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族演员热依扎“不过春节”,被小粉红围攻被迫清空微博(6图)
2018-02-20

哈萨克族演员热依扎“不过春节”,被小粉红围攻被迫清空微博

临近春节的时候,哈萨克族演员热依扎在微博上发文称“其实我也不过这个节…但还是挺想家的”,之后遭到网民围攻,表示身为中国人不过春节就该滚出中国,大概后来攻击她的人太多,随后热依扎就删除了全部的微博。

@这是因为我们能感到疼痛:热依扎的微博删光了,因为说了一句“不过春节”被穆黑追着骂,删掉那条微博然后发自 拍还是被骂,继续发微博解释“都是中国人”依然没被放过,最后自删全部微博,删的过程中还在被贱畜们追着骂。2018年农历第一天,新时代新画卷,让人瑟瑟发抖。

@战争史研究WHS:她是哈萨克族,哈萨克族相当于汉族春节的节日是闹鲁孜节(春分节)。至于过圣诞、喝啤酒,都是世俗化的标志。连这么世俗化的小姑娘都不能包容,喊打喊杀的,这种就是我说的反极端变成极端反。批评她不过春节的,你们过闹鲁孜节、吃马油马肠子了吗?

@是海豚的歌:#热依扎# 一群人在新年第一天网络暴力一个想家的女孩子,我真的看不下去。

过节过的是文化认同感。作为哈萨克族演员,她不过春节是习惯,因为她的民族有自己的新年。之前每年她都发微博祝大家新年快乐,她从没从其它角度解读、评价过春节。她不过是一个当时被万家团圆的热闹气氛感染,而自己已经在外拍戏半年特别想家的普通女孩子。一句平淡的陈述,“其实我也不过这个节”,引来评论里2000+的恶毒谩骂,甚至上升到人身攻击和宗教。

她转发第一条微博进行解释的内容,还有她回复继续骂她的网友“新春快乐”的评论,我都没来得及截图,她就全删了。现在她几乎一条一条快把自己的微博删光了。我不想谈一个人有没有权利说一句“我不过节”这个问题,因为显而易见,给人添堵的是网友而不是她— 她祝别人过年好,其他人却因为她“破坏”了“普天同庆”的气氛,用恶毒的语言肆意攻击她。“和而不同”对这些人来说只是空话。

文字狱真的可怕。

她是埋头演戏的透明演员,她演的角色让我印象很深,我喜欢她的表演,仅此而已。她不是你们倾泻偏见、恶意和仇恨的靶子。

新年第一天,大家彼此善待一些吧。

@李南心在企鹅岛:热依扎说“其实我不过这个节,但还是很想家”,被很多人追骂。我一边刷新,一边眼看她删光了七年来的所有微博。为她难过。各民族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独特的节庆,如藏族过的是藏历新年,非常热闹。春节对他们来说只是汉文化的渗透,随喜而已。热依扎是哈萨克族演员,说不过春节,很平常的一句表达,她可能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反弹。

多民族聚居的文化,有多数,亦有少数。听台 湾原住民说起过,原住民多次抗 议官方背景的祭祖活动,龙的传人祭拜炎黄祖先,“我们的祖先不是炎黄”,反对由政府“代表”所有人公祭。现在台 湾的公祭典礼都是民间团体主持,去官方化。这是对岸尊重多民族文化的一例。

@吉四六:我认同谁爱过或不爱过啥节都行,但热依扎这事还是很诡异的。之前几乎每年都过节,而且很世俗化,圣诞也过,为啥今年突然就不过了?她个人有没有什么变化,受了什么影响,我对这个过程很好奇。

@幻想狂劉先生:关于新疆的少数民族过不过春节的问题,很多朋友私信我,我不方便评价他人,就说说我们家是怎么过春节的吧,我们家是个多民族家庭,绝大多数是汉族,但是有少数民族成员,大家一起“过”春节的意思其实就是聚在一起吃吃喝喝,热热闹闹。但是祭扫、烧纸、放炮这些并不是全体参加的,不参加的就留在家看电视。我有很多哈萨克族的好朋友、好兄弟,每年年三十晚上他不用张罗过年的事,就在家一边看电视一边张罗酒肉等我们,等我们在自己家过完三十的上半夜,就去他家里继续喝下半场,这样的年三十持续了很多年。其实过不过春节,是个个人自由的问题,少数民族可以过春节,汉族也可以不过春节,据我所知我们汉族的任何节日都不具有强制性,更不具有排他性,尊重是相互的,2018年了,人没道理越活越倒回去。跟大家聊点自己家的事,不涉及也不评价任何人,希望大家少点戾气,过个好年,祝大家新年快乐

@五岳散人:大初一的本来有些话不想说,但不说又难受。

某些民族政策与现实,激发了占绝对多数人群越来越大的反感,这可真不是好事儿。

民族主义用之于国固然可以起到凝聚力的作用,但民族身份意识一旦过度发展,对外不一定能用上,对付国内有文化、政治离心力的族群可就……

说到底还是要依法治国、公平公正,你不高于我、我不低于你,权利平等才能弥患于未燃。

不然的话,这就真是在养蛊了……

@胡淑芬:自己不吃猪肉,就不许别人吃猪肉;自己过春节,就不许别人不过春节。同一类人,同一种病。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