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防疫物资严重短缺,医护人员称"正拿奶油刀打仗"
2020-03-25

  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主任英格莱斯比教授指出,美国联邦政府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全国性的大型物流系统,首先清算出各医院短缺的用品类型和数量,然后整合私营企业加快生产和供应。

  当感染病例开始增加、疫情开始扩大,检测能力先是跟不上,接着医疗防护用品和设备出现严重短缺,束手无策的医生们不得不公开求助,中国武汉在抗疫早期曾一度面临的混乱挑战,正在美国重新上演。

  中国外交部称,中方在1月3日就开始向美国通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但是美国并未及时警惕起来,为疫情可能在美国暴发做准备。根据早前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模型推算,美国未来一年感染人数可能在1.6亿-2.14亿人之间;死亡人数可能达20万-1700万人。

  尽管美国多位公共卫生专家自2月开始就敦促美国政府对可能发生的疫情做准备,但是特朗普(专题)政府并未严肃看待这些专业建议,在对抗疫情上左支右绌,医疗资源出现严重欠缺,跨部门和公私部门整合不足,在感染病例快速上升时仍无法有效利用资源全力抗疫。

  美国医护人员对于医疗用品严重不足感到愤怒,纷纷通过媒体发声:“这像是拿奶油刀去打仗!”“我们好像蒙着眼睛在飞行。”

  “我们最大的错误就是醒来的太晚。” 一名纽约(专题)医生表示,“我们在三个月内看着来自中国和欧洲的警告,但是我们没把它当回事。整个联邦政府的医疗系统大面积瘫痪。”

  总统特朗普不得不为近来联邦政府迟缓的抗疫措施辩护,“没人知道会有一个这种等级的传染病大流行, 没有人经历过类似情形。”为了解决医疗防护用品供应不足的问题,他甚至指出口罩不用每次用完就丢掉,可以进行消毒后再次使用。3月24日晚上,特朗普与韩国总统文在寅通话,寻求韩国的医疗援助。

  但愤怒的医疗从业人员并不买账,弗吉尼亚州一名急诊护士凯伦·斯奎尔(Kellen Squire)指出,“会有人因此而丧命,只是多少人的问题。”

  一直到2月底,特朗普对疫情都不当回事。2月25日,他还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新冠病毒在美国已经差不多被控制住……股市开始看起来不错。”

  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主任英格莱斯比(Tom Inglesby)教授指出:美国需要新的应对策略,特别是联邦政府投入的还远远不够。他解释,联邦政府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全国性的大型物流系统,首先清算出各医院短缺的用品类型和数量,然后整合私营企业加快生产和供应。他认为美国国防后勤局(Defense Logistic Agency) 最适合担当这个任务。

  一位美国国防部前官员也对《财经》记者指出,国防后勤局具备整合全国物流能力,但是目前几乎看不出联邦政府就医疗资源进行全国性整合,特朗普政府似乎选择把这些问题丢给个别州政府,联邦政府的抗疫举措看起来“一团混乱”。

  谁来计算美国到底缺多少防护设备?

  “我们有72小时解决医疗防护设备短缺的问题。”曾担任过参议院的心肺移植专家福里斯特(Bill Frist)在3月20日发文警告,“我们甚至没有一天可以等。”

  美国将医疗用品统称为个人防护设备(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 PPE), 包含口罩、防护服、防护面罩、手套等;口罩又分加强防护的N95和外科手术口罩。

  随着疫情在美国升温,慌乱的美国人开始抢购口罩,这导致原本短缺的口罩供应更加紧张。2月底,美国公共服务署副署长亚当斯(Jerome M. Adams)公开要求民众停止购买口罩,把口罩留给医疗人员。他指出,戴口罩对一般人没有太大保护作用,大众购买只会造成短缺。

