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大蟑螂,能把北方纯爷们吓哭(14图)
2017-10-20
南方大蟑螂,能把北方纯爷们吓哭

提到南北差异时,除了澡堂是否有隔间、是否有暖气、方言、豆腐脑咸甜等差异,吓哭东北大汉的南方蟑螂也是不容忽视的。

南方的蟑螂动辄身长4厘米,不仅体型远胜于北方蟑螂,而且还善于飞行。怀揣着对厦门美好幻想的北方人,来到厦门后印象深刻的却是硕大的蟑螂。

而当我们谈论南方蟑螂时,我们在谈论什么呢?

北小蠊,南大蠊

作为在世界上存在了3.2亿年的生物,其实蟑螂有很多种类,已知的数千种蟑螂中的绝大部分生活在野外,远离人类,做安静的分解者,与落叶为伴。只有少部分蟑螂生活在室内,与人类为邻。南方也并非只有一种蟑螂,但能在室内发现其踪影的品种,也数得过来。

我们觉得南方蟑螂大,北方蟑螂小,其实它们根本不是同一个物种,它们的大小主要是由基因决定的。北方的小个子蟑螂也并不是尚未成年的大蟑螂。

早在1980-1985年,福建省卫生防疫站就对室内蜚蠊做了调查,美洲大蠊、黑胸大蠊、褐斑大蠊和澳洲大蠊是当时福建广布的优势种,这些都是身长可至4厘米以上的大蟑螂。云南、重庆的调查显示,这些地区的主要品种也是这些大蠊。1998年的广东、海南的美洲大蠊的比例甚至高达81.11%和75.3%。

南方大蟑螂,能把北方纯爷们吓哭

而相比之下,位于北方的本溪市在2001~2012年间的优势品种都是德国小蠊。日本大蠊和美洲大蠊只占少部分,银川市也呈现出一样的结果。兰州市在2006-2010年间的调查中,所捕获的三万多只蟑螂甚至都是德国小蠊。

2001-2012年间,本溪市城区蟑螂密度情况,德国小蠊是优势品种。/本溪市城区蟑螂种群分布时空动态调查,本溪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2001-2012年间,本溪市城区蟑螂密度情况,德国小蠊是优势品种。/本溪市城区蟑螂种群分布时空动态调查,本溪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其实在南北方各地的调查结果中,德国小蠊都普遍存在。但除了德国小蠊,南方常见的大体型蟑螂主要有美洲大蠊、澳洲大蠊等,这些会飞的大蟑螂,才构成了南方人对蟑螂的基本认知。

北方最常见的是德国小蠊,即使在北方偶尔能看到日本大蠊的身影,其2厘米的体型均逊色于南方诸品种,北方其他大蠊的数量也远不占有优势,大部分北方人对蟑螂的印象都来源于身材小巧的德国小蠊。

A:德国小蠊,B:美洲大蠊,C:澳洲大蠊,D:雌性东方蜚蠊,E:雄性东方蜚蠊,可以看出德国小蠊和美洲大蠊的体型相差甚远,不仅长度不一样,宽度也不同。/维基百科
A:德国小蠊,B:美洲大蠊,C:澳洲大蠊,D:雌性东方蜚蠊,E:雄性东方蜚蠊,可以看出德国小蠊和美洲大蠊的体型相差甚远,不仅长度不一样,宽度也不同。/维基百科

蟑螂自远方来

美洲大蠊、澳洲大蠊、日本大蠊、德国小蠊,从这些带有异域的名称,就能感到它们是舶来品。这些外来生物几乎涵盖了室内蟑螂的大部分品种,它们是怎么来到中国的呢?

