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孩子进豫章书院的家长:这是我最后悔的决定(图)
2017-11-02

近日,有网友爆料称,在江西南昌,有这样一个地方:在家长眼里,它是自己孩子能够彻底‌‌‌‌“戒掉恶习‌‌‌‌”,重新‌‌‌‌“走上正轨‌‌‌‌”的最后希望;在通过网页搜索的不知情人眼里,它是以国学文化精髓染化‌‌‌‌“问题少年‌‌‌‌”的好学校;而在里面的学生眼里,这里是彻头彻脑的‌‌‌‌“地狱‌‌‌‌”。

  它就是江西南昌豫章书院。

  据多家媒体公开报道,这是一所住读式学校,学生在里面都遭受过被戒尺、‌‌‌‌“龙鞭‌‌‌‌”打,被囚禁在黑屋中,吃难以下咽的食物等各种虐待。

  10月30日下午,豫章书院执行山长吴军豹在朋友圈回应称:豫章书院修身学校尊重舆论,敢于承担社会责任,全体师生于今日正式宣告彻底停用戒尺管教。

  南昌市青山湖区多部门联合调查后回应,网帖反映的问题部分存在,书院确实有罚站、打戒尺、打竹戒鞭等行为和相关制度。对此,已责成区教科体局对该校教育机构进行处罚,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

  记者按照学生提供的该书院秘书长章伟以及山长吴军豹的电话,拨打过去,均未接通。据新京报最新消息,针对豫章书院体罚学生一事,2日下午,该校发布消息称,学校已申请停办,待政府部门批准后,对在校生逐步分流。

  1

  我把他送进了豫章书院

  ‌‌‌‌“这是我最后悔的决定‌‌‌‌”

  冷梅亲手将儿子王伟送进了豫章书院,‌‌‌‌“这是我最后悔的决定,我对不起我的儿子。‌‌‌‌”

  在与记者的对话中,冷梅不住地叹气和哽咽,‌‌‌‌“我也被这个学校的人洗脑了,回来以后,儿子告诉我他的遭遇,我都不相信,直到现在网上有人爆料,我才相信了儿子的话。‌‌‌‌”

  距离王伟‌‌‌‌“逃离‌‌‌‌”豫章书院,已过去一年半的时间了。在书院里,王伟遭遇了关小黑屋、被殴打,甚至不得不吞洗衣液自杀,还因此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回家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王伟的情绪都无法恢复正常,他害怕自己再被突然送走,他也害怕有人对他好,总之,他恨周遭的所有人。

  对于亲手将他送进豫章书院的母亲,王伟一度不肯原谅,但在时间和母爱的浸润下,现在的王伟,已经渐渐走出来了。‌‌‌‌“我不再恨母亲了,但心底还是有隔阂。‌‌‌‌”

  记者就此对话王伟母亲冷梅,她讲述了自己将儿子送进豫章书院的前后,也分享了她与儿子之间情感的撕裂到逐步修复的过程。

  报名

  搜‌‌‌‌“戒网瘾学校‌‌‌‌”注意到该校

  以旅游为名带儿子去南昌

  去年6月,来自大连的冷梅将15岁的儿子送进了豫章书院。

  ‌‌‌‌“儿子当时不上学,老想上网,我作为母亲,心里又焦急又痛苦,已经没办法了,一心想让孩子走出这种消极情绪。‌‌‌‌”于是,冷梅在网上键入‌‌‌‌“戒网瘾学校‌‌‌‌”,‌‌‌‌“这家豫章书院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看学校的宣传页面做得很好,提倡国学教育,我认为这是一家教育孩子向善的学校。‌‌‌‌”

  于是抱着一线希望,冷梅打通了页面上的报名电话,‌‌‌‌“接电话的是招生部一位姓胡的老师,她特别热情,听说我是大连的,还告诉我他们也有一个学生来自大连,欢迎我和那位学生家长联系。‌‌‌‌”除此之外,这位老师还告诉冷梅,许多从这里走出去的学生,最后都考上了重点大学。

  随后,冷梅在学校的引荐下,与同样来自大连的这位学生家长联系上,对方告诉冷梅:‌‌‌‌“让孩子去学国学,总比呆在家里上网强。‌‌‌‌”最终,冷梅缴纳了半年三万一千多的学费,将孩子送进豫章书院。

