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前中国关于苏联的段子:充满了嘲讽和鄙视!(9图)
来源: 凤凰网
2017-11-03
在六十年代的前半期,关于苏修的段子接二连三出现在中国的坊间,对苏联尖刻的讽刺和鄙视,以及苏修逼债和撤离专家等等的控诉,让中国人在精神层面得到极大满足。

例如1963年的夏天,北京的西红柿卖2分钱1斤,那时候都私下传说苏联人民如何苦,买不起也买不到西红柿,莫斯科-北京的国际列车员在北京市场上抢购番茄,特羡慕中国的便宜物价,甚至赫鲁晓夫还亲口夸赞过中国番茄,这让当时的中国人特自豪。其实,六十年代的苏联是番茄种植大国,播种面积和产量都曾是世界第一。


上图是60年代初,莫斯科近郊国营农场的番茄地,那个印着中国字的木箱很诡异,“禁止用钩”,意思是是防掉落,这是中国往苏联出口农产品的包装箱,被苏联集体农庄再次利用。中国在1959年向苏联出口农产品20.97亿美元,1962年7.02亿美元,1965年4.07亿美元,品种包括大米、猪肉、折鲜蛋、茶叶、水产品、罐头、肠衣、猪鬃、板皮、绸缎等。


实际上,在六十年代,中国的国际列车员更艰苦,他们都是千挑万选的,这不仅是荣誉,值乘国际列车的福利待遇,也能使乘务员的一家过上相对较好的生活。那时候每个乘务员每次出乘,都发2卢布补贴,要求在苏联或蒙古加挂餐车上消费,但大多数不舍得吃,都是省下补助,去购买苏联面包、牛奶、肉罐头等食品。


中苏交恶的那些年,“苏修逼债”这个话题一度被中国民众视为国家经济苦难的主要原因之一,尤其是三年自然灾害期间,苏联逼债导致中国粮食紧张,经济陷入极大困难的说法很盛行。

甚至在课堂上、田地间和车间里,中国老百姓绘声绘色的描述中苏边境铁路交接所在进行货物交接时,苏联人的刁难,例如当时鸡蛋都是用一个铁丝圈圈过的,大了小了都不行,稻谷一定要放在扬谷机吹到完全吹不出瘪谷,猪肉必须达到四指膘,甚至有流传苏联人爱吃猪尾巴,中方只好在边境割了猪尾巴运过去。


还有人说中国用苹果抵债,苏联人拿个圈圈测量,小的就不要。那时觉得苏联人真坏,中国人好不容易生产的苹果,他们居然...,后来,长大以后才明白,苏方要相应农产品标准进行验收(比如测量苹果大小重量,小的不要),属于正常的贸易规格和商检。


然而这些,种种逼债传说都是中国的民间传说,私下编的,为了中苏交恶中占据道德制高点。

实际上,苏联当年从没向中国逼债。在三年困难时期,苏联甚至建议中国可以延期偿还某些债务。赫鲁晓夫还主动调整了卢布和人民币的汇率,就是变相让中国少还钱。


国家间的双边债务多数是好商量的,有困难就展期,只有公开发行的国家债券违约是个严重事件。而双边债务发生逼债的情况很罕见,通常是继续欠着,要么就派兵去拿。谁让你当初借给人家的,不知道欠债的都是大爷么。

大多数国家之间不但很少逼债,而且经常免除债务。建国以后,中国也经常免除友好国家不发达国家的债务。截止到2011年底,中国累计免除了坦桑尼亚、赞比亚、喀麦隆、赤道几内亚、马里、多哥、贝宁、科特迪瓦、苏丹等50个重债穷国和最不发达国家约300亿元人民币的债务。


俄罗斯也是一样,2013年俄罗斯大笔一挥免除古巴320亿美元债务中的90%,共288亿美元。如果用战斗机折算,俄罗斯售华的24架苏35战机,总价20亿美元,单价8300万美元。如果以8000万美元计算,那么俄罗斯慷慨免除古巴拖欠的这288亿美元贷款,相当于360架苏-35战斗机。


为了证明苏联的科学技术发展也有中国科学家的功劳,当时还流传着这样的一个段子:

苏联为了计算人造卫星返回地球的轨迹数据,请来了中国的数学大师华罗庚。苏联人在各个角度都布设了摄像机,只要华罗庚在纸上写下任何的计算公式,都能被苏联人所知晓。


可是,中国数学大师只穿着一件大褂来了。他在衣袋里放了一把袖珍的算盘,然后左手插在衣袋里反复拨弄着算盘的珠子,右手把计算完毕的数据写在纸上,只把结果告诉了苏联人。苏联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华罗庚的左手在衣袋里波动的录像,却怎么也不清楚他是如何计算出来这么复杂的数据的。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