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军老虎成群结队!习近平祭出狠招(图)
2018-01-23

  中共中央军委日前印发《中央军委巡视工作条例》,规范中央军委和陆军、海军、空军等部队党委实行巡视制度,建立专职巡视机构,重点对军级以上单位党委班子及其成员进行巡视,着力发现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以及组织涣散、纪律松弛等问题。

  继中共十九大上升格军纪委权力之后,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再下狠招,加大解放军力度。如果说中央巡视组是反腐钦差大臣,建立解放军专职巡视机构则如反腐监军,此举等于对全军将领套上紧箍咒,一方面反映军中反腐形势依然严峻,另一方面则显示军中打贪将步入制度反腐轨道。

  由于解放军传统上讲究资历和军阶,下级军官绝对要服从上级,同级军官也互不买帐,因此无人可以查首长,即使军纪委地位已升格,但军阶低于被查军官的军纪委人员,仍然难以对军阶高的军官进行调查,最终依然要中央军委高层决定。因此,建立专职巡视机构并出台《条例》,就如同授予军纪委“尚方宝剑”,可以查任何级别将领。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条例》未出台前,传出现任国家军委副主席、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被查,虽然内地官方尚未证实,但至今却未否认,相关消息显然也不是空穴来风。而今年一月九日,军委联合参谋部前参谋长房峰辉因涉嫌行贿受贿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处理,成为十八大以来第七名落台的上将、第二名落台的现任国家军委委员,而首名落台的国家军委委员是军委政治工作部前主任张阳上将,他已于去年十一月在家中自缢死亡。

  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除房峰辉、张阳,十八大后被查处的上将还包括中央军委前副主席郭伯雄、,空军前政委()田修思,武警部队前司令王建平,国防大学前校长王喜斌。包括这七名上将在内,十八大以来共有近一百六十名“军老虎”被打,当中包括上将、中将、少将,“军老虎”泛滥成灾程度可谓史无前例。

  建立专职巡视机构且重点查少将以上高级军官,除了制度反腐,也与肃清郭伯雄、徐才厚馀毒有关。军报曾刊文说,郭、徐任人唯亲、卖官鬻爵,把手中权力当作聚敛钱财、收买人心的工具。郭、徐曾把持军委十馀年,两人大肆买官卖官,提拔了大批少将以上军官,郭伯雄之子郭正钢甚至豪言“全军干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

  军中究竟还有多少将领是郭、徐党羽,中央亦未必心中有数,这恐怕也是习近平推行军队改革并火箭提拔数百名少将军官的原因之一。事实上,由于郭伯雄、徐才厚等军头带坏全军,长期导致军中享乐主义、自由主义泛滥,官兵信仰迷失,解放军不但没有以往的霸气,甚至是丧失军魂,军中没有能征善战的“虎将”,“腐将”却成群结队。

  与国家机关及地方政府不同的是,军中除了后勤部门可插手工程和装备采购涉及钱财外,绝大多数的“军老虎”贪腐,主要与买官卖官有关,而被郭伯雄、徐才厚提拔的这些上将、中将、少将军官,其买官的贿款自然也会在对辖下军官的提拔中收贿来填数,以收回“成本”,包括提拔师长、旅长、团长等校级军官。

  其实,军事科学院军建部前副部长杨春长少将早前在媒体披露:“社会上都知道,包括武警、解放军,入个党要多少钱,提个排级干部、连级干部、团级干部、师级干部都有行情,都有价码,太可悲了。”即是指校尉低级军官中也流行买官卖官。以此类推,郭伯雄、徐才厚在军中的“徒子徒孙”,岂不是难以计数?

相关文章:专题: 习近平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