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习近平真的已对香港失去耐心了吗?
来源: 纽约时报
2019-07-04
周一,在香港(专题)的抗议者变得愈加强硬之际,《人民日报》转载了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专题)最近的一次讲话,号召广大党员干部牢记70年前共产主义革命的使命。

  “勇于战胜各种艰难险阻、风险挑战,”他说。

  这是最新的一个信号,表明习近平无意满足抗议者获得更多权利的要求。恰恰相反,周一晚上冲入香港立法会的行为似乎给强硬派以口实,并引发了北京方面迄今为止最严厉的谴责,表明执政党正在失去耐心。

  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宋小庄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我想他们已经认识到了要采取措施”恢复秩序了。

  “这个不等于说没有耐性,并不是说要速战速决,但也不等于说他可以长期等待吧。”

  习近平尚未就香港的政治动荡发表公开讲话。官员们也没有透露他们可能会考虑做出怎样的选择。然而他在历史和对民众起义的深切危机感影响下形成的观念,却是确凿无疑的。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员瑞安·L·哈斯(Ryan L.Hass)说,“我听过他滔滔不绝、热情洋溢地谈论治理中国所面临的种种挑战,以及为了国家团结而维护秩序的必要性。”哈斯曾在奥巴马时期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中国事务主任。

  他指出,2011年北非和中东爆发推翻威权政府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时,恰逢习近平成为国家主席,这些抗议“深深烙入他的脑海”。

  习近平的立场并非没有风险,但他心怀民族复兴的使命感,经常告诫共产党不忘初心,要把一个曾经遭到羞辱的国家变成它本应成为的世界强国。

  虽然香港的事件引发了人们对抗议者的极大同情,迫使香港领导人作出让步,并暂缓了立法进程,但优势主要还是在习近平这一边。

  其中包括时间和影响力。中央政府仍可在香港动员庞大的支持者网络,包括在经济或政治上受惠于中央政府的公务员和商界人士。

  万不得已时,还有中国军队。分析人士当中,很少有人认为习近平打算动用军队,但也很少有人怀疑,如果香港的安全状况出现恶化,他会这么做。

  人民解放军在周二——无疑并非巧合——透露,部队上周在驻港营地进行了演练。官方军事报纸的一篇文章配有一张照片,显示据枪而立的士兵站在维多利亚港一艘炮舰上,背景是城市的天际线。

  在经历数周的相对克制后,北京的官员们也已开始警告会有严重后果。港澳事务办公室发言人警告称,破坏立法会之举“公然挑战”了北京的红线:对这片领地的主权。

  中共控制的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呼吁采取“零容忍政策”,警告称更多暴力可能会打开潘多拉的魔盒。

  香港的抗议活动发生在血腥镇压天安门广场及其他城市的抗议活动30周年后不久,这只是让官方的态度更加强硬。今年还是1989年席卷东欧的民众运动30周年,那场运动不仅推倒了柏林墙,还在两年后最终导致了苏联的解体。

  “另外还一直存在一种倾向,就是将这些抗争说得好像不是民众意愿的自发表达,对天安门事件便是如此,”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历史教授华志坚(Jeffrey Wasserstrom)在邮件中写道,“哪怕明显就是那么回事。”他写道,相反地,北京将这些抗议活动描述为“受神秘的国外势力驱使的一小撮反抗者的非法行为”。

  习近平手里稳固集中了比毛泽东之后任何中国领导人都更大的权力,他对这段历史有着清醒的认识。

  “苏联为什么解体?”他在后来被泄露的2013年一次秘密演讲中问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思想搞乱了”。

  对于坐视这种情况发生的苏联领导人米哈伊尔·S·戈尔巴乔夫(Mikhail S. Gorbachev),他表达了蔑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他当时说。

  据华盛顿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助理教授约瑟夫·托利奇(Joseph Torigian)的研究,1989年天安门血腥镇压抗议活动前数周,习近平曾就大规模民众运动的愚蠢之处发出过警告。托利奇目前在写一本关于习近平父亲的书。

  “这种‘大民主’,”托利奇引用习近平当时的话写道,“不符合科学,不符合法制,却反而符合迷信,符合愚蠢,结果就是混乱。”当时作为一名市政府官员的习近平在谈论文化大革命,但其中传达的信息与今天形成了呼应。

  “没有稳定和团结,什么都不可能!”

  作为中共领导人,他一直寻求将控制延伸到中国社会的几乎每个角落,并强调他关于只有排除党的统治威胁才能实现稳定的观点。

  霍夫斯特拉大学(Hofstra University)法学教授古举伦(Julian G. Ku)表示,香港已成为中国成功收复“失地”的象征,今日的政府将“不愿承认它对这片领地行使主权存在任何限制,以免使其成功收回香港的声誉受损”。

  当英国外交大臣本周呼吁中国履行其在1997年英国让与香港控制权时所签条约的承诺时,外交部发言人尖锐地回应称,英国在此事上不再有任何发言权。

  古举伦曾就中国对该条约的遵守情况著书,他表示发言人的直白程度值得注意。“他们可能一直都有这样的法律立场,但在我的印象当中,这种事情他们从来不会大声说出来。”

  《环球时报》警告称,像甚至某些亲北京议员所建议的那样,允许香港对自身事务拥有更大的自治权,可能会打开潘多拉的魔盒。强硬派会认为,这会被视为是给公民的抵抗以奖励,在大陆的安全官员会迅速对这类不服从行为予以扼杀,有时手段十分残酷。

  当然,习近平日益增多的威权统治记录,尤其是在新疆关押100多万穆斯林,已让国际社会开始警惕他要将中国带向何方。

  在台湾(专题)这片北京认为是中国一部分的自治岛屿,香港的动荡局面进一步削弱了习近平一月提出的吁求,即以同样的“一国两制”安排统一台湾。

  将于明年一月寻求连任的蔡英文(专题)总统一直自称是台湾主权的捍卫者。6月12日香港警方对抗议者作出过度回应之后,她的民调支持率随之上升。

  抗议者短暂围攻香港立法会之举,与2014年更长时间占领台湾立法院的做法有相似之处,后者助推了蔡英文的当选。

  华志坚表示,中共那句老话“今天香港,明天台湾”,如今“有了一层凶险的含义”。

相关文章:专题: 习近平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