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称川普被金正恩玩了 但真正该担心被玩的是..(图)
2018-08-10

  “川金会”的图片搜索结果

  在川金会后,美国总统川普有意识地向外炫耀的"胜利"光环,似乎正在被一些新的不确定性悄悄侵蚀。

  川普深信,他的政策可以打破历史上美国政府和朝鲜(专题)政权打交道的"魔咒",打破围绕朝鲜弃核所产生的恶性循环,取得成功。

  但在川金会上朝方所作的三项承诺,除了归还美军遗骸,动作可以有效印证外,其他两项,要么没有启动——指全面无核化,要么启动后进展未达实质性程度——即仍具可逆性,并且要求派遣核查人员予以验证的要求亦被拒绝。

  相反,金正恩政权一改会前的战略被动,在对美、对韩外交中更具主动性和进攻性,提高了反施压的要价。

  在川金会上,金正恩事实上作出了几乎无条件的让步,唯一的请求是宽限时间,为其走完国内程序预留时间。川普相信了金的承诺,甚至为此改变了"极限施压"概念和激进去核要求,答应朝鲜"慢慢来",并且主动暂停美韩例行军事演习。

  但在会后不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平壤的访问中,朝鲜不仅就先签署和平宣言还是先无核化的问题,与美国政府产生对峙,而且金傲慢地婉拒了与超级大国首席部长的会见要求。此举耐人寻味地说明朝方态度正在发生微妙的转变。

  而这个转变,恰好正与金正恩前往革命圣地三池渊同期——舆论注意到,金正恩已经有两次在思考重大问题并作出重要决定前曾在该地驻留,前两次的访问后发生了处决张成泽和2018新年外交转圜的大事件。那么此次金正恩产生了什么新想法?

  在此之后的一个明显迹象是,金正恩极大地转变了在川金会前所刻意营造的朝韩和解氛围,罕见地将批评的矛头指向了韩国(专题)总统文在寅和韩国政府。而文在寅是新一轮朝鲜半岛和解进程的最重要推手之一,以至于在朝与美历史性的会晤之后,文自诩为朝核问题的"司机"和"裁判"。

  金正恩政权辖下的官方舆论,指责文在寅"不知斤两"地妄图充当最后裁判者角色,批评其政府跟随外部势力,对朝采取制裁施压措施,威胁若不改变,那么朝韩和解就无从谈起。

  而在对美外交上,不仅以先和平宣言还是先无核化与美方陷入胶着战,而且在举行双边会谈以促进无核化方面表现消极——最重要的标志性事态是蓬佩奥的第三次平壤之行近乎无功而返,甚至于对美方在朝无核化之前维持制裁施压本身提出了公开质疑,严厉批判美国国务院的"强盗逻辑"。

  然而,即便是面对朝方如此重大的改变,川普政府不仅仍在继续邀功卖好,而且向外发出了彼此矛盾、颠三倒四的混乱信息。

  比如川普政府最初要求朝鲜快速放弃核导,此后不断更改立场,节节败退到声称在此问题上没有期限。

  又比如,川普对朝主动拆除东仓里导弹引擎试验场表示"欣赏",但他的国务卿却暗示朝鲜拒绝了美方要求派员核查。

  再比如近期川普仍在信誓旦旦地宣称他在朝鲜正在取得成功,让人们相信朝鲜的决定是真诚的,要保持耐心。他将朝鲜眼下的一些问题归咎于中方。但他的安全事务顾问博尔顿则一再声言,美国兑现了新加坡宣言,而朝鲜却没有采取我们认为是必要的无核化举措。

  蓬佩奥看上去是川普政府最忠诚的总统支持者,尽管他的发言往往与总统说的话相矛盾,但他总是乐于为川普辩护,不厌其烦地驳斥舆论关于金正恩忽悠了川普的观点。

  不过在美国国会举行的听证会上,他代表国务院所作的表态可与川普的公开言论不相一致。他向议员们保证,美国政府在朝鲜核导问题上有两大底线,其一是在川普政府第一任期结束前,要完成"全面无核化(CVID)";其二,"全面无核化",不仅包括核武器和核设施,而且包括了导弹和生化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他向议员们说明,美国政府现在奉行的是"忍耐外交",但不会允许长期拖延下去,变成无用之功。

  在表面的错乱信息背后可能反映了两个问题。

  一是在川金会后,朝鲜此前所面临的"最坏"情况发生了重要改变,以至于它要修订最初的目标,建立更有利的外交格局。从这个角度说,川普一定程度上被金元帅给玩了,是说得通的——尽管它很可能只是一时的假象。

  二是川普政府为了在朝鲜半岛实现更大利益,采取了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结合的方式,最大程度地对朝展现柔软身段,尽可能地将解决朝鲜核导问题与做好朝鲜半岛和东北亚未来的地缘战略布局完美地结合起来。但美国政府有一套内部战略——而这个战略必然也已告知金正恩。这个战略就是蓬佩奥在国会向议员们保证的。

  川普政府的忍耐外交从另一个方面看,未尝不是一个策略,就是以此试探地区国家在促使朝鲜弃核问题上的真实态度,以及会采取何种政策,它将以此为据后续针对性地应对,以在半岛无核化过程中创建一个有利于美的总体形势。它是一出猫戏老鼠的游戏,川普可能要达到一箭双雕的效果。这只猫要一步步地套牢两只老鼠。

  美国政府强大的智力支持体系以及完备科学的决策体制和监督制约机制,都决定川普政府不大可能走到被玩的地步。看上去被玩的过程,或许正是美国外交政策及其执行的微妙和高明之处。

  人们注意到,金正恩的第三次三池渊之行,是在访问北京之后。而恰在此后,金的对美对韩外交富于进攻性。在最近的东盟外长系列会议期间,朝鲜外相李勇浩的工作侧重点亦在为朝主动落实新加坡宣言承诺而美方执意维持制裁施压抱屈。在参加东盟会后,李勇浩随即访问了德黑兰,与伊朗达成重要的战略共识。诸多症候都在说明朝鲜正在推动与新加坡宣言相悖的外交政策目标。

  真正应该担心的是别的国家。试图强力介入,但又缺乏足够有效的智库支持,并且决策过程存在科学匮乏之弊,兼及监督阙如,搞不好就进入别人挖好的坑里而不自知。挖坑的人不光可能是川普,还有可能是金,以及它的北方邻居。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