  美国政府的战略储备通常备有1200万个N95口罩和3000万个外科手术口罩。3月17日,国防部宣布捐出500万个口罩交给卫生部门,但是这对全美国庞大需求远远不足。美国卫生及公众服务部估算,如果“大流行”持续一年,美国需要35亿个口罩,目前急需这些个人防护设备的州为纽约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和纽约州曾经从战略储备中获取数千个口罩,不过这远低于它们的实际所需。

  为暂时缓解口罩短缺,纽约医院要求护士重复使用一次性口罩;俄勒冈州州长签署行政命令要求所有医院、救护中心、诊所、牙医、兽医等使用个人防护设备的单位向州政府报告各自存量;兽医和牙医需要依法交出个人防护设备由州政府分配给那些治疗感染病患的医生和护士,不配合的单位将受到法律处罚。

  联邦政府在口罩供应不及的情况下率先做出了变通。美国疾控中心修改了医疗人员口罩使用指南,N95口罩不再是必须,外科手术口罩也是治疗感染患者可接受的替代品;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核准了部分建筑用口罩。领导白宫应对疫情工作小组的副总统彭斯也指出,建筑工地用的口罩完全适用处理传染病人的医疗人员佩戴,同时呼吁建筑公司捐赠多余的N95口罩。另外,为了节省医疗防护用品的使用,联邦政府也要求全国医院推迟非紧急手术,尤其是口腔相关的,将防护用品留给防疫人员。

  不过,医疗人员对此感到不满。美国护士联盟就指出,修改使用指南让人困惑,联盟成员对怎么才能保护自己感到困惑和不安。

  负责华盛顿州圣约瑟夫医疗系统下51个医院和800个诊所的传染病防护设备人员巴托斯(Rebecca Bartles)针对个人防护用品的短缺问题指出,“我们只是在马拉松赛的第1英里……第25英里时会是怎么样?“

  美国医疗人员3月中旬自主发起“给我个人防护设备”网络运动,部分医疗人员组织民众写信给议员和政府机构,要求他们加快防疫用品的供应。

  美国急诊医疗人员学院则进一步要求联邦政府采取积极行动,敦促特朗普总统通过引用《国防生产法》加快医疗用品和设备生产。

  《国防生产法》是1950年朝鲜(专题)战争时杜鲁门总统通过授予政府在战时征用工业生产能力的法令,负责执行《国防生产法》的部门是联邦政府负责防灾减灾的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MA),收到联邦政府订单的私营企业需优先且迅速生产以满足政府要求。

  但是特朗普到3月18日正式启动此法时态度仍非常矛盾,他再三表示政府已经订了该订的,很多企业自愿配合,没有必要在引用这个法令调动工业生产。

  着急的民主党政治人物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呼吁他动用并确实执行此法,解决供应短缺问题。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3月19日指出,“总统一定要马上动用《国防生产法》的授权,大量生产和整合重要医疗物资的配送,一天都不能浪费。”

  尽管特朗普号称启动了《国防生产法》,但是各州政府和医疗人员认为医疗用品的供给仍没有改善,怀疑原本应该整合资源的联邦政府根本没有下订单。

  希拉里·克林顿在3月20日指出,“医院的病床和呼吸器快不够了,护士要把头巾当口罩使用了。如果你通过《国防生产法》下订更多(设备),现在说出来让我们知道,如果还没,你领导失败、让美国人失望。”

  在动用该法一周后仍为医疗资源烦恼的一名俄亥俄州医院护士3月24日对媒体表示,“动用《国防生产法》却没下单,就像下载了一个外卖软件然后自我安慰这样能解决饥饿问题一样。”

  加州议员波特(Katie Porter)也指出,尽管特朗普政府动用了该法,但是卫生部门和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显然尚未就需要的用品进行全面摸底,更别说下单,她和其他议员已正式要求卫生部门解释目前整合的情况。