  在没有实地探访的情况下,冷梅以去江西旅游为名,带着儿子王伟来到南昌。在这里,儿子被豫章书院派来的车接走了。‌‌‌‌“当时儿子以为这辆车是载他去酒店,根本没有反抗。‌‌‌‌”冷梅告诉记者,看着载着儿子的车慢慢远去,自己的眼泪不停流下。

  探望

  孩子哭诉绝望遭遇

  老师却劝小心孩子编造

  儿子进去一周后,给家里打回了电话,‌‌‌‌“电话里,儿子说他一切都挺好,还说自己会努力,让我放心。‌‌‌‌”同时,她还收到了儿子写的书法照片,看见照片里的一切,冷梅悬着的心似乎放了下来。

  ‌‌‌‌“当时的我,哪里知道,打那通电话时,儿子周围全是老师,他不敢说一丁点不好。‌‌‌‌”

  半个月后,丈夫刚好去湖南出差,于是顺道去看儿子,‌‌‌‌“最开始学校是拒绝探望的,说还没到探望时间,经再三求情,他才看到了儿子。‌‌‌‌”

  看见父亲,王伟立即扑向父亲,他口中不停重复着:‌‌‌‌“我被带了手铐,关进小黑屋里……‌‌‌‌”

  听到儿子的遭遇,父子俩抱头痛哭,父亲当即表示要将儿子带走,但遭到学校反对,带走未果。回到大连后,丈夫与冷梅发生了激烈争执,丈夫执意要将孩子接回,而冷梅却认为没有必要。

  ‌‌‌‌“只怪我当时被这个学校洗脑了,认为好不容易交了3万多,把孩子送进去,孩子肯定需要一个适应过程,我说再等等吧,万一孩子回来又不上学了,咱们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抱着‌‌‌‌“让孩子规律地生活,知道上学的意义‌‌‌‌”这个念头,最终夫妻俩决定,把孩子继续留在豫章学院。

  ‌‌‌‌“现在回忆起来,我是彻底受骗上当了。‌‌‌‌”冷梅叹着气,语气中有些哽咽,她表示书院的老师会不时给家长打电话沟通,进行洗脑,‌‌‌‌“老师经常告诉我们,如果孩子在家里天天上网而不学习,就彻底完了。他们必须到一个规范的地方,过一种规范的生活。‌‌‌‌”她表示,老师们常劝说家长,别不忍心,甚至说学生会因为想离开书院,而编造自己被体罚虐待的遭遇,‌‌‌‌“当时老师这些话,我深信不疑。‌‌‌‌”

  虐待

  孩子不堪体罚虐待

  绝望喝洗衣液自杀被下病危

  本来,王伟与父母约定好,九月开学之前将自己接回。但眼看着开学时间一天天临近,自己仍然深陷书院,绝望之下,王伟喝下了半瓶洗衣液。王伟随即被送往医院,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但书院并没有通知冷梅,而是将王伟接回了书院,用桶装水和漏斗,不停往嘴里灌,‌‌‌‌“肚子鼓了吐,吐了灌……‌‌‌‌”

  王伟说,‌‌‌‌“我只记得自己当时吐了好多泡泡,也吐了好多血。‌‌‌‌”

  虽然对儿子自杀之举并不知情,但作为母亲,那段时间对于冷梅来说,是依然矛盾和痛苦的,‌‌‌‌“当时我的心情非常复杂,一方面每时每刻都在思念和担心孩子,但另一方面又怕自己的心软会害了他。‌‌‌‌”

  每天都处在煎熬中的冷梅,那段时间里唯一的安慰,就是学校发来的视频,‌‌‌‌“视频是无声的,但能看见学生们在写字、念书,看到这些,我心里就安稳了很多。‌‌‌‌”

  2

  孩子面颊凹陷瘦了50斤

  再回家性情大变:‌‌‌‌“充满了恨‌‌‌‌”

  ‌‌‌‌“我知道他恨我。‌‌‌‌”冷梅回忆,‌‌‌‌“我永远忘不了,在书院见到儿子那一刻,他眼里的恨。‌‌‌‌”

  王伟尝试吞洗衣液自杀后一个月,她见到了儿子,看见儿子那一刻,冷梅呆住了,以前身材健硕的儿子,瘦了整整50斤,面颊凹陷,‌‌‌‌“我摸着儿子的脸,泪流满面,儿子也哭了,嘴里反复叨念着‌‌‌‌‘我要好好念书’。‌‌‌‌”

