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美中走向全面对抗?美前高官支招(3图)
2018-10-11

  美中两国国旗

  在美中关系日益恶化之际,曾经提出“战略再保证” (strategic reassurance) 概念的前美国副国务卿斯坦伯格表示,眼下,美中两国仍然需要在战略上对对方做出再保证,尤其是中国对美国做出这种保证。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认为,美中关系有自我矫正的一面,而解决美方在贸易问题上的严重关切是避免美中关系走向全面对抗的重要一步。

  在美中贸易战进一步恶化、美国副总统彭斯日前发表措辞严厉的对华政策演讲之际,人们担心美中两国会走向全面对抗甚至进入新的冷战。在奥巴马总统任内担任过副国务卿的斯坦伯格(James Steinberg)认为,在目前的形势下,美中两国需要互相做出“战略再保证”。

  他星期三在华盛顿参加一个研讨会的间隙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以非零和的方式保护我们的利益符合我们的利益。如果我们的策略是,把损害对方的利益做为保护我们利益的唯一途径,那么这会导致对抗。我们可能在这场对抗中胜出,但是最终没有谁从中得益。因此,这里有一个清楚表明立场的机会,即我们将捍卫我们自己的利益,但我们不会以损害他人合法利益的方式来这样做。”

  这位在2014年发表了《战略再保证和决心:21世纪美中关系》一书的共同作者说,这一直是“战略再保证”概念背后的核心内容。

  斯坦伯格:中国尤其需要做出战略再保证

  前美国副国务卿斯坦伯格(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斯坦伯格认为,作为一个崛起的大国,中国有必要对美国做出战略再保证。

  他说:“这里的挑战是,这不仅是美国向中国或俄罗斯提供战略上的再保证,而是它们对美国提出战略再保证。更大的挑战是让中国做出这样的战略再保证,因为中国是一个崛起的大国,它的威胁性更大,所以,战略再保证的目的是中国需要找到一个途径,以显示它的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增长不是要威胁美国或是美国的盟友。”

  斯坦伯格2009年在担任副国务卿期间在华盛顿一个智库发表的演讲中提出了“战略再保证”的概念。

  他当时说,“战略再保证建立在一个核心也许是默许的交易。就像我们与我们的盟友必须清楚的表明,我们准备好了欢迎中国成为一个繁荣与成功的大国,而中国必须向全世界保证,它的发展以及日益扩大的国际作用不会以损害别人的安全与福祉为代价。”

  曾经担任过克林顿总统副国家安全顾问的斯坦伯格说,强化这个交易必须是美中关系中的一个优先议题,而且战略再保证必须找到突出与加强共同利益领域的途径,同时直接解决造成不信任的来源,不管是政治、军事还是经济方面的。

  分析:不是中国不做出保证,问题是怎么才能让美国相信

  也有分析认为,中国不是没有做出战略再保证,问题是美国不相信中国做出的保证。

  美国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认为,中国在各种场合都反复表态中国不挑战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无意取代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他说,“问题不是中国不愿意“俯首称臣”,问题是美国为什么根本不信。也许跟中国是不是做老实的老二没有关系,有关系的是你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你所不知道的冰冷经济真相》的作者袁浩在“中美博弈不为人知的脉络与战场”一文中说,即使中国认可美国的全球领导权,美方一定会提出具体的要求,中方必须满足这些要求,才能让美方相信中方的崛起不会挑战美方的领导地位。他认为,美国很可能对中国提出三大要求:第一放弃《中国制造2025》;第二与台湾(专题)保持现状并且承诺不单方面改变现状;第三停止在南中国海的扩张,并且放弃对九段线的主权要求。在他看来,如果中方满足美方的这三个要求,就意味着中国的制造业停留在中低端,放弃能源自给和统一台湾,而这也就意味着中国放弃了未来。

  芮效俭:美中关系有自我矫正的一面

  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在一个研讨会上(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关于彭斯副总统日前关于中国的讲演,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J.Stapleton Roy)认为,这个演讲实质上是把中国视为一个需要受到遏制和制服的敌对国家。不过,他似乎不认为美中双方会进入新冷战。

  他星期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认为,我们不应该用核爆炸的景象来看待美中关系,意思是说,以好像我们跟中国处于一场超级爆炸的边缘来行事。我认为,美中双方都有理由对关系的现状感到担忧,但我经常表达这样一个看法:美中关系中有一定的自我矫正的一面,即如果你在错误的方向走得太远,你会发现你自己的利益受到了损害。”

  这位出生在中国的前美国助理国务卿说,美中关系的现状的确令人对这个关系今后的发展感到担忧。他认为,双方都会做出努力,通过对话解决分歧,更有效地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对话而不是相互公开指责。

  芮效俭:把贸易争端与其他问题挂钩极为无益

  至于美中在贸易问题上的争端是否会扩散到其他领域,芮效俭大使认为,它会间接的影响到其他领域,因为当你在某个问题上对对方感到愤怒的时候,你会很难看到对方在其他问题上的立场的明智。在他看来,美中双方不至于把不相关的问题挂钩来作为杠杆或是交换条件。

  他说:“根据我在国际关系领域里的经验,这种做法是极为无益的(extremely unproductive)。一般来说,你得就事论事,而不是试图把它与其他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也有例外的情况,但是在这个具体问题上,我不认为把南中国海或是台湾与其他问题挂钩能够有效的解决双方之间存在的任何问题。”

  芮效俭大使说,解决美方对中国在贸易问题上的严重关切是避免美中关系走向全面对抗的重要一步。在他看来,特朗普(专题)政府一直试图给中国施压,来认真解决那些美方认为中方只给予了表面关注的问题。尽管他认为使用关税来对中国施压是弄巧成拙,但是他说,本来一直支持中国的美国整个工商界现在都对中国的贸易做法感到不满应该引起中国的重视。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