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返渝 汪洋或推动中国地方政协人事“破局”(图)
来源: 多维
2018-01-23
2017年末中共十九大与2018年初中国全国“两会”期间,地方“两会”密集召开,有关政协系统的人事动向引起外界广泛关注。例如,被称为重庆“六朝元老”的在中国人大工作将近一年之际,意外出现在重庆新一届政协委员名单里。现任国务院副长江泽林则当选吉林省政协委员。

  观察人士发现,黄奇帆在重庆任职期间曾是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下属,江泽林目前也还接受汪洋的领导。根据目前人事安排动向来看,中国两会后,两人都将再次在汪洋手下工作。再加上汪洋此前出席全国统战部长会议,提前着手政协方面的工作,或许黄奇帆与江泽林两人的此次工作调动,都是汪洋的安排。

  诸多迹象共同显示出,中国政协正在发生剧变。

  汪洋提前排兵布阵?

  黄奇帆自2001年10月至2017年2月一直在重庆任职,其间历经、黄镇东、汪洋、、、孙政才六任市委书记。汪洋在2005年至2007年间担任此职,目前是中共新晋政治局常委,同时仍是国务院副总理,并将于不久后的中国“两会”期间就任新一届政协主席。显然,届时黄奇帆将再度成为汪洋的直系下属。

  汪洋就任中国新一届政协主席几乎已经板上钉钉(图源:VCG)

  江泽林则在2015年4月进入中央,担任国务院副秘书长,两个月后兼任中国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副总指挥。而汪洋正是分管防汛抗旱相关工作的副总理,而且是中国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总指挥。

  汪洋虽然在2018年3月中国“两会”召开后才正式就任中国政协主席之职,却可以在1月16日出席全国统战部长会议,说明他已经提前开始着手政协相关工作。因此外界很容易相信,江泽林的此一职务调动,正是出自汪洋的提议或安排,而且得到中央层面的认可。黄奇帆或许也是如此。

  另外,中央还“空降”了中宣部副部长、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崔玉英,就任福建省政协党组书记。崔玉英与黄奇帆、江泽林三人的一个共同点在于,此前都没有在政协系统的工作经历。

  中共此番人事安排,是否存在特殊用意?

  政协人事“破局”

  除了黄奇帆、江泽林等以“空降”之姿强势入席地方政坛,本轮地方政协系统的人事变动还有其他一些看点。

  1月17日,湖北省政协主席张昌尔就任安徽省政协党组书记,安徽省政协党组书记徐立全则成为湖北省政协党组书记。两人料将于不久后分别任职当地政协主席。这种“交叉换岗”被指中共十九大后省级政协主席任用的新特点。

  此外,河北省政协主席付志方担任山东政协党组书记,山东政协主席刘伟成为河南政协委员,河南政协主席叶冬松当选河北政协委员。这种政协一把手三地轮调的做法,也比较罕见。

  分析人士表示,不论是中央“空降”还是异地任职,一个最直接的客观效果是改变地方政协人事格局,打破或避免出现政协内部“山头主义”“小圈子”的现象。事实上,这也是目前政协系统为人诟病的一个焦点问题。长期以来,地方政协人事只进不出、只升不降,再加上与社会资本的结合,“花瓶”中的水里逐渐产生污垢,生出虫子。

  稍早前,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刘鹤被安排于1月22日至25日带团出席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2018年年会,被认为是刘鹤将担任中国主管经济财政领域副总理的迹象。同时这也说明,刘鹤虽到中国“两会”召开后才正式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但是已经提前着手政务方面的工作。

  汪洋也是如此。出席全国统战部长会议,以及近期政协系统人事不合常规的新变动,说明他提前了一个多月便着手未来新工作。之所以如此,与该职务在中国政治中的实际分量和未来定位不无关系。

  中国政协主席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七位常委中位列第四,还分管新疆、西藏和台湾事务。这三地的治理都极具时代挑战性。而且近年来,主要由政协系统负责的文化、教育、民族、宗教等领域矛盾频现,成为中共治国理政的重要区域。中国政协已经不得不对自身作出全面深刻的改革,以承担起必要且沉重的责任。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