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烧了8万双鞋的温州老板 女儿婚礼花1500万(10图)
2019-05-18

  前几日,浙江丽水市青田县一家鞋厂的两层仓库失火,消防救援支队共调集12辆车63人赶赴现场扑救,所幸无人员伤亡。

  这家仓库属于意尔康股份有限公司,仓库里的8万双皮鞋在此次火灾中被烧毁,损失近千万。意尔康的是浙江知名企业,靠做鞋发家,创始人叫单志敏。

  这是意尔康第二次“摊上大新闻”,上一次是在2017年,单志敏耗资1500万嫁女儿。8万双鞋损失近一千万,一双鞋均价不过125元。售价如此便宜,却能在嫁千金时拿出那么多钱给女儿办婚礼。要不说温商被称为“东方犹太人”呢,真是太会做生意了。

  单志敏的发家史和众多温商一样,白手起家、家庭作坊、历尽艰辛、最后做到“一方霸主”。1992年,年仅24岁的他在侨乡青田靠着东拼西凑借来的5万元启动资金,和家族4人带领着十几位青年人,共同注册了一家名为“青田意尔康鞋厂”的加工厂(其实就是租来的一间民房、一台手工压机、三台缝纫机和八把铁锤),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历程。

  和温州大部分鞋厂走过的套路一样,从贴牌鞋、创立了自己的品牌、在商场里有了专柜、到2011年完成股份制改制,意尔康越做越大。目前,单家拥有三家全资子公司,在全国建有36家销售分公司和3000多家专卖店。

  这么大的生意,足以让单志敏风风光光把女儿嫁出去。

  当年,意尔康老总女儿单汐苒出嫁的新闻曾在网上引爆。婚庆布置300万,婚礼总价1500万。

  ▲右一是单志敏,图片来源:单汐苒微博

  有人算过账,黄晓明和AB的婚礼差不多花了2亿元,但在采访中黄晓明也说了“自己只花了工作人员和场地的费用,其他很多东西都是好友帮忙,都是免费的。”所谓的“免费”其实就是品牌赞助,比如,婚礼上的喜糖德芙不仅是免费供应,据传还倒贴了40万的赞助费。

  而单汐苒的婚礼没有厂商赞助这么一说,一针一线都是自掏腰包的真金白银。

  婚礼选在汤臣一品国际宴会中心举办,动用了300人布置了4天,17.6米货车6台道具,70万支鲜花,现场布置堪比高端晚会舞台。

  ▲图片来源:单汐苒微博

  每桌酒席26888元,一共260桌,包括泰国节虾、凤尾鱼、红江蟹、鲍鱼、松露、和牛等高档食材,还安排了抽奖环节,包括5辆奥迪A5、200台iphone8。而我也是头一次知道,参加婚礼客人不仅不用随礼,还有现金回礼可以拿,每人2000元……

  像单志敏这样靠做鞋发家的温州人有不少,奥康、红蜻蜓、蜘蛛王……这些鞋履品牌都出自温州。

  现在提起温州,我们首先想到的是炒房炒到迪拜去的温州炒房团。但在炒房团之前,温州最出名的还是它的制造业。“中国鞋都”、“中国纺织服装品牌中心城市”、“中国眼镜生产基地”类似这样的43个国家级特色工业基地都诞生在温州。鞋绝对是温州的重要标签之一。

  在温州市鹿城区双屿村这片方圆几千亩的土地上聚集着数千家大小的鞋厂和商铺,这些鞋厂的规模从几十人到五六千人不等。这块地方就被称为“中国鞋都”。温州生产的鞋占了全国半壁江山:从2012年起,温州鞋出口总值在温州主要出口商品中稳居第一,占全市出口总值1/4,生产总值早已破千亿元。

  但早在三十年前,提起温州制造的鞋子,人们却唯恐避之不及。

  八十年代的温州鞋又被戏称为“一日鞋”、“周末鞋”,几元价钱买双鞋穿几天就会开胶、断底。很多劣质皮鞋用包装纸甚至马粪纸作主后跟内衬,用旧布料和桃花纸作包头内衬,有的女高跟鞋底内衬甚至用烂铁皮和旧竹片。当时的“温州制造”声名狼藉,而温州鞋商也为这个名声曾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任何一位在温州做鞋的人,不会忘记杭州武林广场的那把大火。

