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法梦魇 香港人难逃“远走他乡”的宿命(4图)
来源: 德国之声中文网
2020-05-29
标签: 香港 澳门
北京强推港版国安法,“50年不变”还不到一半,“一国两制”就恍惚迈向终结,将移民潮推上高峰。回顾历史,香港经历三波移民潮都与中共政局有关,为何港人总是摆脱不到“难民”的命运?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经历近一年的抗争运动洗礼,许多港人对于去留犹豫不决,但港版国安法压垮了最后一根稻草,“一国两制”敲响丧钟,将这一波移民潮推上新的高峰,移民瞬间成为搜寻引擎上的热门词。

  中产精英避走新西兰

  现年42嵗的土木工程师李先生是香港典型的中产精英:接受西方教育,成为专业人士,有车有房。他本来和太太及1岁半的儿子过着安稳的生活,但鉴于香港局势,一家三口明年初将移民新西兰。“半年前去新西兰探朋友,有刻意顺道看房子,认真考虑要不要走。当时是想着长远计划,等儿子读完小学丶学好中文才去,但这半年的变化令我们不得不提早去。”

  这半年,他有认识的人被捕,也看到教育制度越趋政治化丶爱国化,身为人父忧心忡忡。“一条历史题也要閙大,将来的教育是否只能有一种答案?《国歌法》为什么要逼人洗脑丶要爱国丶要接受某种身份认同和意识形态?”

  原以为情势已够坏,谁知还突然杀出国安法。“今日开车,看到有些行人天桥挂了亲中派的红色横幅,好像去了大陆。标语说支持国安法丶身有屎才会反对,用粗俗的字眼骂香港人。那一刻我在想,为什么香港人不帮香港人?这是否就是香港的未来?”他坦言自己一走了之,对走不了或选择留守抗争的人存有罪疚感,却又无可奈何。“离开是否解决到问题?我心里清楚不是,我只是在逃避,但除此以外又可以怎样?”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5月28日,全国人大以2878票赞成、1票反对通过港版国安法,绕过香港的立法程序直接推行

  二次移民:重演父母命运

  讽刺的是,这已不是他第一次远走他乡。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英谈判香港前途,引发信心危机,1989年六四事件进一步加剧港人对中共的恐惧,触发“九七移民潮”。1980年至95年约有60万港人移民外地,相当于人口的一成,单单在1987至95年的8年间人数更多达46万,主要目的地是加拿大丶美国丶英国丶澳洲丶新西兰及新加坡等英语国家。

  李先生就属于该批移民大军,1992年他还没念完中三就随父母移民到新西兰,直至2000年他大学毕业,一家人评估香港回归后变化不大丶平稳过度,便又举家回流香港。

  他在香港发展事业,成家立室,现在却要带妻儿二次移民回到新西兰。“我父母30年前看不透香港前途而走,30年后轮到我因为同一个原因而走。香港人好像不断在重覆上一代的抉择,逃不过移民的宿命。”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宣布香港政改框架,为特首选举提名加入很多限制,北京被指违反《基本法》的普选承诺,引发为期79天的雨伞运动。

  历次移民潮为“躲共产党”

  宿命难逃,也许是因为与共产党仅一河之隔。二战后香港每次移民潮都联系中共政局:第一波是1967年六七暴动,亲共左派发动历时9个月的暴力斗争以图推翻港英政府;第二波是八九十年代的九七移民潮;第三波是2014年雨伞运动(又称占中)到去年反送中示威。

  九七移民潮伴随而来的是回流潮,以加拿大为例,当地统计数字显示1996年至2006年间,加籍华裔港人回流人数达44,710人。但最新一波移民潮,港人还会回流吗?

  新一批移民一去不返

  “我们英属年代出生的人,眼睁睁看着香港倒退丶沦陷,什么都做不到。现在香港都没了,我们也回不了头。”现年41岁、已移民加拿大的媒体人Sam Lung对德国之声说。

  他是这波移民潮的先行者,2014年雨伞运动在示威现场“零距离”目击警察打示威者,令他决心搬离香港,筹备2年后在2017年带着太太和两个小孩搬到温哥华,“我走的时候已经知道香港很快玩完,但仍估计会有10年,没想过不消3年已经彻底毁灭”。

  他在温哥华接触很多加籍港人,不少人回归初期曾回流返港,近年因应局势又回到加拿大。“回归初期大陆经济开始起飞,很多商机,香港人回去发展很多机会,但现在大陆经济成熟了,香港人被边缘化,有钱也不会给你香港人赚。”他说回流港人从来都是出于经济原因,而不是政治原因,“现在经济诱因没有了丶政治又恶化,自然要走”。

  无论哪一代香港人,政治终究是共同恐惧。Sam Lung形容自己是“难民二代”,上一代因为文化大革命逃难到港,父亲70年代从澳门游泳十多个小时来港,母亲从经深圳河下来。“香港大部分人都是难民后代,自小对共产党就很抗拒,难以接受,近十年八年很多人说接受丶开始护旗,其实大家心照,他们都是因为生意丶要赚人民币才这么说。”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收紧对港政策,港人感到自由受损

  习上台后钳制意识形态

  香港人一向被指功利主义丶政治冷感,但近年政局发展超出很多人的底线,Sam Lung也彻底失望。他在香港任职体育记者和主持,2008年北京奥运,他说自己和许多香港人一样“差点沉醉于大国崛起的中国梦”,但同年发生《零八宪章》和毒奶事件等,让他从梦中醒过来。

  至2012年习近平上台丶梁振英当选特首,香港爆发“反国教”运动,他第一个孩子刚好在那年出生,教育议题让初为人父的他更加紧张,也意识到未来走向不乐观。“新官上任三把火,你要看他是哪三把火,以前曾荫权一上场是搞经济丶地产,但梁振英一上场是立即推国民教育丶搞意识形态,很有中国特色,那一刻我就觉醒了。”

  接下来的数年,他形容香港人是“每一日都被人强奸”,政策上丶意识形态上都被北京牢牢钳制。2014年雨伞运动是最后一根稻草,他看到北京高压剥夺香港民主丶人权和自由,认定香港未来悲观,为了孩子决心移民。“到了50年大限,我子女30多岁正值壮年,我不想赖下他们面对。”

  “港人会像犹太人”

  但连根拔起,谈何容易?Sam Lung说自己努力融入新环境,但心仍在香港,去年6月初反送中爆发时他刚好回港公干,参与并见证百万人大游行及6月12日立法会外警方镇压。回温哥华后的数个月,他天天追看新闻及现场直播,心里着急却只能隔岸观火。“两地有15小时时差,我每日看直播看到半夜,第二日很早起来上班,回家又继续看,这一年都没停过。首先是心痛,第二是很愤概,为何高官、警察都是香港人,要出卖香港?”

  他定居加国后开设YouTube频道,内容包括介绍移民心得,有香港抗争者会骂他“逃兵教人走”,损害运动的团结性。他表示理解这种控诉并“由得他们骂”,但直言每个人成本不同。“我们这种年纪上有高堂下有妻儿,不可能与年轻人上前线勇武抗争,只能够说,每个人岗位不一样。”

  他给自己的定位是“加港人”(Hong Kong Canadian),希望尽力在外地传承香港文化,除了在YouTube经营广东话频道,也与温哥华的大学合作办广东话课程。“或者以后我们会像犹太人,‘香港’变成一种人,不是一种地方。我只能够寄望香港人散落世界各地,也可以保持住我们的精神和价值,继续为我们的信念发声。”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