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逝世两周年,好友提醒留神鸦片(3图)
来源: 美国之音
2019-07-12

  香港(专题)民众2017年7月15日集会,对刘晓波去世表示哀悼。

  中国人权活动家刘晓波逝世两周年之际,新闻自由团体指出,中国依然是世界上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刘晓波的生前好友也指出,中国政府在六四(专题)事件后采用的鸦片政策正在国内外取得成效。

  7月13日是中国著名人权活动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去世两周年的日子。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组织指出,中国新闻自由的状况没有改善,依然是世界上拘押记者最多的国家,至少有112位记者目前在中国坐牢。

  该组织说,继刘晓波之后,中国作家博客杨同彦也因为癌症在狱中得不到治疗而去世;中国公民记者秦永敏、记者黄琦和瑞典籍香港书商桂民海等人依然在押,而且都患有严重的疾病。

  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局负责人艾伟昂(Cédric Alviani)就此指出,“尽管这种谋杀引发了国际混乱,北京方面依然继续系统虐待被拘记者的政策。艾伟昂呼吁国际社会“加强对(中国)政府的施压,要求释放所有新闻自由的卫士。”

  该组织提醒说,刘晓波2017年7月13日因肝癌在狱中得不到治疗而死亡。刘晓波2008年参与起草的[零八宪章]呼吁进行和平的政治改革,包括实行新闻自由。他为此被判处11年徒刑。无国界记者组织之前发布的2019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上,中国在180个国家的排名中降到177名。

  子弹鸦片

  刘晓波生前好友、旅德作家廖亦武与刘晓波一样,生活都因六四事件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他对美国之音记者说,就像他在写给《华盛顿邮报》的文章提到的,对刘晓波去世两周年最好的纪念,就是去读他的文章,去看刘晓波当年的信件。这篇文章7月12日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

  刘晓波在1999年11月24日给廖亦武的信。

  刘晓波在1999年11月24日给廖亦武的信中,将中国人的人性与狗性进行了比较,并痛心地说“中国人什么都不是。鲜血不是什么,背叛不是什么,遗忘也不是什么。”

  廖亦武在六四三十周年前夕,分别在德国和法国发表《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廖在这本书中记录了9名被中国政府以“六四暴徒”罪名判处重刑的普通人的生活。这些人出狱后发现,自己曾经那么熟悉的社会已变得十分陌生,他们当年的勇敢付出被人们遗忘,整个社会都在义无反顾地向钱看。廖亦武希望自己的新作能够为那些普通人留下一份历史的记忆,同时提醒世人,中国政府六四使用的是子弹,六四后是使用鸦片,号召大家都去挣钱,同时也用这个鸦片去引诱西方改变对中国的制裁。他对法国媒体说,“今天看起来,他们的策略成功了。”

  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在德国(2010年10月11日。

  来自四川的作家廖亦武六四后写下诗歌《大屠杀》而入狱数年。刘晓波在1999年写给他的信中说,坐几年牢是值得的。

  廖亦武在写给《华盛顿邮报》的文章中说,“我写这篇文章时,他去世已经两年了,可泪水依然流下我的面颊。我的人生与刘晓波都无法分开。对我们两人来说,1989年6月4日是个转折点。”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