉襟见肘(2图)
2020-07-02
标签: 香港 台湾

  从忧虑到遗憾

  《港区国安法》在6月30日于北京“全员一致”的顺利通过下,几乎已经注定香港(专题)的一国两制进入死局。在新型冠状病毒肆虐的艰难时刻,各国忙于自己国内疫情,对于香港事务只能用严肃外交辞令表达,包括欧美各国在内,纷纷对国安法的通过表示谴责。

  不过中国的邻国日本(专题),依旧是官房长官菅义伟在30日的记者会上重复既有语调表示:“不只国际社会与香港市民对此有强烈担忧,我们对于该法的制定感到相当遗憾。”先前在5月28日时,日本外交部曾对制定《港区国安法》一事表达“深深忧虑”,一个月下来,从“忧虑”变成“遗憾”,对于中方的措辞只是稍微转硬一些。

  日本外交大臣茂木敏充则是在30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在香港的日本侨民约有2万6000人,还有超过1400间日资企业在当地活动,香港是日本极为重要的经济伙伴。茂木担忧地说:“保有香港的一国两制,对日本与香港间的紧密经济关系,还有人员交流等都是非常重要的”,表示将来会跟相关国家研拟对策。

  不过相较于欧美各国的态度强硬,日本对于《港区国安法》议题始终是“冷静回应”,事实上从2019年反送中爆发以来,日本的官方态度就一直相对暧昧。只有在2019年10月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访问日本参加新天皇的即位仪式,首相安倍晋三与其会谈时有表达非常忧虑外,并没有作更近一步表述。

  习访日变数大

  原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专题)预计在4月时访问日本,但是在新型冠状病毒肆虐下,这项国是访问被拖延到了年底。而是否能以“国宾”规格访日,一直在日本朝野掀起巨大讨论,过去习近平以国家副主席身份访日,并要求“破例”在未预约情况下觐见当时明仁天皇时,便出现不少皇室支持者的抗议。

  就在《港区国安法》通过后,日本的防卫大臣河野太郎也表示:“对于一方片面擅自更改(统治)状态一事也好,我想对于(今年春天)延期的习近平国家主席以国宾身份来说,一定会产生相当重大的影响。”虽然意欲对中国产生些许舆论压力,但可惜暂时还是没有特别作用。

  对于习近平来说,能够促成他在任内访日,对于将来他的任期持续延长有相当好的刺激。加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原先希望藉由2020年东京奥运举办下,让两国都能如鱼得水,但是在肺炎发生后,双方的各取所需又退回成互相猜疑。

  事实上,在新冠肺炎发生后,习近平在2020年内访问日本已经变得相当困难。加上尖阁诸岛(台湾(专题)称钓鱼台)的战斗机飞行等问题,日本受到G7等其他工业高峰国的关注,而事实上在过去的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中国跟日本事实上确实渡过一阵子蜜月期。

  天安门的拯救

  当时在天安门事件时,中国受到来自世界各国的抗议,包括欧美各国在内,一度受到政治与商业上的排斥。但是当时对中国伸出援手的,就是日本。就在天安门事件过后,日本是第一个跳出来唿吁全是不要排挤中国,且还在1992年时,促成当时的明仁天皇访问中国。

  当时明仁天皇访问中国,被视为是近代日中关系史上的大事。后来当时中国的副总理钱其琛便在回忆录中表示,明仁天皇访问中国,被视为是在天安门事件后西欧国家对于中国改善关系的一大破口。

  而事实上,受惠于当时天皇访问中国的效益,不少日本工业开始加大在中国的投资。后来日方在中国的投资慢慢加大,许多欧洲外资也开始放胆在中国设立工厂,造就当时中国外汇市场的荣景。

  可以说,日本当时在天安门事件中对中国伸出橄榄枝,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对当时国际局势相当不妙的中国帮上了忙。而现今,中国与欧美国家的局面似乎又回到当时剑拔弩张的态势,而此时日本又跟30年前一样保持“审慎乐观”,这是否又像是当年的观测风向来决定下个步骤,也是值得关注。

  日本如何帮港?

  日本的盘算太过多,导致到现在的外交手段都捉襟见肘。然而,日本官方与民间也不是没有想要帮忙香港。包括日前安倍晋三已经表示,不排出未来接收优秀的香港人才来日本。日前笔者参加位于东京的反送中一周年纪念活动时,在现场也看见不少非执政党自民党的国会议员起身发声替香港声援。

  当时在场除了播放纪录片外,也邀请民运人士周庭与区议员叶锦龙等,在网络上表示如何帮助香港民主。在场的香港民众张先生也表示,如果日本政府未来愿意给香港人更多机会,他自然很感谢。但他也说,香港人更需要的是国际社会的关注与支持,一旦选择流亡他们都不愿意,他们不希望香港走到这一步。

  张先生也感叹,其实有经济能力的香港市民,都早就移民(专题)到其他国家。真正有需要的香港人,反而是这些1997年后出生,存不到钱又没有未来希望的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他希望未来这些抗争世代能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

  或许对于日本来说,要谈帮助香港等或许还太早。不过面对紧接而来的G7高峰会,会许是日本可以发挥自身影响力的时刻。纵然先前中国屡屡发言认为日本已经干涉到中国内政,但日本还是必须在关键时刻拿出与欧美国家一样的民主自由价值观,跟中国做出适当地回覆。

  很显然,未来香港政府将慢慢失去执法正当性,由中国中央越俎代庖下,法律的解释权力将会慢慢被拿走。日本过去立场为难的点,莫过于夹在中美间无法取得平衡,但G7毕竟是世界各国在中国硬推《港区国安法》后的最后国际表述舞台,到时欧美各国与中国的意见势必会再度冲撞,日本也必须见招拆招,甚至对往后的奥运举办与经济往来都有其负面影响。日中关系在《港区国安法》通过后,已经进入新的分水岭。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