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翻译习著作的出版社 屏蔽敏感论文?(4图)
来源: BBC
2017-11-02

  世界知名学术期刊与教科书出版企业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证实在中国境内屏蔽其期刊网站上的部分内容。

  这是继英国大学出版社《中国季刊》后的第二起同类事件。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调查发现,施普林格—自然出版的两份政治学刊合共有至少1000篇涉及敏感政治议题的论文被屏蔽,无法在中国境内搜寻与读取。

  在此之前,中国官方媒体称,施普林格—自然集团主动联系中方,寻求购入一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相关著作的全球英文版权。

  施普林格—自然在华发言人对BBC中文网称,当前问题“与任何即将出版的书籍无关”。

  施普林格—自然是家怎样的出版集团?

  权威科学期刊《自然》是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的组成部分。

  施普林格—自然于2015年由多家学术期刊与教科书出版商合并成立,成员包括:

  施普林格科学与商业媒体(Springer Science+Business Media)——起源于1842年开店的德国柏林施普林格书店,主要出版科学、科技与医疗书籍和学刊

  自然出版集团(Nature Publishing Group)——自1869年起出版国际权威学术杂志《自然》(Nature)

  帕尔格雷夫·麦克米兰(Palgrave Macmillan)与麦美伦教育(Macmillan Education)——源于1843年苏格兰人麦美伦兄弟创立的英国麦美伦出版社(Macmillan Publishers),在世界各地出版大量教科书、英语字典、国际学术刊物与行业刊物

  《金融时报》报道指出,施普林格—自然是当今全球最大的学术图书出版商。集团拥有人是德国斯图加特的出版世家霍尔茨布林克家族(Holtzbrinck family)与英国伦敦私募基金BC Partners。

  虽然集团成员多为科学类学术出版社,但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客席教授林和立博士对BBC中文网指出,施普林格—自然集团确有不少具影响力的社会科学出版物。

   施普林格—自然屏蔽了哪些内容?

  《金融时报》调查指出,这次受屏蔽的1000多篇文章分别来自施普林格—自然旗下两本学刊:《中国政治学刊》(Journal of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与《国际政治学》(International Politics)。

  报道说,这些受影响文章内都具备一些中国政治“敏感词”,例如“台湾”、“西藏”与“文化大革命”。

  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屏蔽文章是为了符合法律要求。

  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在上海的大中华区发言人张立向BBC中文网记者发来了集团的书面声明,内容与路透社等所获得的声明一致。

  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形容这是让人“深切遗憾”的行动,但强调这是要满足“中国的监管要求”,“符合当地分销法律”,并称遭屏蔽的内容只占其全部内容的“不足1%”,但“由此确保了我们在中国的顾客能获取施普林格—自然99%的内容”。

  “这并非编辑审查,也并未影响到我们向世界其他地方所出版或开放获取的内容……要是不采取行动,我们将真切面临内容遭屏蔽的风险。”

  林和立对BBC中文网说:“我想他们(中国当局)都核查了蛮久的,罗列了清单,说你某某人哪年哪月哪日发表的哪篇文章对中国报道不实,或是对中国不友善等。”

  林和立评论说,这是中共当局“大外宣政策”的一部分。

  “中国有它的撒手锏,那就是市场……我想他们这类出版社有很庞大的计划要去拓展中国市场,推销一些文化产物,或者是跟中国搞文化、电影的公司合作。中国市场的吸引力太大。”

  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并未说明其在华业务计划,但刚于今年初履新的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安诺杰(Arnout Jacobs)3月份曾对官方新华社称,中国已经为进一步促进科技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翻译习近平著作”是怎么回事?

  今年6月,中共人民日报社组织编写、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习近平讲故事》一书。人民出版社副社长李春生其后对官方新华社称,出版这本书的目的是要“进一步宣传好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

  新华社9月份称:“据了解,《习近平讲故事》出版后,国际著名出版集团施普林格立即主动联系人民出版社,要求购买该书全球英文版权,出版英文译本。”

  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其后发文分析,主笔的计划联合总监班志远(David Bandurski)得到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回应,证实集团已跟人民出版社签订合作意向书,但目前就给出出版日期等信息“言之过早”。

  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大中华区发言人张立在答复BBC中文网的电邮中进一步说:“当前问题与任何即将出版的书籍均无关联。”

  班志远对BBC中文网表示,他不会揣测这次屏蔽学术论文是否与出版习近平书籍有关,但这“非常令人不安地”说明中国国家审查早已扩展到学术界,而且是波及了全球的学术社群。

  班志远说:“这样的行为违反了学术主义的核心所在,毫无疑问,像施普林格—自然这样的出版商透过如此懦夫的行为削弱了自己的信誉。”

  在施普林格—自然之前还有谁曾对中国大陆屏蔽内容?

  就在今年8月,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中国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发表过的300多篇文章遭出版社从网站上撤除,其内容涉及六四、文革、西藏和台湾等敏感议题。后来在多方抗议下,剑桥大学出版社同意恢复被下架内容。

  而在3月份,国际剪报数据库律商联讯(LexisNexis)也曾应中国当局要求,将部分涉华内容与产品下架。

  在此之间,美国公司于7月份从中国应用商店下架了60多个虚拟私人服务器(VPN)应用,也被批评是屈服于中国审查制度的行为。

  剑桥大学出版社两个月前一度屏蔽300多篇涉华敏感论文。

   学术界与中国研究人士都有哪些评论?

  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主任沙利文博士(Dr Jonathan Sullivan)参与撰写的一篇论文受到这次屏蔽事件波及。他对《金融时报》说:“这象征着在西方的我们对中国外扩有多准备不足。”

  “这关乎于我们如何认知与中国的关系,还有在讨好中国当局的问题上,相对于其工具利益,我们有多珍视原则。”

  也有不少学者与中国研究人士在社交媒体上发声:

  美国亚利桑那州州立大学克罗凯特新闻与大众传播学院实务教授丹·吉尔摩(Dan Gillmor):“施普林格—自然,一家主要的科学出版社,让中国政权审查重要的作品。令人作呕。”

  英国斯特灵大学国际出版与传播中心教授克莱尔·斯夸尔斯(Prof Claire Squires):身为施普林格—自然与帕尔格雷夫·麦克米兰的作者很尴尬。停止同意在中国审查内容。

  中国劳工观察(China Labour Watch)前任项目协调人,时事评论员史凯文(Kevin Slaten):“因为政府不认同就屏蔽1000篇文章恰恰就是‘编辑审查’。施普林格—自然在为实现威权主义而辩护。”

  曾牵涉于北京维权律师“709大抓捕”事件的瑞典人权活动人士彼得·达林(Peter Dahlin):“施普林格—自然,你对审查低头很可悲,更别说这只会适得其反。哪怕跟剑桥大学出版社来比,都显得你懦弱。”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