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的火车站,曾是中国最混乱的地方(23图)
2016-12-30
  

  又到春运,各大火车站再度成为人潮涌动的焦点。曾几何时,火车站是全国各地的文明死角,脏乱差,扒手出没,票贩子猖獗,还有诈骗抢劫、卖淫贩毒……无奇不有。如今,火车站的形象早已大为改善,但一些痼疾依然在暗处难以祛除。图为2003年春运期间,广州警察在火车站抓获两名小偷。

  作为人员流动的中转站,火车站在往来旅客的管理和疏导上长期存在着混乱的现象,尤其在春运期间,更是暴露无疑。图为1993年,春节刚过,为了去往上海打工,这群安徽籍的农民已经在阜阳火车站广场上排队排了两天两夜,一名执勤人员正在阻止乱插队的人。于文国/视觉中国

  改革开放后,外出打工者人数暴增,每年到春运期间,火车站都会面临着空前的人流压力。图为1995年春运,广州火车站检票口,一位年轻女旅客被挤哭了。蒋铎/视觉中国

  在各种混乱现象中,首当其冲的便是火车站的恶劣卫生环境。但凡过去出过远门的乘客,想必都对火车站的厕所环境“难以忘怀”。图为1991年春节刚过,南下的民工如潮水般涌入广州火车站,西广场的女厕“爆棚”。为了上趟厕所等个把小时是常有的事情,图中排到最前面的女孩脸上挂着欣喜的笑容。叶健强/视觉中国

  垃圾遍地,气味难闻,也都是司空见惯的事。图为2008年2月1日凌晨,广州火车站一名旅客从大堆的垃圾旁经过。南方都市报 方谦华/视觉中国

  在各色人等中,作为最大顽疾的票贩子在社会上“威名已久”。又称“黄牛”的他们,每到春运期间,就利用车票紧张,大部分旅客买不到票的情况,囤积车票进行倒卖牟利。图为2001年1月12日晚,警方在北京火车站抓获倒卖车票的票贩子。中新社发 宋吉河 摄

  2003年1月15日,广州铁路公安联合在广州、深圳、东莞东火车站统一展开“天网行动”打击倒票制假分子,抓获多名利用儿童进行倒票活动的不法分子及缴获各类假票一批。中新社发 刘卫勇 摄

  2003年春运,广州火车站,一名涉嫌贩卖假火车票的女子接受警察搜查。

  2004年1月29日,湖北宜昌火车站派出所成功摧毁一倒票团伙,抓获一家人4名票贩子,当场搜出25张火车票。女票贩的老妈当场装晕,试图逃避警方。警察后从其身上搜出多张火车票。安全/视觉中国

  2005年2月1日,贵阳铁路公安处在贵阳火车站广场召开公处大会,对35名扰乱站车秩序和倒卖火车票的不法分子,依法给予劳动教养和治安拘留的处罚。吴东俊/视觉中国

  火车站人员密集,自然成了扒手、骗子、劫犯出没的最佳场所。图为2003年12月25日晚10时许,上海铁路警方在江苏昆山火车站捣毁一贼窝,抓获犯罪嫌疑人3名,缴获4000余元现金。周振全/视觉中国

  曾有报道记载,1993年3月下旬,前来广州参加研讨会的五六名代表相继在火车站一带遭到抢劫、偷窃、殴打或污辱。有的代表刚下火车,在公厕内即被歹徒强搜腰包。事件发生后,两位与会代表愤怒不已,提前离开。广州火车站一度成了外来者的噩梦。图为1998年春节,广州火车站,回乡时被偷去钱的打工者。颜长江/视觉中国

  2004年1月,甘肃兰州火车站广场前冒出一些健康人带着小孩乞讨,欺骗过往旅客。中新社发 刘呈军 摄

  2013年2月18日,自称29岁、来自湖南临湘的汪某,在广州火车站地铁站F出口通道抢夺一名女子金耳环时,被便衣民警当场抓获。黎湛均/视觉中国

  2004年1月6日,为了打击西安火车站前的违法犯罪活动,保证春运期间的社会稳定,西安市公安局在火车站广场公开处理30名违法犯罪分子。袁景智/视觉中国

  2007年1月18日上午,昆明市公安局在火车站广场公开审理了一批(12人)在火车站附近进行诈骗、抢劫、贩卖假发票等嫌疑人,公审结束后一并带犯罪嫌疑人指认了作案现场。云南信息报 马宏波/视觉中国

  贩毒吸毒也是火车站曾经挥之不去的的丑恶现象。2000年1月中旬,摄影记者梁文祥在广州火车站拍摄春运照片时,发现车站广场上有许多闲着无事的人。他们衣衫槛褛,目光呆滞,有的坐着,有的在打磕睡。当时,梁文祥从别人那里得知,那些人中,有不少是吸毒的。于是,第二天,他又去那里观察,正好目睹了一名死亡的吸毒者被人拖走。梁文祥/南方视觉

  此后,深受震动的梁文祥写下遗书,独闯毒穴,卧底30天,在广州火车站与毒贩和瘾君子深入交流,并通过镜头还原这群人的真实生活,曝光这阳光下的污秽与不堪。报道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也直接揭开了广州火车站扫毒整治大行动的序幕。图为2004年,一个在广州火车站“混”的湖南籍吸毒者在众目睽睽之下“扎针”。红圈处为2001年,一个流浪的孩子在广场上对着记者镜头吐烟雾,他已被吸毒者控制,成为他们用来坑蒙拐骗旅客的工具。梁文祥/南方视觉

  2003年1月14日,广州火车站广场前,毒贩张宗文(音译)被公开宣判死刑。

  此外,还有一些寄生在火车站周边的外围人群,如黑车司机、小旅馆卖淫女等。2005年1月11日凌晨,4名黑出租司机在北京站东街因车费问题对刚刚抵京的外地乘客张涛进行殴打,将其头部打伤,后张涛因伤死亡。图为当年7月29日,张涛母亲曹女士在东城区法院的庭审中哭泣。红圈处为第一被告人李德全在回答原告辩护律师的问题,他否认打死人,认为原告律师的陈述不准确。曹博远 柯芸 摄

  2005年2月22日,一地下演艺场在南昌火车站广场上打出露骨的广告。新华社记者 陈春园 摄

  2014年2月11日,广西柳州火车站附近一家小旅社,便衣民警将涉嫌卖淫的女子控制。地上有民警在房间内搜出的刚使用过的安全套。张存立/视觉中国

  时至今日,由于技术的进步和设施的改善,过去的一些火车站乱象已经大为减少,但像倒票偷窃等痼疾仍然在暗处存留,难以根治。图为2016年1月24日,春运首日,北京火车站的武警正在寒风中执勤。视觉中国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