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共同的达沃斯 特朗普的反调如何唱?(图)
来源: 多维
2018-01-23
第48届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1月23日开始召开,本次强大阵容创了新高。会议主题早早就定下为“在分化的世界中打造共同命运”,而据白宫透露,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借此平台推行“美国优先”政策。作为反全球化的代言人,特朗普将如何同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两位力挺全球化的大佬打对台?如果特朗普在自1971年成立之初,便将寻求全球化进程为己任的论坛上鼓吹“孤立主义”,这是“宣战”还是别有一番考量?

  特朗普与达沃斯之间不睦已久,因此特朗普在该论坛的闭幕致辞格外引人注目(图源:Reuters)

  作为2000年以来,首位出席达沃斯论坛的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此次出访团队可谓历届之最——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特朗普对达沃斯经济论坛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正如他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中表述的那样,此次出行旨在“担任美国的拉拉队长”。

  特朗普的此番表述可谓别有一番深意,毕竟达沃斯与特朗普之间积怨已久。特朗普曾不止一次通过官方或媒体渠道,抨击达沃斯与会者为 “精英分子”,曾在大选之际表示,“要是没有这些精英分子,世界该是多么的美好”;其前高级顾问班农(Stephen Bannon)更是直言,“普罗大众已经厌倦了听命于达沃斯这帮人。”

  《金融时报》则代表“精英分子”回击道,“欧洲人都讨厌特朗普,大都将他视为低俗而又危险的流氓。拉低了世界大国领导人的等级。”

  渊源还不止于此,此次论坛发言人还有十位非洲政府首脑,九位中东、六位拉丁美洲的首席执行官、公司董事长及非政府机构要员,而特朗普此前刚刚将非洲及加勒比海地区戏虐为“粪坑国家”,真可谓旧恨未平,又添新怨,此情此景下的会见以及特朗普的闭幕发言便愈发的令人期待。

  有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必然会在论坛上吹捧美国去年所取得的经济成绩——失业率从2019年10月的10%锐减为4.1%;2017年第二、三季度年化GDP增长率分别为3.0%及3.3%,创三年来新高;美国政府停摆恢复正常后,美股三大股指2018年第七次齐创收盘纪录新高,标普500指数收涨22.68点,报2832.98点,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涨142.95点,报26214.67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涨71.56点,报7408.03点;美国银行股普遍收涨,高盛、小摩和伯克希尔同创历史记录;美国经济咨商局公布的消费者信心指数显示,2017年11月消费者信心指数达128.6,创2001年以来新高;小型企业信心指数自2016年12月突破一百,便始终居高不下,达1983年以来最高水平。

  但显然,各国出席达沃斯都不是来听特朗普吹捧自己的,而是寻求合作的发展,如果特朗普继续推行他的“美国优先”和孤立政策,恐怕会成为众矢之的。去年达沃斯论坛,习近平博得诸多喝彩,但对于特朗普今年会有何表现,分析人士认为不容乐观,习近平主旨演讲中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与达沃斯的主题曲是完全契合的,二者皆认为全球化是大势所趋,而反观特朗普与达沃斯之间存在的,却是完全对立、不可调和的矛盾。

  除此之外,有专家预测,特朗普还会在讲话中大力抨击与朝鲜;维护美国在耶路撒冷问题上的立场;指责损害美国利益的自由贸易;表达对气候变化的怀疑,甚至可能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国际银行发起攻势。

  但也有观点认为达沃斯与特朗普之间的对抗,未必会呈现如外界想象般的白热化状态,商人出身的特朗普,面对尖锐分歧,可能会迂回处理,只要他质疑的“精英分子”能够在经济及金融领域满足他的要求,尤其是拉动美国投资及就业,那么双方便会在很大程度上从对立走向投机,毕竟特朗普在亚洲行、中东行及对东欧国家的访问过程中,都展现了类似的情况。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