全球化的趋势下,各国往来频繁,生物入侵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这些蟑螂的繁衍生息也早已不囿于出生地,很多国家都遍布着它们的身影。比如,美洲大蠊最初生活的地方不是美洲,而是非洲,在三角贸易时被船只带到美洲,在美洲被人发现便以此命名。

中国舶来蟑螂究竟何年于何地第一次登陆,已经不可考了。不过,可以从政府的卫生工作中推测蟑螂入侵大致的年份。

在1960年,《关于为提前实现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而奋斗的决议》将除四害中的“四害”改为“老鼠、臭虫、苍蝇和蚊子”,此时蟑螂并未发展成需要关注的害虫。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很多城市的除四害工作管理办法已经把蟑螂列为“四害”之一。可见,室内蟑螂开始壮大,是在这两个时间段之间发生的。

2016年8月29日,昆明市疾控中心的四害标本。张玉杰图/视觉中国
2016年8月29日,昆明市疾控中心的四害标本。张玉杰图/视觉中国

此外,优势种群的更替可以显示出不同蟑螂的登陆时间。80年代至90 年代中期,中国城市蜚蠊的优势种群多为美洲大蠊、黑胸大蠊和日本大蠊,德国小蠊仅限于少数城市。90 年代末以来,德国小蠊已成为大部分地区的优势种。

蟑螂出现的时间,与中国对外开放的时间不谋而合。改革开放后,中国口岸数量逐年增加,与外国来往增多,90年代中国进口产品数量激增。这都给蟑螂的无意引进提供了机会,蟑螂们藏在货物里、交通工具上、旅行者的行李中,随着人类活动而足迹遍布各地。

这些蟑螂从世界各地坐船、坐飞机来到中国,其中从东南亚、南亚来的最多。

1986年天津港查出存在蟑螂的船只来自亚洲、欧洲、美洲、非洲。2006年,在位于河北省的黄骅港,检出了美洲大蠊和德国小蠊,它们来自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台湾的船只。可以说是,世界各地都有蟑螂来到中国。

青岛出入境验检疫局在2006年和2015年都做过调查,在青岛港前湾港区的入境国际航行船舶中,发现了美洲大蠊、黑胸大蠊、德国小蠊的存在,在印度、印度尼西亚的船上检查出的最多。

2017年3月23日,山东青岛,一艘货轮在青岛前湾保税港区码头装货。/视觉中国
2017年3月23日,山东青岛,一艘货轮在青岛前湾保税港区码头装货。/视觉中国

由于气候的原因,这些地方四季温暖湿润,十分适合蟑螂生活,蟑螂数量本来就多,从这些地方来的船舶卫生差,给蟑螂提供了食物和生存环境,天津港也有同样的调查结果。2000年,秦皇岛港甚至在一艘印度船只的10平方米厨房中检出了一万余只德国小蠊。可见南亚、东南亚的船只携带蟑螂的情况让人忧虑,甚至有人认为中国的美洲大蠊皆是从南亚来的。

蟑螂们又是怎么入侵到全国各地去的呢?口岸的检疫查验也未必能发现所有躲在行李及货物中的蟑螂,也有蟑螂自行入境躲开了检疫查验。很多港口、船只、机场、口岸都有蟑螂的足迹。

事实上,口岸数量多的福建省、广东省,也是美洲大蠊侵害比较严重的地方。国内的火车又将这些蟑螂带到国内的各个地方。昆明、太原、新疆、兰州这些内陆地区的铁路车站、列车上都有这些外来蟑螂。

2005年12月16日,安徽合肥,罕见蟑螂——“德国小蠊”入侵当地。/视觉中国
2005年12月16日,安徽合肥,罕见蟑螂——“德国小蠊”入侵当地。/视觉中国

除了交通更便利之外,北方城市的集中供暖也为蟑螂的室内生活提供了保障。虽然中国的集中供暖始于上世纪50年代,但在70年代才快速发展起来。有资料显示,民国期间中国就出现过日本大蠊,但在70年代日本大蠊才在沈阳地区为患。辽宁和北京都被记录有美洲大蠊出现,如果没有暖气,零下的温度不仅让人叫苦不迭,美洲大蠊也是不堪忍受。

