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赌王何鸿燊逝世 看红色资本家的“褪色”
来源: 多维
2020-05-30
标签: 香港 澳门
曾经的“无冕澳督”、“赌王”何鸿燊(专题)5月26日逝世,留下了诸多传奇和争议。

  中国内地官方媒体称其为“港澳爱国企业家”,而诸如德国之声等外国媒体则以“红色资本家”称之。其实,无论何种称谓,都只不过是暗示了他的特殊身份——他曾是1988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澳门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主任,也是内地“参政议政机关”全国政协第九到第十一届的常委,可以说虽是一方巨贾,但颇得大陆官方的认可。

  5月28日,香港(专题)中联办、澳门中联办更皆称其为“港澳知名爱国企业家”,并给予相当高的评价。澳门中联办的唁电评价说,“何鸿燊先生一生忠心为国、乐善好施,积极推动‘一国两制’方针顺利实施,关心支持国家改革开放和社会公益事业,为澳门顺利回归和繁荣稳定,为国家富强和民族复兴,作出了重要贡献”。

  而香港中联办评价他,“一生心系祖国、情牵港澳,自强不息、勤奋创业,积极参与祖国经济建设,支持文化、科技、体育、慈善事业,为内地与港澳地区合作交流做出积极贡献。担任第九至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期间,积极参政议政、建言献策。作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咨询委员会委员,参与见证中英谈判及香港回归祖国,目睹‘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的成功实践,为保持港澳长期繁荣稳定贡献良多。”

  这番赞誉代表了中共的肯定。身为一名专事博彩业的资本家,死后得享荣宠,他或许也也该感到庆幸和欣慰,毕竟他近些年频频发表的政治见解已经为其惹了不少麻烦。

  事实上,何鸿燊并不唯一,在近现代中国历史上,何鸿燊并不算是最得中共重视的港澳企业家。尽管外界戏称其家庭成员多“政协委员”,每每家庭会议仿若“政协会议”,但显然,较之何鸿燊家族的政治地位更为显赫的大有人在。

  比如,澳门传统意义上的“三大家族”何贤家族、马万祺家族和崔德祺家族,论与中共的“交情”或者政治地位,均远在何鸿燊家族之上。澳门前特首何厚铧、崔世安便分别出生于何贤家族和崔德祺家族。何厚铧为何贤之子,而崔世安则是崔德祺的侄子(崔德胜之子)。现任澳门特首贺一诚亦为澳门资本家,但家族根底并不十分凸显。

  何厚铧、崔世安得到中共信任并委以重任,当然并非偶然。何厚铧父亲何贤金融出身,之所以“红”,盖因朝鲜(专题)战争后转变态度,动用自己在澳门商界的关系和实力转运物资供应志愿军,赢得北京的好感。1955年冬天,何贤应邀回内地观光。在北京,毛泽东周恩来都接见了他,一次宴会上,他被安排和毛及钱学森同桌。

  何贤较何鸿燊为早,彼时黑白两道通吃,又得华人(专题)社会和葡萄牙人看重,号称“影子澳督”“澳门王”。何鸿燊此后从澳门赌场风云际会,多得何贤的帮助和提携。

  再说崔世安的叔父崔德祺,与何贤大约同时,但是少了不少江湖气,而是一名艺术家兼商人,从岭南画派代表人物高剑父再传高徒,再到澳门建造商人,再到葡澳政府成员,角色多变。澳门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当年成立,崔德祺也是其中一员。2007年其以96岁高龄辞世,中共评价其为“毕生热爱(电视剧)祖国、热爱澳门,为澳门顺利回归作出巨大贡献的杰出社会活动家、公益慈善家、建筑实业家、书画及曲艺界老前辈”。

  要说马万祺,可能是这几人中与中共接触最早、仕途也是走得最远的。马万祺先于何贤到澳门发展,在何贤刚到澳门时正是马万祺等人所经营的大丰银号聘请他的。1930年代因肺病在港澳就医的马万祺结识共产党员柯麟,并逐渐认同中共,随即引介何贤、崔德祺、陈道根等澳门商界大佬接触,转变了政治立场。后长期在广东活跃的中共要人叶剑英与马万祺也开始接触,并建立世交。像很多支援内地建设的华人资本家一样,马万祺在商业活动上对中共帮助也不少,这进一步奠定了他在中共的地位。

  马万祺在内地政坛也十分活跃,1990年代起连续数届担任牵过政协副主席。到2014年马万祺辞世,被冠以“着名爱国人士”和“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其治丧规格与先于其逝世的年全国政协原副主席霍英东持平。

  不过,这一群体正在成为历史。事实上,起初中共实力虚弱,多借助同情它的海外华人主要是商人群体的帮助,尤其是在港澳台地区,华人企业家历来是其依赖和统战的对象。这一群体掌握着大量的资金、人脉和在当地的社会影响力,一度成为中共落地管治的左膀右臂。随着中共的管治越来越全面,未来是否还需要依靠家族势力来维系统治,恐怕要打问号。修例风波等政治事件已经在不断提醒,港澳传统的官商共治模式造就相当的管治和施政困难,中共与这些“红色家族”的关系不再简单而单纯——李嘉诚就是其中一例。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