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蛙”迅速火爆中国大陆 人口雪崩即将到来?(图)
来源: 多维
2018-01-24
因为养不起娃,都去养蛙了;养娃的人,羡慕有精力养蛙的人;买不起房、养不起娃的乖乖养青蛙……一款名为《旅行青蛙》的手游近日迅速占领游戏高地,其中,该游戏以女性玩家为主。有分析认为这是因为在感情投射上更符合女性市场的需求,游戏中的体验让女性玩家将一以贯之的情感投射化成了一种母爱。

从整款游戏的设计来看,青蛙不管是出门旅行还是“宅”,玩家都不能进行时间或者活动上的干预。也就是说,除了最开始为青蛙取了个名字证明了存在感,进入游戏后玩家基本丧失主控权,青蛙在没有玩家的情况下,也能完成自给自足。有网友也因此给《旅行青蛙》冠以一种“佛系”游戏的姿态。但关于这款游戏的设计初衷,有以下这样的说法。

“蛙儿子”未来将跳出游戏?

《旅行青蛙》其实是一款“生育测试器”,是日本生物部门联系游戏公司开发的。因为日本生育年龄低,为挖掘生育意向强的年轻人,所以设计了这个游戏。连续玩该游戏一周以上,会被默认为生育意向八成以上,后台会给用户发一封3,500字的信,鼓励亲自生娃。众所周知,受到长期低生育率的拖累,日本经济一直萎靡不振,如何提升生育率成为日本社会的难题。日本的人口问题,一直都是很大的困扰;而中国未来人口增长也并不乐观。

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人口司近日发布世界人口展望,印度将在2030年超过中国,成为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2017年中国人口约14.095亿,到2030年将上升至14.412亿,但2050年将跌至13.645亿,相比目前减少3.2%。联合国预计,到2050年,中国的新增人口数将跌出全球前16。中国目前每年新增人口为745.5万,不到印度的一半(1561.5万),位居全球第二。

其实,关于中国人口问题的警钟,这几年一直都有讨论,但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2017年的人口数据出炉后,一些经济学家目瞪口呆。中国国家卫计委在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之初曾预测出生高峰将出现在2018年,对2017年出生人口的最低预测为2023.2万。而最新的数据表明,出生高峰在2017年就过去了,2017年出生人口比卫计委的最低预测还要少整整200万。2017年人口出生率比2016年下降了0.52‰,只有12.43‰,这一数据低于日本的出生率,人口自然增长率则下降到5.32‰的惊人低生育水平。

养蛙青年

造成这种现实的原因实际上并不复杂。长期生育限制、生育成本高、生育观改变导致的民众整体生育意愿走低,这种低生育意愿和低生育率的现实短时间里很难得到逆转。现代化过程中,养育孩子的实际成本增加与养育孩子的机会成本大大提升,生育率下降便成为普遍现象。而这种下降抵消养育的规模效应也将不断自我强化,恶性循环。

最直接的反应就是人口绝对数量自然增长的逆转。即使按照1.8的总和生育率来推算,中国人口将在2030年开始负增长。如果人口负增长叠加快速的人口老化,这种“双杀”的人口结构,对于经济增长就是噩梦。

而从某种层面上讲,中国过去30多年所创造的经济奇迹可以理解为:在体制上松了绑,辅以巨大的人口红利。如果给予人口出生与GDP增长17年的周期间隔,中国GDP的高速增长,几乎与中国的人口出生率与人口自然增长率显著正相关:1978年改革开放后经济进入高增长轨道不是偶然的。有观点认为,从1962年到1970年中国大陆连续8年的高人口出生率与增长率,才为后面30年提供了足够的劳动适龄人口——而这就是经济增长的秘诀。

不过从1971年开始,中国全面计划生育,特别是70年代后期,政府陆续制定和完善明确的计划生育政策,人口自然增长率自此一路下滑,从1971年的23.4%下滑到2015年的4.96%,而生育率(妇女一生生育的子女数量)也从1990年开始连续25年低于种群正常更替水平(保证种群不萎缩的生育率)的2.1。

人口雪崩的到来?

2016年人口普查的结果,中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只有1.7,远远不到人口世代更替水平的2.1,也就是俗称的人口世代更替水平。这种低生育率将导致两个直接后果:整体人口的急剧萎缩和整体人口的极度老化。伴随着出生人口急剧萎缩甚至人口雪崩的大概率,将会是中国经济规模效应的持续弱化,最终可能导致国力的衰退,属于中国的世纪,也可能就此做结。

有没有相应的解决办法?有观察人士对此开出药方:尽快彻底废除计划生育政策、为孩子减税和补贴等,对孩子的补贴实际上是对本国人力资源,也就是未来的投资。相对于当下中国的经济来说,投资人力资源将是回报最高的选择。今年1月9日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报道,日本小镇Nagicho在推出生育补贴等鼓励生育措施后,生育率从1.4提高到2.8。这个消息给深受低生育率困扰的日本社会透出了一线生机,对中国,也许可资借鉴。

未来十年,如果不大力鼓励生育,并做出相应的补贴,缓解家庭养育孩子的成本,出生人口的雪崩或将不可避免。目前不少年轻人沉溺于游戏,便是现实中的欲望无处发泄的集中表现与爆发,游戏中虚拟的人物或动物也成为替代品。甚至有文章在谈到日本游戏对中国年轻人尤其是年轻女性的影响时,诙谐地表示,虚拟人物拔高了心中恋爱的期望值,越是在ACG(ACG为英文Animation、Comic、Game的缩写,是动画、漫画、游戏的总称)中寻找快感,之后越是不愿意在现实中恋爱。这几天在游戏中领风骚的”蛙儿子“,同样被认为是反映出青年的普遍焦虑以及女性玩家在其身上的母爱投射,是一种从现实到虚拟的转移。

更有玩家认为,“我玩日本美少女游戏产生的性冲动,可能是二胎政策最大的敌人”。中国的出生率在“二胎政策”利好下回暖两年,现在再次掉头向下;如果日本少子化的今天,也是中国的明天,那么“军功章”应该也有ACG作品们一部分。这话很搞笑对不对?但却没办法否认,沉浸在游行中的玩家的想法是对现实社会的投射,很黑色幽默。

认真地讲,把人口问题的下降与游戏直接勾连在一起并不合适,但却又有着逻辑上的自洽。游戏不足以承担降低人口的“罪名”,但可以是反应社会现实的一面镜子。

从现实到虚拟,从虚拟到现实,愿你能养蛙,也有能力养娃。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