南方蟑螂,不能习惯北方的秋凉

那为什么大蟑螂在南方最常见呢?最主要的原因是气候差异。

美洲大蠊对水的需求大于对食物的需求,在有水无食物的情况下,美洲大蠊的生存时间比有食物无水、无食物无水的情况下更长,而南方气候湿润,降水量多,河流多,即使没有食物,美洲大蠊在南方的存活时间也会长于干燥的北方。

在8摄氏度、5摄氏度、2摄氏度、0摄氏度情况下,美洲大蠊存活时间逐渐下降,越寒冷,越不利于美洲大蠊的生存,气温8摄氏度时,美洲大蠊雄性成虫只能活大概一周。

2016年12月15日,入冬的广州。南方姑娘显然无法习惯北方的秋凉,蟑螂也是。/视觉中国
2016年12月15日,入冬的广州。南方姑娘显然无法习惯北方的秋凉,蟑螂也是。/视觉中国

在南方常出现的大蠊们,包括美洲大蠊,更喜欢温暖的环境,它们数量的多少和气温挂钩,在一年气温变化明显的时候,会呈季节性消长。

而以美洲大蠊为代表的南方大蟑螂们,并不像德国小蠊一样完全适应室内生活,它们喜爱在室内室外进进出出,或生活在房屋附近,南方的亚热带季风气候无疑给蟑螂们的冬季室外活动提供了保障,冬季气温不至于过低。而同样有着亚热带季风气候的日本,也在拥有大蟑螂这件事上享有盛名。

其实在北方的一些城市也存在美洲大蠊。以本溪市为例,2001年至2005年的调查都发现了美洲大蠊。本溪市有集中供暖,冬天室内温度二十度左右,没有低到足以使美洲大蠊丧命,所以足不出户的情况下,美洲大蠊也可以在北方生活。

2015年01月22日,辽宁本溪。冬季景色美得令人窒息,也能令南方蟑螂窒息。/视觉中国
2015年01月22日,辽宁本溪。冬季景色美得令人窒息,也能令南方蟑螂窒息。/视觉中国

但在北方生活的南方蟑螂,有其致命弱点。2005年以后,本溪市的调查中,美洲大蠊消失了。消失前,美洲大蠊在该地也一直不是优势物种,数量少,冬天因室外寒冷,只能藏身于室内,体型大,容易被人发现,又无法像德国小强一样拥有随处躲藏的缩骨神功。

特别是使用杀虫药后,南方的美洲大蠊尚可飞到室外逃走躲避,而飞到冬天北方的室外,无异于直接把自己的死因从毒死变成冻死。美洲大蠊在北方的气候下,没办法像德国小蠊一样活跃。

2005年3月28日,北京,卖蟑螂药的往往十分自信,比如这家打出了“蟑螂不死我死”广告。/视觉中国
2005年3月28日,北京,卖蟑螂药的往往十分自信,比如这家打出了“蟑螂不死我死”广告。/视觉中国

除了气候,还有生物学原因。对于体型大小和纬度的关系,最知名的就是伯格曼法则了。伯格曼法则具体是指,纬度越高,同类动物体型越大,主要体现在恒温动物身上。在昆虫身上,则主要体现为反伯格曼法则,即,纬度越高的地方,昆虫体型越小。

美洲大蠊在低纬度地区生活,而德国小蠊的触角甚至伸至了俄罗斯,这就是反伯格曼法则了。虽然存在一些特例,但南方同类昆虫比北方大,是常见现象。伯格曼法则的机制尚未被完全阐释清楚,但大体和温度、食物量是否丰富、日照量有关系。

卫生情况与蟑螂的出现有关系,蟑螂更喜欢待在食物充沛的地方,如果没有及时清理食物残渣,就可能吸引蟑螂过来。

广东省调查都显示,在饭店、宾馆、居家厨房、下水道、化粪池、农贸市场都发现了蟑螂,化粪池的蟑螂侵害率达到了92.79%,而相比之下居民住户39.79%的侵害率就显得很低了。

