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用5名恐怖分子换回了一个“叛徒”(图)
2017-11-03
编者按:伯格达尔的认罪终于令自2009年其失踪后开始的一连串敏感事件接近尾声,但最终判决能否彻底终结这场“闹剧”却仍难预料。



对于美国陆军中士鲍·伯格达尔的判决可能将在美国时间11月1日做出。此前美联社曾报道,这位被塔利班俘虏并监禁5年的美军中士,10月16日在没有与公诉方达成协议的前提下承认擅离职守罪并威胁到战友安全。这些罪名可能给他带来终身监禁的严厉惩处。伯格达尔的认罪终于令自2009年其失踪后开始的一连串敏感事件接近尾声,但最终判决能否彻底终结这场“闹剧”却仍难预料。

2009年6月,入伍不到一年的伯格达尔随军队开往阿富汗。据战友回忆,伯格达尔起初的行为就显得格格不入,他跟战友们似乎很疏远,而跟当地阿富汗人则很亲近,还在学习普什图语。2009年6月25日一名叫布拉德肖的美军中尉被炸死,伯格达尔的父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布拉德肖中尉与伯格达尔曾在国家训练中心一起摸爬滚打过,他的死让伯格达尔心头蒙上阴影。2009年6月27日,伯格达尔在给家人的邮件中抱怨了军队现状,甚至说以做美国人为耻。2009年6月30日夜间,伯格达尔“失踪”,连队将他的情况上报为:非故意擅离职守。

为搜寻伯格达尔的下落,美军组织了多次大规模行动,尤其在7月几次外出搜寻时,美军小分队遭遇塔利班伏击,伤亡惨重。福克斯新闻网此前曾披露至少有6名美军官兵在搜寻行动中丧生。2009年7月18日,塔利班放出一段视频,在视频中伯格达尔发表了一段冗长的演说,批评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

从2011年开始,奥巴马政府就希望通过秘密谈判解救伯格达尔。经过多轮讨价还价,最终美国与塔利班达成协议,2014年5月31日,美国释放5名塔利班囚犯换回伯格达尔。该协议打破了美国此前“拒绝与恐怖分子谈判”的原则。

就在伯格达尔获释当天,奥巴马还特意在白宫玫瑰花园举行庆祝仪式,并邀请伯格达尔父母参加。美国政界和军界高层对伯格达尔的获释纷纷表示祝贺,并像英雄一样迎接他归来。但是伯格达尔的一些战友却指责前者是逃兵,甚至怀疑他已经加入塔利班。

伯格达尔获释后频繁接受采访,讲述自己被俘之后多次试图逃跑,并因此遭受塔利班虐待,俨然是一个英雄。而时任国防部长哈格尔和国家安全顾问赖斯也为伯格达尔的“人品”辩护(或者说为奥巴马打破常规的决策辩护)。但是随后,所在部队指挥官及战友纷纷站出来作证伯格达尔系自行离队,且将战友置于危险境地。伯格达尔当时的上级、前陆军中士伊万·布托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愤怒地说:“如果人们称他为‘英雄’或‘伟大的士兵’,就是在向那些曾在阿富汗战斗过的士兵和那些因他而死的战友脸上啐唾沫。”

而来自塔利班方面的消息也对伯格达尔非常不利,福克斯新闻网曾报道称,负责看守伯格达尔的塔利班指挥官告知媒体,伯格达尔作为“优质俘虏”在被俘后受到优待,在被俘的5年里他学会了普什图语和达利语,并教看守们打羽毛球,还帮忙做饭。在塔利班公布的视频里,伯格达尔声称他已“皈依伊斯兰教”,尽管美军对这些视频予以批驳,称这是塔利班的宣传。但是来自战友的愤怒以及这些扑朔迷离的谜团仍令美国陷入分裂。

共和党人就此事曾严厉批评奥巴马。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就一再指称伯格达尔是“肮脏、腐败的叛徒”,应该“由行刑队给他执行死刑或者不给他降落伞从飞机上扔出去”。如今特朗普已经当上总统,在回应律师关于伯格达尔可能会受到不公正审判的质疑时,主审法官表态,对伯格达尔的判决将不会受到总统言论的影响。

10月16日伯格达尔称,他当年离开岗位是想要寻找到其他指挥官,反映自己所在部队的问题。伯格达尔辩解称,他并未试图将战友置于危险境地,因为他认为军队没有理由冒险去搜寻“一个小兵”。在伯格达尔的所有罪名中,在敌人面前行为不当以及威胁战友安全等都是罕见的指控,最终可能令这位“英雄”余生都在监狱中度过。

伯格达尔认罪后,哭泣着向因搜寻自己而伤亡的美军士兵道歉。伯格达尔称:“我的话无法抚慰那些受伤军人遭受的痛苦。”美军士兵马克·艾伦的妻子到庭作证,马克·艾伦在2009年因为寻找伯格达尔而头部中枪,如今已无法离开轮椅,“也没有办法和9岁女儿牵手”。

在激烈的拉扯中,这个虚幻的“英雄”形象被撕碎了,掩盖真相的并非只有伯格达尔一个人,但是他现在无疑处在风暴的最中心。他在认罪的同时,也担忧自己因为特朗普的言论而无法获得公正判决。一份判决书可能难以弥合所有的裂缝,这出“大戏”或将再起波澜。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