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案:希望百姓法制自觉 请先给他们自觉的法制(图)
2018-02-20

朋友圈有人在转鲍鹏山写于前年的一篇评论武松和潘金莲的文章。如果自媒体有教科书,这篇文章绝对应该被收录。

这篇文章文笔好,语气平实和顺,又字字带刀,也把握住网络传播的特点——以古喻今,不露锋芒,不会被和谐,却能替读者表达愤懑。

该文从创作以来被广泛传播。尤其当那些指名道姓的文章被神秘地隐匿后,剩下的就是这篇了。就我残破的记忆力所及,山东于氏案、河北贾氏案,还有今年年三十儿的陕西张氏案,都符合该文的传播条件。

01.

许多人同情张氏,呼吁对他从轻发落。也有不少人虽然同情张氏的处境,但不赞成他的做法。更有人认为大众被假象所蒙蔽,即使杀人的理由真实,也不应该一下子杀了仇家三口,要求对他绳之以法。

就此我不发表评论。因为我不是他,我不能设想一个13岁的孩子看到母亲被邻里活活打死时,内心受到的冲击有多么巨大。惨案后,肯定没有人为他做过心理疏导,凶手也没有被妥善地绳之以法。对他来说,或许觉得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谁也不能信赖、依靠。

他家里的经济情况未见报道。他父亲没有再婚,也许出于对亡妻的思念,也许家贫娶不起,也许是为人懦弱,无人愿意嫁。13岁的孩子长大后,也没有结婚。也许是为了复仇,也许是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曾经的凶手家的日子过得红火,摆平往事后迈步向前。而他们,可能除了留下白白死了一个亲人的伤痛,别无所获。

在社会不能给他公道时,他走上复仇的路并不意外。借用鲍鹏山的话来说,“要不,忍下这口气,让死者沉冤莫雪,让罪犯逍遥法外。要不也只能用非法手段实现正义。”

02.

法院该怎么判?大概只能说法院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法院该怎么判呢?要看法院、法官、司法体系、行政体系、宣传舆论体系目前看中的是什么。

比如,美国有个孩子被教练性侵,他父亲趁着罪犯被抓捕归案时,在机场近距离击毙罪犯。法院的判决是父亲在社区服务若干小时。法律是法律,道义和亲情是道义和亲情。法官理解父亲的愤怒,也明白教练罪行的恶劣程度。他们不能说教练死有余辜,如果他们来判刑,他们也不会判处教练死刑。但是对教练被父亲打死的行为,他们完全理解,并用量刑表达了他们的态度。

法院的判决常常对社会风向有引导作用。比如彭宇案。从彭宇案之后,街上老人摔倒很少有人敢随便扶了。而前一段医生劝老者不要电梯内吸烟、老者心脏病猝死的家属索赔案被判决时,群众拍手称快。

更令人欣喜的是,二审判决后,负责审查案件的郑州中原召开说明会,表示:“每一起社会公众高度关注的热点案件,都是一堂全民共享的法治公开课。本案要告诉大家的是,遵守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序良俗,是每个公民的义务;维护社会公共秩序和社会公共利益,是每个公民的责任。对这种合法正当行为,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和保护,司法审判永远是社会正能量的守护者!”

03.

张氏案件的核心是什么?按照张氏的看法,是寻求公平。法律不给他的公平,他靠命来博。河北贾氏也是如此。家里的房子被强拆,未婚妻退婚,上访无门,他觉得没有了其他出路。

有人会说,干嘛呀钻牛角尖?你妈死了也不能复生,你该干嘛干嘛啊。你还有美好人生可以开创。如今你死了,你妈地下有知心里也不安生啊。贾氏更是如此。未婚妻跑了,还可以再找。房子拆了,还可以再改。文采那么好,也可以遁隐山林过田园生活,为什么想起来用射钉枪杀人?

前些天,群里有人发文鸣冤:某人因为强拆,上访二十年。屡次被赶,屡次上访,妻离子散在所不惜。有群友就评论:20年的美好光阴干什么不行啊?为什么非要耗在上访上?

刀砍到谁身上谁痛。亲娘被杀了、未婚妻跑了、上访被拘禁的不是那些劝人平和的人。耶稣对要砸死娼妓的人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拿石头打她。”

凭什么日常生活中,处在上层的人什么都能争、都要求公平公正公开,评奖金、升级、分房子、竞选上岗,甚至连孩子学校评个三好生都不会放松,下层的人就不能为亲娘讨个公道?

如果不想让他们钻牛角尖,最好的方法是还有其他路供选择。

04.

这几天刷屏的袁枚的诗“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被六神磊磊诠释得很好。六神写了一篇关于张氏案件的文章,结尾引了这首诗。

六神说,“法律照顾不到的地方,赶快照顾照顾,不然武侠就来了。”

鲍鹏山说,“当西门庆和潘金莲杀武大郎时,法律沉默、官府不作为,于是人们不再寄希望于法律,不再信任法律,也不会再遵守和维护法律。”

当公务员武松用刀解决问题后,他就成了暴民武松。全部的《水浒》就是这样构成的,36位天罡星和72位地煞星砍砍杀杀成了一部书。从小课本上学的对《水浒》故事的评价几乎都是:深刻揭示不公平的社会根源,歌颂了起义英雄的反抗斗争和他们的社会理想。

现代社会要公民,不要暴民。那么要给予成为公民的土壤,消除蜕变为暴民的环境。靠对某人重刑恐怕是没用的。贾氏被立即执行后,张氏又来了。靠删文删帖更没有用。总不能不让分析水浒的帖子存在吧?靠百姓的法制自觉?先要给他们看到自觉的法制。

张氏的母亲死于1996年。22年了,几个时代都过去了。旧案子如果想查,也好查。就看法院是否想得明白,是否懂得该怎么判就怎么判的道理。

严寒、华丽的白雪能盖住一切。可是,雪总有融化的时候。

(本文作者:辛上邪)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