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选择题:得罪白人至上的铁忠粉还是全世界?(10图)
2017-08-14
这一次,特朗普遇到了一个大麻烦,要么得罪最忠实于自己的那部分选民,要么得罪全世界。

先带大家回顾一下事实:

从当地时间11日晚开始,数千名白人种族主义者开始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聚集,爆发了美国近10年内最大的“白人至上”主义游行。

这件恶性事件的导火索是:弗吉尼亚州政府决定拆除当地一座美国南北战争中南方联盟总司令罗伯特•李的雕像。

很多“白人至上”主义者把他当做精神图腾,有人认为这座雕像代表了种族主义和对黑人的压迫,拆除虽然符合了美国社会的主流“政治正确”,但却捅了白人种族主义者的马蜂窝。

极右翼分子们左手拿着火把,右手抬起向纳粹致敬。嘴里高喊着“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停止移民”和“血液与土壤”等口号。

第二天,反对者也组织集会,口角迅速升级为暴力。

当天下午,一个年仅20岁的白人种族主义者将斗殴进一步升级,他驾车冲向反对种族主义的集会人群,造成1人死亡、35人受伤。

大批右翼分子公开活动,街面上发生了多次有组织的群殴,已经有人携带自动武器成群结队出没,甚至打出了纳粹旗帜,连消失百年的3K党火把集会也死灰复燃。

街头两派激烈冲突、互喷辣椒喷雾剂、汽车横冲直撞、警方直升机坠落、大规模暴力事件,让人不禁疑惑:

这里还是美国吗?

当然,最头疼的肯定是特朗普。这个大选时凭借底层白人起家的商人总统,骑虎难下。由于事态严重,12日晚,正在休假的特朗普不得不举行一场记者会。

他低下头,努着嘴表态:“多方都表现出了令人震惊的仇恨、偏见和暴力,我们用最强烈的言辞谴责这些行为。”

措辞中立、客气却没有实际内容——没有给事件定性、没有提到白人至上主义者。这起严重的种族主义冲突事件,就被他一两句话轻轻带过。

这迅速引发了美国国内各界人士的不满:美国前国务卿克里认为,应该称肇事者为“仇恨的、邪恶的种族主义和本土极端主义者”。共和党议员加德纳在推特上发言:“总统先生,我们必须对邪恶势力直呼其名,他们是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这是一次发生在国内的恐怖主义事件”。

更有人质问:“这就是我们国家未来的方向?这就是特朗普所说的让美国再次伟大?”

1

特朗普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这种现象“已经在美国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不是特朗普时期特有的”。

的确,美国种族问题一直是历史抹不掉的污点、现实绕不开的顽疾。可以说,当骄傲的盎格鲁-撒克逊人17世纪来到北美大陆那一天,这块土地上的种族问题就开始爆发了。

在美国建国前后的数百年时间,白人实行了一系列对印第安人的种族灭绝政策。在开国总统华盛顿看来,印第安人和狼“都是掠食的野兽,仅仅在形状上不同”。而提出“所有人生而平等”这一天赋人权说的托马斯•杰斐逊总统,本人就是残酷驱逐印第安人行动的主要领袖。

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则要从1619年第一批黑奴贩卖进北美大陆开始,大批黑人奴隶在漫长的数百年里深受白人种族主义者的残酷剥削和虐待。1865年南北战争后,美国虽然从法律上废除了奴隶制度,但黑人仍受种族歧视和压迫,就算到了20世纪,3K党的暴行依然严重威胁着黑人的生命安全。

冲突从未消失。从2016年11月到今年3月,美国大学校园中出现了至少330起极右翼歧视活动和冲突。就在今年4月底,美国肯德基州也曾经发生过大规模的极右翼游行活动。这些都或重或轻的打脸了美国一贯标榜的自由、平等和人权,也让一些崇拜美国的人不好意思再谈美国社会的包容和文明。

2

即便有历史遗留原因,很多美国人仍然认为,近年来种族主义的抬头,特朗普难辞其咎。

特朗普的登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在迎合这种割裂:他宣扬贸易保护主义、主张制造业回归、推动移民禁令,吸引了众多自以为弱势的白人鼎力支持。他也成功的利用这种割裂,把硅谷精英清一色推向“政治正确”的希拉里、却让数量更多的“红脖子”白人普遍倒向自己。

那么特朗普表态为何会如此暧昧,就一目了然了。包括“白人至上”主义者在内的白人群体是特朗普的重要票仓,在大选期间,特朗普大打民粹擦边球,宣称限制移民、建造围墙,用孤立主义带美国重回“伟大过去”,这很受在全球化进程中显得边缘化的白人蓝领阶层欢迎,“吸粉”效果杠杠的。这次如果拿白人民族主义开刀,那岂不是主动“洗粉”?

同时,“反对种族主义”是美国社会的主流“政治正确”,他作为总统又不得不迎合,左右都不想得罪,那自然就只能走中间的暧昧地带。

总体来讲,美国在全球化进程中,获益最多,是全球化的发起者和主要推动者。但拿回国内的全球化红利,由于美国国内制度问题,大部分被新兴的金融资本掠走了,老百姓特别是200年建国史上一直处于优越地位的白人获利甚少,所以出现了日益泛滥的反全球化浪潮。

但事实证明,这种两边都想讨好的行为并不讨巧,就连白人至上种族主义组织3K党的前党首戴维·杜克都不买账:“我建议你照照镜子反省,记住是美国白人选你上台当总统的,而不是激进的左派。”

可以说,特朗普正是用“白人至上”种族主义的火苗助燃了自己,而今天这个火苗燃成了大火,特朗普再想去浇灭,自然是小心翼翼,也自然会难上加难。

长安君认为,作为总统,针对国内的极端种族主义者和他们制造的暴力事件,不旗帜鲜明的反对,就是在暗度陈仓的支持。如果想不明白这一点,特朗普的支持率和整个美国社会都将面临严峻考验,而在西方世界“集体右转”的社会割裂背景下,全球的和平与稳定,也将面临严峻考验。

3

种族主义有历史原因,也是大选拉拢选票纵容的结果。如今,这个苦果,其实是美国政治制度的必然产品:四年一次的“民主选举”,很容易造成政治家的短视,一切为了选胜,不顾政治正确,可以讨好选民,很容易助长一些“歪风邪气”。

因此,美国为首出现逆全球化思潮,也是其政治制度完成的。一味逆全球化试图“让美国重新伟大”,结果却让民族主义“崛起”、“白人至上”崛起,这些恶果最终让种族冲突的“老问题”冲击了特朗普的“新政权”。

美国不进行反思,找找自己制度的问题,反而外部攻击中国等新崛起国家,内部攻击白人以外其他种族——这就是美国社会今天的问题所在,也是特朗普的问题。

反观地球另一边,关于全球化和狭隘民族主义这件事儿,有另一种主张。在今年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习近平主席发表了题为《共担时代责任,共促全球发展》的主旨演讲,这篇演讲开篇就亮明了中国观点:把困扰世界的问题简单归咎于经济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实,也无助于问题解决。

特朗普为了竞选、为了一时的国内问题就逆着潮流与世界割裂,带来的反而是更加严重的民粹主义和本国国内的进一步割裂。

在中国人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视角寻求全人类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的时候,他还在为“白人至上”偷偷站台,还在为“美国孤立”添砖加瓦,实非聪明之举。

今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特朗普总统没有参加,习总书记在论坛上说过的一句话,最后长安君很想送给特朗普——“一遇到风浪就退回到港湾中去,那是永远不能到达彼岸的。”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