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司法部长亲自就郭文贵遭网攻与中方高官对质(图)
2017-10-07
美国《华尔街日报》10月6日引述美国司法部发言人证实,爆料中共高层贪腐内幕的流亡富豪郭文贵计划于本周三在哈德逊研究所的公开演讲被迫取消后,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 当天就来自上海针对哈德逊研究所的网络攻击与到访的中国高级官员直接展开对质。

报道说,在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夕,中国政府试图将郭文贵描绘成一个无耻之徒,最终目标是将他引渡、逮捕。郭文贵本周到访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并会晤多位议员,提出自己指控中国政府的理由,以寻求美国的政治庇护。但哈德逊研究所迫于中国使馆方面的压力及网络攻击等原因,最终取消了与郭文贵的活动计划。而中国政府与郭文贵间的猫鼠大戏在华盛顿上演,美、中关系的不确定性也在加剧。

中国政府与流亡海外的中国商人郭文贵之间的一场猫鼠大戏本周在华盛顿上演,这位异见人士针对中国精英阶层的贪腐指控也由此再获关注。


中国政府与流亡海外的中国商人郭文贵之间的一场猫鼠大戏本周在华盛顿上演,这位异见人士针对中国精英阶层的贪腐指控也由此再获关注。

在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夕,中国政府试图将郭文贵描绘成一个无耻之徒,最终目标是将他引渡并逮捕。但郭文贵另有打算:他正在寻求美国的政治庇护,并于本周到访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提出自己指控中国政府的理由。

郭文贵原打算周三在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发表公开演讲,当天除这场活动之外,还有一场中国高级官员与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的对谈,据美国司法部发言人称,塞申斯当日就来自上海的针对哈德逊研究所的网络攻击与中方代表直接展开对质。哈德逊研究所是设在华盛顿的一个政治上偏保守的智库机构。

哈德逊研究所最终取消了郭文贵周三的活动。郭文贵于是利用他在华盛顿的空闲时间,直接接洽美国国会议员,提出对中国政府领导层的指控。他在Twitter上发布了自己与新泽西州共和党众议员Tom MacArthur以及伊利诺伊州共和党众议员Randy Hultgren的合影。Hultgren是某个推进人权事务的跨党派国会机构的联席主席。

当郭文贵在美国的影响力日益扩大之际,美中关系的不确定性也在加剧。特朗普(Trump)政府曾威胁采取重要行动反击中国的贸易行为,同时希望中国在约束朝鲜方面予以配合。在10月18日中共十九大召开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希望巩固他作为中国几十年来最强有力的领导人的地位。

尽管中国政府不断施压,郭文贵周四上午仍得以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第一修正案大厅(First Amendment Lounge)举行的媒体会上发表公开演讲。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距离白宫只有几步之遥。

郭文贵利用这个平台宣布,他的目标是推翻中国当政的独裁政府。在译员翻译时,他保持微笑,称自己唯一的目标就是改变中国。

郭文贵声称,通过他的关系网,他随时都能获得任何想要的中国政府文件。这次会议由总部位于美国的民主倡导组织公民力量(Initiatives for China)发起,郭文贵的一名同伴在会上分发了据称是中国政府文件的副本,该文件声称要批准派遣一批间谍前往美国,以阻止郭文贵和其他持不同政见者。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与中国大使馆分享了这份文件。中国大使馆没有回答文件真实性的问题以及关于郭文贵的其他问题。

郭文贵还表示,他正准备向美国官员提交与一系列热点政治问题有关的文件,包括朝鲜问题以及中国政府被指在西藏和新疆的不当行为。

郭文贵的这些指控和其他指责难以验证。中国政府称郭文贵是个罪犯,不值得信任。8月份,中国官员对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表示,郭文贵在至少19项重大刑事案件中受到调查,罪名包括行贿、绑架、欺诈、洗钱、强奸。几家中国公司和个人最近在美国法院对郭文贵提起诉讼。

郭文贵最近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否认这些指控。

据哈德逊研究所的几位工作人员透露,就在郭文贵在哈德逊研究所的演讲被取消前的几天里,中国大使馆与哈德逊研究所的工作人员通了电话,警告称不要给郭文贵发言的机会。

此前一位准备访华、正在等待签证的学者接到一个电话,内容是关于他的签证申请事宜,并要求他向同事们转达中国政府的一项要求。哈德逊研究所的几名工作人员收到了他发送的消息,消息称,他们希望哈德逊研究所取消郭文贵的活动,因为他是一个罪犯,满嘴谎言。《华尔街日报》看到了消息内容。

一名发言人称,在活动前,哈德逊研究所还侦测到来自上海的一次网络攻击,目的是阻止对其网站的访问。尽管这次攻击失败了,但在郭文贵原定露面时间的前夕,哈德逊研究所的网站还是陷入了瘫痪。

哈德逊研究所主席Kenneth Weinstein承认,中国政府试图劝说他们不要举办这次活动,但他说,取消活动是因为筹划不力和后勤方面的问题,原因不在中国政府。

他说,有人认为哈德逊研究所被中国政府吓住了,这是完全错误的。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