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冷血标语肇事者被曝光 两男子犯案后边走边笑(26图)
2017-09-08

  两名涉事者年约二十多岁,其中一人戴眼镜,穿白恤衫、深色毛衣及浅色长裤;另一人穿深色T恤及长裤,面露笑容。(图源:香港头条日报)

  9月9日电 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副局长蔡若莲长子疑受抑郁症困扰前天堕楼身亡,教育大学民主墙当天惊现字句刻薄的大字报,怀疑张贴标语的两名年轻男子容貌被闭路电视的镜头拍下,香港教大表明会彻查事件。涉事两人受千夫所指,教大校长张仁良直斥两人行为“完全超越人性道德底线”。另外,城市大学8日深夜亦发生同类事件,三名疑似学生的男女在校内民主墙张贴类似奚落蔡的字句,保安员发现后报警。

  据香港《头条日报》消息,香港教育局副局长蔡若莲长子潘匡仁前日堕楼身亡,当日下午5时许教育大学校园的民主墙便出现“恭喜”蔡若莲丧子的匿名大字报,事后被教大学生会派人拆除。

  8日网上流传民主墙附近的闭路电视截图,怀疑张贴有关标语的两名青年正离开民主墙。相片显示二人年约二十多岁,其中一人戴着眼镜,身穿白色恤衫、深色毛衣及浅色长裤,正低头看手机;另一人则穿着深色T恤及长裤,此人被拍到面露笑容。

  教大校长张仁良表示会彻查事件,他指校方初步怀疑两人张贴大字报。(图源:香港头条日报)

  教大校长张仁良表示,会彻查事件到底,他指校方翻看闭路电视后,初步怀疑两人张贴大字报,但未知二人身份,如是教大学生,学校有既定程序处理。

  张仁良对事件感到十分愤怒及难过痛心,作为校长,责无旁贷,向蔡若莲及其家人致歉。他斥责张贴者:“毫无恻隐之心,相反仲要加以奚落,喺别人伤口上撒盐,教人情何以堪?”他又指有关行为完全超越人性道德底线,令人蒙羞,校方作出最严重谴责。他又指事后收到数百个电邮和短讯,担心是否教大学生所为,反映公众关注事件。

  有人8日于民主墙上贴另一幅大字报,促严惩涉事者,还教大校誉。(图源:香港头条日报)

  教大校董会主席马时亨8日回应时更特别提出,港人应反省,假如作为家长,想不想张贴大字报的人作为子女的老师。特区政府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感到非常痛心及予以谴责,指社会对教师的要求比一般人更高,但涉事人士行为,比社会要求普通人的水平为低,若他们日后成为教师,令人担心。

  特首对事件表示感到极度遗憾,予以强烈谴责,对在香港大专院校出现完全不尊重他人感受、有违道德的冷血言论,社会整体表示震惊和悲愤,她前晚已亲自联络张仁良表达极度关注。她强调言论自由并非完全无限制,指有关言论已超越社会底线,相信大众对此定有公论。

  另外,8日晚11时45分,香港城市大学保安员发现两男一女在民主墙贴大字报,内容与教大日前贴出奚落蔡若莲的字句相若。保安员要求3人出示学生证,但对方不肯,3人迅速撕去标语逃去。警员其后接报到场,搜捕无果。校方对事件极重视,将翻看“天眼”追查涉事者是否学生。(综编/ 海外网侯兴川)

  据环球时报早前报道:原标题:全港震怒!香港高校闹“港独”最没人性的一幕出现了

  昨天,除了内地一女学生抗议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传播“港独”思想却遭围攻的事情引起了香港和内地网友强烈关注,香港还发生了一件值得大家关注的事情。

  而且,这件事可以说与“港独”的恶劣程度不相上下,而且更是严重缺乏人性!

  这件事的起因是一个香港小伙的突然坠楼死亡。

  他叫潘匡仁,今年25岁,是一个很阳光俊朗的小伙子,职业是香港一家医院的物理治疗师。

  同时,他也是香港新任教育局副局长蔡若莲女士的长子。

  ▲图为蔡女士与长子潘匡仁

  根据香港媒体的报道,这位小伙经警方认定是自杀身亡,而自杀原因疑为抑郁症发作。

  至于他患上抑郁症的原因,有媒体则称是因为去年9月热爱运动的他参加“三项铁人”赛事时遭遇严重事故,尤其头部遭到重创,造成头骨碎裂及脑内出血,一度令他5至6天完全没有记忆,并可能直接导致他出现了“创伤后压力症”,进而诱发了抑郁。

  而他的母亲蔡女士目前正悲痛不已,有媒体称她神情非常哀伤,双眼通红,需要他人搀扶…

  然而,就在香港各界为这起悲剧而唏嘘,为死者默哀并为蔡女士送去安慰的时候,香港教育大学这个香港最著名的师范高校却出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昨天下午,这所大学的民主墙上,除了有之前该校“港独”分子声援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的闹“港独”的文字、以及内地学生的反击,竟然还有恶徒在上面留言,毫无人性地为蔡女士失去儿子而欢呼,称“恭喜蔡匪若莲之子魂归西天”。

  据悉,蔡女士会遭到如此攻击,与她之前曾多次发表过支持香港学校多教普通话,以及让学校多让学生了解和认识中国与中国发展模式的言论可能有很大关系,因为这些言论引起了“港独”分子和反内地人士的敌视,多次攻击她要“赤化香港”。

  可如若因为不认同她的观念,就为身为母亲的她失去爱子而欢呼,这就只能用“没人性”来形容了。所以,目前香港教育大学的恶毒标语事件已经彻底震惊了香港教育界乃至香港社会,香港教育局称这一言论太“歹毒”,香港教育大学的校长则认为发表这番言论的人根本“不是人”,并以要求学校立刻翻查闭路电视,找到是谁发表的这番言论。

  许多香港社会名流也对这一言论表达了愤怒之情,比如香港知名大律师汤家骅就在他的页面上写到:

  而香港绝大多数网友要求是:如果这个肇事者是校内人员,特别是学生的话,必须要开除学籍,因为一旦这样的学生将来成为老师,不知会毒害多少年轻人!

  然而,大家千万不要低估了香港那群“港独”和极端反内地分子的下限。这不,就在香港主流民意都在斥责这个标语的同时,也有一些香港的“网络蛆虫”在高呼蔡女士死儿子“死得好”。

  也有人把蔡女士遭到恶毒攻击的原因,归咎于香港教育局之前没有处理好学生自杀的事情,只想着给学生洗脑:即因为政府没人性,我们就可以没人性。

  当然,还有人在炒作阴谋论,称这可能是来自“对方的陷害”。

  不过,令耿直哥觉得最魔幻的是,一名香港教育大学的毕业生以及该校前学生会的“副主席”,居然拿出“民主自由”的大棒,宣称学校要查找谁发布这番恶毒言论的做法是“要对学生进行恐吓”和“文字狱”,还说自己必会捍卫校园民主墙的“言论自由”,与学校“奉陪到底”。

  对于这个学生,耿直哥只有俩字送他:“戏精”。

  最后,耿直哥希望香港教育大学尽快查出肇事者是谁,并务必公之于众。

  同时,我也有一句话送给这几天不断在刺激香港乃至全国观众神经的”港独”分子和其他反内地分子:“上帝要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