  重启美国制造

  造成美国口罩短缺的问题并非一日之寒。为了控制生产成本,美国主要口罩制造商15年前开始把生产线转移到国外,其中最大生产商之一金佰利克拉克(Kimberly-Clark Corporation)的转移最具标志性意义。在那之后美国的外科手术口罩从90%由美国制造变成95%由外国制造。

  在这次疫情中成为少数口罩供应商的得克萨斯州口罩制造商鲍文(Mike Bowen)指出,他自疫情发生以来收到将近15亿个口罩的订单,每天收到100通电话和邮件,“平时根本没人打电话给我。”

  鮑文表示,他的公司在2009年H1N1流感疫情时加大投入,花了四个月增产,结果没想到突然有一天疫情就消失了,他的公司几乎破产,为了节省成本,大部分美国医院选择购买在海外制造的口罩。在此之后,他不断写信给奥巴马和特朗普总统,警告他们依赖外国制造口罩的危险,为了唤醒政府,他戏称就差没点火自焚了。“如果医院能够多花几毛钱购买美国制造的口罩,我们现在就没有这个问题了。”

  美国主要的口罩制造商在订单压力下,也试图加快生产、提高产量。N95口罩最大的制造商3M指出,该公司目前每个月在美国本土生产3500万个口罩,在全球各地每个月制造1亿个, 3月23日开始的这周将向疫情较严重的区域,如纽约和西雅图(专题)发送50万个。另一家N95制造商霍尼韦尔(Honeywell)也开始在罗德岛工厂加速生产N95口罩。

  除此之外,一些等不及的医疗人员已经自行发动口罩募集行动。美国西部基督教医疗系统Providence发起1亿个口罩运动,一开始邀请志愿者手工缝纫口罩,后来一些工厂加入自愿生产行列 。

  西雅图一个家具工厂Kaas就是自愿改装机器投入口罩生产的企业之一,该公司将制造流程和材料选用公开在网络上,鼓励任何想帮助解决口罩缺口的企业加入。该公司负责人凯斯(Jeff Kaas)3月21日宣布,他们的荷兰生产伙伴已经顺利试生产了800个口罩。他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很多企业都在询问协助,他希望3周-4周后一切能进入轨道。

  美国国家战略储备管理主任亚当斯(Steven Adams)表示,政府现在体会到在美国本土生产口罩的重要。联邦政府目前正寻求购买5亿个本土制造口罩,当作是吸引厂商增加在美国制造的第一步,希望应对下个疫情能有更好的准备。

  在解决个人防护设备问题之后,美国将面临的是病床、医护人员和呼吸机的短缺。所幸的是,部分企业(如通用汽车)已经开始加入呼吸机的生产。

  另外,美军也加大投入救援。美国陆军开始向纽约州和华盛顿州两大重灾区部署野战医院,海军向加州洛杉矶(专题)派出“仁慈号”医疗舰。

  陆军总工程师史墨尼特(Todd Semonite)自3月16日开始带领陆军工程队在13个州扩建ICU病房。他在3月20日的记者会上指出,“这是一个复杂到无法想象的问题……所以我们采取最简单的统一规格设计。”他解释,这项工程首先由州政府选出空闲的旅馆、大学宿舍,然后由工程师依设计图进行改造,将空间改造成负压病房。纽约将是第一个试点州,预估为纽约增加1万个ICU病床,截至3月20日,工程师已经评估超过10处可改造的纽约州建筑物。

  “重点是在很短的时间完成改造,(因为)很多州长告诉我们他们的疫情高峰可能在四月中。”史墨尼特说。

  据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统计数据,截至美国时间3月24日24时,美国确诊感染病例达到55225例,死亡达801例。其中纽约州的疫情最为严重,达26376例,旁边的新泽西(专题)州达3675例,加利福尼亚州以2628例排第三。

  美国政府接下来是否能更有序地对抗疫情,食品药物管理局前副局长沙夫斯坦(Josh Sharfstein)对《财经》记者表示, “美国正进入艰难时刻,目前非常难做出任何预测。”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