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给川普介入机会 北京对港采取行动时机大失策
来源: 德国之声中文网
2020-05-30
标签: 香港
在上个周末,香港(专题)没有出现去年6月16日那样的200万人走上街头的壮观场面。只有数千人不顾政府的防疫"限聚令",抗议北京推出的香港国安法。当抗议现场出现暴力行为时,警方动用了催泪瓦斯。

  示威者原本号召港人在周三实行"大三罢"行动,并且要让早晨的通勤交通瘫痪,不过这两项行动都没有得以实现。周三下午,在警察严密把守的香港立法会附近发生了骚乱,180人被捕。

  对自由的直接侵犯

  这部香港国安法已经于周四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上表决通过,该法旨在打击这个行政特区出现的"颠覆国家政权丶分裂国家丶恐怖活动丶外部干预"活动。

  大多数香港人认为,这份标题冗长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法案,是对港人自由权利的直接侵犯。尽管这份决议在通过之后,对于大多数人并不会带来什么直接的变化。

  在目前的形势下,还有多少人能够不惜代价走上街头去示威,现在还很难说。在经历了去年的抗议浪潮和今年的新冠疫情之后,香港经济已经遭受重创。

  细节有待公布

  当然很多问题还取决于香港国安法的细节规定如何。因为这份法案究竟意味着什么,目前还不太清楚。最好的情况是,这不过是北京给特首林郑月娥敲响警钟,督促她无论如何要尽快控制住香港的局面。而最糟的情况则是,这部法案宣示着香港自由地位的丧失。毕竟这是对这座城市自治地位的肆意侵犯。

  91岁的香港首富李嘉诚已经公开呼吁民众保持冷静:国安法从长远来看有助于恢复香港稳定。"我们没有理由担忧",林郑月娥也如是说。在香港,合法的游行抗议活动仍然可以举行。只不过这其中的问题是:究竟什么样的抗议活动是合法的,什么样的不合法,这在关键时刻可能就不是她本人或者香港法律可以决定的了,而是取决于北京。

  去年的抗议浪潮

  其实在去年香港就已经掀起了大规模的抗议浪潮,起因类似。当时整座城市持续数月处于紧急状态之中。引发抗议的是所谓的逃犯条例修订计划,如果修例成功,香港的刑事罪犯和异议人士就有可能被引渡到中国大陆。在这件事情上,北京也原本可以悬崖勒马,及时控制局面的。今年的新国安法其实是在这个领域又迈进了一步,因为它似乎可以允许北京直接把香港的批评人士送上法庭。至于谁会成为这种情况下的刑事诉讼被告,目前还不清楚。人们还可以为争取更多民主而游行示威吗?还是说一旦上街,就会被北京视为危害国家统一的"港独分子",从而受到惩罚?

  最近一段时间,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的官员甚至称"黑暴"是危害香港社会的"政治病毒",并且威胁道:"黑暴势力的同情者越多,香港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疫情之下抵抗减弱?

  香港国安法推出的时机是经过考量的:中国政府希望,香港在经济的疲软能够导致民众当中支持抗议运动的力量减弱。在今年第一季度,香港经济衰退了将近9%。如果这把算盘打得正确,那么人们对于失业的担心可能会压过对于北京政治干预的恐惧。中央政府希望尽一切努力避免的,就是在今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中,不要再出现像去年区议会选举中泛民派压倒性胜利的局面。

  北京着意避而不谈的一个事实是,在民主派阵营中,其实只有一小部分是真正追求所谓香港独立的。至于香港人要做出怎样的抉择,在未来几个月里就能看出端倪。政府因为防疫而下达的限聚令持续到六四纪念日之后,按照传统,香港每年都会举行大型的烛光晚会,悼念在1989年天安门血腥镇压事件中的死难者。

  大陆人不愿表示团结

  在去年香港的"反送中"抗议期间,中国大陆民众对于香港示威者的诉求就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支持,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后,这一状况也没有出现改观。大陆民众不支持香港抗议的最主要论据就是,他们本来就已经享受着比内地多得多的自由权利了。

  而中国的国家宣传机器则对此推波助澜,传递出一个准确无误的信号:中国人民对于香港示威者毫无理解之心,尤其是那些举着美国国旗或者是香港作为英属殖民地时期的旗帜上街的抗议者,国家媒体的报道如是说。而最后一任英国驻港总督彭定康(Chris Patten)将中国称作"自由社会公敌"并且要求G7国家展开官方调查的做法,只能进一步助长中国大陆民众的"爱国主义愤怒情绪"。

  给川普免费奉送选战武器

  然而北京是在玩一个冒险的游戏:北京的主动出击威胁到香港经济的复苏,这座城市毕竟还是中国乃至全亚洲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且具有遥遥领先的优势。与此同时,北京还给正在选战之中的美国总统川普双手奉上了武器弹药。现在的问题就是,川普会如何利用这意外得来的机会。他已经预告了本周要有"大动作"。此前他曾威胁中国,如果北京扩大对香港的影响力,美国就会收回对香港在贸易中的特别优惠待遇。毕竟中国总理李克强(专题)在他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并没有跟随强硬派的脚步,后者认为,"一国两制"原则已经宣告失败,原因是香港人没有遵守游戏规则。而李克强表示仍然十分看重"一国两制"原则。

  也许更聪明的做法是,首先退一步,宣告"一国两制"永久执行下去,维持所有当年跟英国谈判达成的基本权利。从协议来看,这一步是有行动空间的。林郑月娥在今年1月份回答提问时甚至也开始往这个方向靠近,她说"香港的一国两制可能到2047年之后也不会变"。新任的中联办主任骆惠宁也做过类似的表态。其实香港的抗议运动应该从这个表述入手,向政府提出诉求。这也许会是开始谈判的第一步。

  香港还有力量反抗吗?

  然而随后突然爆发的新冠疫情,显然又把这条道路给堵死了。对于北京的强硬派来说,这条路也太冒险、太麻烦,尤其是在他们发现,一场危机这么快就可以全面地削弱中国,让抗议运动有机可乘。而在对待香港的问题上,温和派也不得不暂时收敛声息。

  虽然现在大多数香港人可能不再有力量去反抗北京,但这丝毫不能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深深感受到自己的三项诉求:他们不希望香港从中国分裂出去,他们也不想要推翻北京政府,那只是少数极端派的诉求。但是他们希望得到的第一是权利有保障,确信谁也不能剥夺自己应有的自由;第二是一个能够倾听民意的政府,一个能够解决香港长期存在的问题的政府,比如就业市场不断萎缩,生活成本居高不下,房价高不可攀,还有贫富差距日益增加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而在新冠疫情危机之后还会更加严重。第三,他们希望能够更多地参与政治决策,不管是以怎样的形式。这其实真的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但是北京新推出的国安法却不是在倾听这些诉求--恰恰相反。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