2014年8月27日,广东深圳夜捣三家面条加工黑窝点,蟑螂乱爬。/视觉中国
2014年8月27日,广东深圳夜捣三家面条加工黑窝点,蟑螂乱爬。/视觉中国

但以各个城市存在蟑螂之普遍程度,并不足以判定是否是某一城市卫生情况之糟而吸引了蟑螂。美洲大蠊这种并非完全在室内活动的蟑螂,出现在化粪池的情况更多,在广东省的调查中,存在蟑螂的化粪池里发现的100%全是美洲大蠊。

每个地方都有化粪池。南方化粪池给美洲大蠊提供了生活的土壤,北方化粪池却只能作为美洲大蠊的坟场。因为即使北方的美洲大蠊胆敢在化粪池生活,也将在冬天被冻死。也就是说,同样的卫生情况,在南北方却可能产生不同的结果。

根据调查,广东省有蟑螂的化粪池中,存在的都是美洲大蠊。/广东省城市蜚蠊种类及栖息习性调查
根据调查,广东省有蟑螂的化粪池中,存在的都是美洲大蠊。/广东省城市蜚蠊种类及栖息习性调查

和蟑螂和谐共处

那么,蟑螂对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呢?

能够确定的是,蟑螂会引发哮喘。1992年,外国学者从美国的8个城市招募了476名具有哮喘病的儿童,通过皮肤测试来观察他们对蟑螂、灰尘、螨虫、猫皮屑的过敏程度。结果显示,暴露在蟑螂过敏原下,会引发儿童的哮喘病。减少对蟑螂过敏原的接触应该成为哮喘治疗的一部分。

蟑螂还会携带致病菌。在2015年对昆明旅客列车上蟑螂携带致病菌种对调查中,捕捉到的蟑螂100%监测到携带细菌,包括大肠杆菌、甲型伤寒沙门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志贺菌、霉菌等。它们在食物和其他物体上爬行,造成污染,人类食用它们污染过的食品、触碰它们爬过的地方,可能会感染疾病,造成腹泻。

但是,因鼠疫而死的人难以计数,因蚊子而感染疟疾身亡的也大有人在,因蟑螂而死的事例却鲜有耳闻。昆虫携带病菌本就是常见的事情,人类自己身上就携带的微生物数量比自身细胞还多,而只有蟑螂在人类社会中最声名狼藉,令人闻风丧胆。

2017年10月12日,印度金奈,市政工人喷洒驱蚊烟雾,以抑制登革热疫情传播。/视觉中国
2017年10月12日,印度金奈,市政工人喷洒驱蚊烟雾,以抑制登革热疫情传播。/视觉中国

这种污名化和蟑螂常出现在室内污染人类的食物和生活环境有关系,另外,蟑螂还会分泌特殊的味道,美洲大蠊的分泌物尤其难闻,它们通过这些味道来向同伴表示自己的位置、防御天敌,美洲大蠊的分泌物包含对甲酚和对乙基苯酚等酚类化合物,气味闻了即令人难忘,甚至有人闻到就想吐。

蟑螂那无规律可循的快速运动也是一些人恐惧感的来源,谁知道下一秒它会不会撞到人身上?实际上,从健康方面考虑,蟑螂远没有那么可怕。也有台湾学者主张,蟑螂是种爱干净的昆虫,它们的触角有上百节,能够感知气流的变化,为了保持察觉周围环境的敏感度,需要时常清理自己的触角。

所以,如果没有哮喘病的话,大可不用害怕因蟑螂而丧命。即使蟑螂爬到身上,洗一洗,没什么大不了的。观察观察蟑螂在你家地板梳理触须,也是件有意思的事。

克服对蟑螂的恐惧感可能不容易,令人惊讶的是,有的人不仅克服了对蟑螂的恐惧感,还吃起蟑螂来了。如果说饲养蟑螂给自己特别的爬行宠物吃,尚可理解,那人类自己也吃起蟑螂来了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2014年6月12日,广东江门,女子养10万只蟑螂(主要为美洲大蠊),可供生吃。/视觉中国
2014年6月12日,广东江门,女子养10万只蟑螂(主要为美洲大蠊),可供生吃。/视觉中国