  但当她看着王伟时,‌‌‌‌“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怨恨。‌‌‌‌”

  这次见面后,冷梅坚决地带走了王伟。但她没有想到,回家以后,儿子性情大变。

  ‌‌‌‌“回家后,他处于极度恐惧状态,随时都在担心有人再次把他带走。‌‌‌‌”王伟那时的精神状态已无法再去学校,但出于对父母的不信任,王伟也不想回到家中,于是父母找了一个心理辅导老师,对王伟进行心理干预,‌‌‌‌“他有时候会突然掐住心理医生的脖子,质问她:‌‌‌‌‘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是不是装的?你是不是想把我关进去?’‌‌‌‌”

  为了缓解儿子紧张的情绪,冷梅提出带儿子出去旅游散心,也立刻遭到王伟的强烈反对。经过这次事件,王伟对父母产生了强烈的不信任和戒备心理,‌‌‌‌“我们一起出去,他会告诉心理老师:‌‌‌‌‘我发现我妈有异常,我赶紧录像发给你,你帮我报警……’‌‌‌‌”

  儿子的这些举动,冷梅看在眼里,内心像撕裂了一样,‌‌‌‌“我没有办法,也非常绝望。‌‌‌‌”

  最让冷梅悔恨的,是她当时对儿子的不信任,‌‌‌‌“儿子一次次告诉我,自己在书院里的遭遇,而我却不相信,直到最近网上曝出来以后,我才恍然大悟。我对不起儿子。‌‌‌‌”

  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但却始终存在于王伟的记忆中。当被问及是否还恨母亲时,他告诉记者:‌‌‌‌“以前恨过,现在不恨了,但这件事是我忘不掉的伤痛,也让我和他们之间有了隔阂。‌‌‌‌”

  在采访中,大多数学生都表示,不会再恨父母当时把自己送进去的举动,但这件事,在所有学生心中,都留下了痛苦的印记。

  3

  家长实地参观看到的和谐

  全是学生被逼‌‌‌‌“演‌‌‌‌”出来的

  2014年3月,14岁的小卓被父母送进了豫章书院。

  ‌‌‌‌“那时我不喜欢读书。‌‌‌‌”小卓回忆,自己曾经练过书法,父母在网上查到豫章书院,以为是一所国学院,就将自己从浙江老家带到了江西南昌,于是这段噩梦般的经历就开始了。

  起初,小卓和父母一起来到豫章书院参观,‌‌‌‌“我们看到,书院里一派和谐,学生们有的弹古筝、有的在读书,有的在练书法……‌‌‌‌”看到眼前这番融乐景象,父母非常开心,随后,小卓就被送进了书院。

  ‌‌‌‌“当我进去以后才发现,这里和我们那天看到的,完全是两个世界!‌‌‌‌”在小卓正式进入书院后,她渐渐察觉了这所书院的‌‌‌‌“诡异‌‌‌‌”之处,‌‌‌‌“原来那天我父母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

  小卓告诉记者,原来每次只要有家长来参观,学生们都必须‌‌‌‌“演‌‌‌‌”,‌‌‌‌“每次有人来,这些和谐的景象,都是我们演的,不演就要挨打,我平时不会弹古筝,但他们会让我们临时抱佛脚。‌‌‌‌”

  小冉也证实了小卓的说法。小冉来自宁波,在十三四岁左右,被父母送进了豫章书院。‌‌‌‌“每次有人来参观之前,老师都会提前通知我们,然后提前几天让我们练习弹琴、书法这些。‌‌‌‌”

  当家长带着孩子来实地参观时,小卓知道,又有新学生要进入‌‌‌‌“炼狱‌‌‌‌”了,她多次尝试偷偷传递信息给这些即将把孩子送进来的家长,但周围都是老师,‌‌‌‌“甚至连使眼色的机会都没有。‌‌‌‌”即使有家长趁老师不在周围时,拉住书院的孩子询问情况,他们也并不敢告知家长实情。

  小冉回忆,在书院里,每个孩子都像惊弓之鸟,生怕遭受虐打,‌‌‌‌“家长来问我们,我们也不敢说实情,生怕是老师让家长来问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说了实情就完蛋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冷梅、王伟、小卓、小冉为化名)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