  1987年,杭州市工商局、标准计量局等4个单位根据消费者投诉情况,对杭州8个商业区、各商店销售的5大类鞋进行抽查,发现5402双劣质纸板衬皮鞋。后经调查,这批劣质鞋90%以上出自温州。于是,1987年8月8日在杭州武林广场焚烧了5000多双温州鞋。随后,武汉等10多个城市相继将温州鞋驱逐出境,掀开了拒售活动,很多大小商店帖出了“本店无温州货”的告示。

  ▲杭州武林广场火烧温州鞋

  经过整顿,温州的低端劣质鞋已有了很大改观,加上省、市政府的资金和技术支持,温州制鞋走上了一个新高度,开始有了自创品牌。但即便到现在,多数温州鞋厂还是贴牌加工鞋,真正创品牌的企业却不过百家。

  像单志敏这样在温州多如繁星的鞋厂里杀出重围、做出自创品牌,并且还在全国叫响的鞋商手里都有“三板斧”。

  第一斧:人力成本低。

  温州鞋都绝对是全国打工者趋之若鹜的地方。这里有上千家大大小小的鞋厂可供人选择,且很多进厂不需要体检、不需要学历、不需要技术,有些小工厂甚至可以不需要身份证,门槛极低。

  而且温州的鞋厂不像广东、江苏等鞋厂,是按小时计时,在温州几乎所有的鞋厂都是按件结算,一双鞋子一个工人能挣5-7块钱。这种KPI考核方法使得工人们到手的工资更高,当然劳动强度也会更大。在温州制鞋发展最快的那些年,工厂里的拼命三郎、三娘们月薪过万不是传说,而普通工人每月赚五六千的也不在少数。

  第二斧:皮料进价便宜。

  浙江海宁是我国最大的皮革生产基地,与重庆、晋江等制鞋大城相比,温州从海宁进货有着天然便捷的地理位置。

  而发展至今,温州本地的皮革业也已相当发达。在温州城区内,有制革街、皮鞋街、皮件街,在这"三条街"上各种牌号的制鞋、皮鞋、皮箱、皮件商店作坊多不胜数,形成了手工制鞋和制革的完整体系。

  第三斧:明星站台。

  要知道,温州很多所谓的鞋子品牌其实并没有自己的工厂和研发部门,都是代工,并且由鞋厂研发。鞋子出厂后,贴上牌子,再找明星做广告、当代言人,然后摇身一变就成了大牌子。

  红蜻蜓2018年的代言人则是Angelababy:

  ▲2018年10月29日,Angelababy现身红蜻蜓新品发布会

  经过明星“加持”,这些鞋子进了商场价格翻了几倍、甚至十倍。

  不过,这几年,温州鞋都的生意不太好做了。

  首先,是大环境变了。

  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影响,温州制造业包括鞋业的海外订单剧减,大部分都转为内向型企业。而紧缩的财政政策、民营企业贷款条件限制等各方因素影响,温州制造业目前的利润率只有1%—3%,像服装、鞋业、眼镜、打火机等传统制造业每天都有企业在温州消亡。

  其次,款式设计与市场脱节。

  因为很多温州鞋厂没有自己的研发和设计部门,所以款式设计向来是温州鞋业的短板。温州的鞋大多是买广州新出的鞋子,然后套模做一样的款式,换成不一样的面料,这导致温州的鞋子在款式上具有滞后性。

  最后,这些年,随着电商的发展,各种线上自有品牌对温州鞋业也有不小的冲击。这些电商品牌款式设计上更新换代更快,容易吸引客户;另外,少了商场专柜、仓储等费用,价格上也更有优势。

  所以这些年,温州鞋业也在谋求转型。家大业大的努力在电商抢占一席之位,中小品牌索性彻底转型,只做线上,毕竟在温州鞋都最不缺的就是代加工厂。

  不过,即便温州制造业当年辉煌已不在,这片土壤孕育出的富豪也足以惊人。在2018胡润百富榜榜单上,共有40位温商(家族)上榜,总财富达2794亿元。

  关于温商有这样一个小故事,著名社会学家、人类学家费孝通先生到宁夏西海固地区考察时,发现当地的修鞋匠竟然都是从温州过去的,十分感慨:“在这么穷的地方,这钱还是让温州人赚走了。”

  温商属“马”,到处奔跑、四海为家、寻找发财致富的机会,而这股“马到成功”的劲儿也使得“未知姓名的温州富豪结婚用10辆劳斯莱斯、法拉利、保时捷做婚车”、“温州富豪嫁女,婚礼1500万”这样的新闻频频出现。

  作者/思小妞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