已经有一些关于美洲大蠊提取物功效的中医药文章发表了,这些文章汇总起来的结论是美洲大蠊提取物功效多多,在对小鼠的实验中显示,美洲大蠊提取物既可以治疗肺癌、抑制肿瘤生长、提升免疫能力、抗肝纤维化、治疗溃疡性结肠炎、提高心肌功能,又能改善萎缩性胃炎、治疗口腔溃疡、加快烫伤的愈合、加快膀胱黏膜的损伤修复、抗炎镇痛、减缓糖尿病小鼠消瘦和多饮多食的症状。

对小鼠的效果和对人的效果是否可以完全一样、不良后果是否检视清楚尚且不论,世界上是否真有此种全能药?回答为是的,恐怕也只有中医了。

参考资料:

1.杜效锋,广东省城市蜚蠊种类及栖息习性调查,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1998年第 9 卷第 1 期

2.吴福祯,中国大蠊属的几种蜚蠊及其分布、生活习性与经济重要性,昆虫学报第25卷第4期,1982年11月

3.霍新北,我国城市德国小蠊的入侵及预防控制,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5 年 4 月第 26 卷第 2 期

4.周伟,宋云剑. 2014 年青岛港前湾港区入境国际航行船舶携带输入性医学媒介生物情况的监测分析,中国国境卫生检疫杂志2015年11月第38卷增刊

5.聂维忠,2000~2006年秦皇岛港入境船舶携带输入性医学媒介生物情况的监测分析,口岸卫生控制第12卷第5期

6.林英姿,海南 5 城市蟑螂种类组成及其体表带菌情况调查 ,中国寄生虫学与寄生虫病杂志2008年第26卷第1期

7.Steven L. & K.J.Gaston,Body Size Variation In Insects: A Macroecological Perspective,Biol. Rev.(2010), 85, pp. 139–169. doi:10.1111/j.1469-185X.2009.00097.x

8.Goggy D.&H.Frederik Nijhout,The Physiological Basis of Reaction Norms: The Interaction AmongGrowth Rate, the Duration of Growth and Body Size,INTEGR. COMP. BIOL., 44:443–449 (2004)

9.徐鹿,温度对美洲大蠊生活能力的影响及哈氏啮小蜂寄生行为的研究

10.K. A. Barbara,American Cockroach, Periplaneta americana (Linnaeus) (Insecta: Blattodea: Blattidae)

11.Sarah K. B.& D.Jablonski,Beyond Bergmann’s rule: size–latitude relationships in marine Bivalvia

world-wide,Global Ecology and Biogeography, (Global Ecol. Biogeogr.)(2013) 22, 173–183

12.W. U. BLANCKENHORN&M. DEMONT,Bergmann and Converse Bergmann Latitudinal Clines in Arthropods: Two Ends of a Continuum,INTEGR. COMP. BIOL., 44:413–424 (2004)

13.刘成模,沈阳市城区室内蜚蠊种群动态研究,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第14期第5期

14.杨松海,2006~2009年首都机场口岸蜚蠊密度监测报告,检验检疫学刊vol20 no.4 2010年第4期

15.贾玉新,兰州市2006-2010年蜚蠊检测结果分析,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2011年12月第22卷第6期

16.张凤顺,本溪市城区蟑螂种群分布时空动态调查,中华卫生杀虫药械2015年4月第21卷第2期

17.Donald G. Cochran,Cockroach:Their Biology,Distribution and Control,WHO , 1982

18.DAVID L. ROSENSTREICH,THE ROLE OF COCKROACH ALLERGY AND EXPOSURE TO COCKROACH ALLERGEN IN CAUSING MORBIDITY AMONG INNER-CITY CHILDREN WITH ASTHMA,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19.Abbott, A. (2016) Scientists bust myth that our bodies have more bacteria than human cells.Nature, doi:10.1038/nature.2016.19136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