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万亿投资是盛宴还是深渊?每个中国人投资3.3万(图)
2017-02-21
  

  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截止到今年2月17日,相继有23个省市公布了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目标,数字相加累计投资超过40万亿元,加上尚未公布的省市,今年固定资产投资不少于45万亿。

  45万亿投资是盛宴还是深渊?以中国2015年末总人口13.75亿来计算,相当于每个中国人要投资3.3万元,以全世界70亿人来计算,摊到每个人头上也是高达6400元……如此庞大的投资规模,钱从哪里来?现在来看,除了货币超发,只能继续走高价卖地这条金光大道了。

  因为我们的外汇储备只剩下不到3万亿美元,经不起折腾了,截止到2016年底,我们的债务规模已经高达37万亿美元,相当于250万亿人民币,这意味着国库空了债务包袱也背不动了。而到2016年底,我们的广义货币供应量M2高达155万亿元,一年雄心勃勃再撒45万亿,需要背负多少债务新增多少贷款超发多少货币,才能满足各地一再膨胀的投资胃口?

  45万亿元相当于去年GDP的80%,全世界去年所有的投资加起来恐怕也不过如此,难怪世界首富也曾感慨唏嘘:2011年至2013年中国消耗了66亿吨水泥,相当于美国在整个二十世纪水泥消耗量的1.5倍!

  政府主导的投资自有资金一般都在1/5以下,其余配套资金都来自银行信贷。2009年政府主导的4万亿,银行信贷高达20万亿,使得广义货币供应量迅速由47万亿变成97万亿,如果今年45万亿投资变为现实,广义货币供应量至少要攀升至250万亿!而我们的债务总额也将不费吹灰之力地超过全世界的GDP!而最终承受痛苦的是在呻呤中的每一个老百姓!

  中国这些年经济高速增长,与货币持续增发超发有很大的关系,只要经济一下滑,就开动机器大印钞票,就开始降息降准,就开始宽松,财政与货币宽松所产生的后遗症是严重的通货膨胀,物价飞涨以及令人不可思议的房地产泡沫。通货膨胀最大的受益者是政府,政府有着天然的强烈的通货膨胀冲动,这不仅在金属货币时代表现为偷工减料,劣币取代良币,表现在纸币时代,就是非常轻易地启动印钞机,实行所谓的量化宽松。

  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吴晓灵多次坦承,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以及GDP的高增长都是以超量的货币供给来推动的,这意味着没有货币持续超发,中国经济数据不可能如此光鲜亮丽。中国对货币超发带来的繁荣产生了极大的依赖性,每次应对经济减速,祭出的法宝都是货币刺激政策,30年来货币总量膨胀了80多倍!

  空头大师查诺斯警告,中国用投资支撑的发展无疑将面临困境,查诺斯并不理会中国的GDP增长。他认为:“经济活动不等于创造财富。你如果盖一座桥,然后这座桥每隔5年就要塌一次或拆一次,于是你每过五年就要盖同一座桥,这能转化成为很多很多GDP增长数字,但显然不会增加国民的福祉。”

  靠货币注水的GDP对中国经济乃至国人来说,现在仅仅体现在货币贬值和房价上涨等方面,而对资源的掠夺、对环境的破坏、对贪腐的纵容、对公平的践踏、对弱者的蔑视、对野蛮的赞美,牺牲的不仅是我们这一代人,还有子孙后代的福祉。频频曝光的大案要案告诉我们,权贵转移到境外的资金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力,无论大官小官大富小富在拚命掏空中国的同时,都在纷纷向境外转移资金转移财产。

  世界上并非只有中国在政府主导的投资上毫无节制,上世纪30年代的德国、50和60年代的苏联、60和70年代的巴西、80年代的,都曾出现过靠大规模的政府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的奇迹,但最终这些国家都陷入债务危机和经济衰退之中,如今45万亿的操刀者,或许高估了这场投资盛宴的美好预期,也忽略了全民要为之付出的惨重代价。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