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潜伏上海滩:暗杀三汉奸后壮烈殉国(6图)
2017-02-07
作者|孙潇潇,网易历史专栏作者,文史爱好者。业余从事中华民国史、抗日战争史研究,著有《军统对日战揭秘》。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抗战期间,军统负责人戴笠屡次下令军统在沦陷区的潜伏单位,对重要汉奸进行制裁(即暗杀),在他看来,“国难严重若此,而汉奸又如此横行,非流血无以表现大中华民族杀敌锄奸之精神。”然而想要实现戴老板的愿望谈何容易?重要汉奸因为做贼心虚,在日寇的卵翼下无不防范严密,军统很多潜伏单位经年累月的布置暗杀路线,到了最后阶段却往往功败垂成,牺牲了不少壮士……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就在1940年6月之后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已经沦陷在日寇铁蹄下多年的上海,却先后有刘荣贵、穆时英、毛羽丰三名重要汉奸饮弹毙命,执行暗杀任务的正是军统上海行动队所属组长张金宝。

张金宝
张金宝

张金宝,南京人,倜傥任侠,勇敢绝伦。中学毕业后,即加入帮会,曾学兵事,精于枪法。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张金宝组织义勇军抗敌,在此期间,他结识了另一位年轻的抗日志士傅林。

傅林,号振东,江苏南汇人。幼时家贫失学,入药行当艺徒,然其生性刚强好动,室中生活非其所宜,未竟业即告退。傅林为人倜傥不羁,有侠义心,路见不平,辄拔刀相助,被人称为“小英雄”。当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后,傅林挺身协助张金宝组织抗日义勇军,奔走呼号,不遗余力。

不久,中日双方暂时停战,张金宝在上海开设舞厅,暗中结纳义士,以图后举。后来直到1940年4月,张金宝参加军统特务组织,并介绍傅林加入。张金宝和傅林先后在上海担任情报和行动工作,因二人熟悉当地社会情况,举凡运输军械、制裁汉奸等任务,无不参与,贡献极多。

两个多月后,张金宝和傅林执行了第一次暗杀任务,暗杀目标是专门协助日寇逮捕抗日志士的公共租界捕房督察长刘荣贵。于是6月18日的《大公报》刊出了如下报道:

沪公共租界捕房华督察长刘荣贵,十七日晨六时身着制服,由寓所行至爱文义路小沙渡路候电车时,路旁突有人向其开枪数响,刘身中两枪,伤及头部腰部,凶手立即逃逸。岗捕闻警,唤得救护车,将刘舁送医院,讵中途即因伤重毙命。刘在捕房供职已逾三十年,此次被杀原因不明,事发后,探捕在附近搜索甚久,但未得端倪……

《大公报》刊出《刘荣贵被狙击》新闻,1940年6月18日
《大公报》刊出《刘荣贵被狙击》新闻,1940年6月18日

刘荣贵血迹未干,张金宝和傅林又击毙了文化汉奸穆时英。

穆时英
穆时英

穆时英,浙江慈溪人,笔名伐扬、匿名子,上海光华大学国文系毕业,著名小说创作者,抗战期间,穆时英出任汪伪政府宣传部驻沪特派员兼伪民国新闻社社长,主办汪伪政府《中华日报》的副刊《文艺周刊》和《华风》,沦为一名重要的文化汉奸。6月28日,穆时英在福州路被张金宝、傅林枪击毙命,当时的新闻报道如下:

号称青年作家之穆时英,于二十八日晚七时二十分乘人力车行经公共租界四马路福建路口时,突有人向其开枪,一弹穿胸部,一弹中腹部,立即倒地毙命,刺客逸去无踪。穆年三十岁,著有《南北极》、《公墓》等短篇小说,驰名一时,最近投入伪方……

穆时英案之后,张金宝、傅林蛰伏了一个多月,又把枪口对准了伪方要员毛羽丰。毛羽丰当时担任汪伪政府的“民众指导委员会专员”,兼办特务工作,出入汽车,举止阔绰,在虞洽卿路大中华饭店长期开有包房,是一名彻头彻尾见利忘义的民族败类。8月11日,毛羽丰在大中华饭店内被张金宝击中三枪,当时毙命。

毛羽丰
毛羽丰

毛羽丰的死,对汪伪政府是个不大不小的打击,此后,伪特工总部的大小爪牙加紧侦查,必欲捕得“凶手”而后甘心。

8月14日晚,傅林外出访友,行至逍遥舞厅,被伪特工总部埋伏的特务捕获。傅林被捕后,伪特工总部随即对其严刑拷打,起初,傅林并不屈服,不巧的是,伪特工人员有一名张姓汉奸与傅林之前认识,二人且有宿怨,张某见傅林被捕,举鞭痛殴,傅林遍体鳞伤,血肉淋漓,最终不得不供出实情。

这时已是深夜,张金宝在家中解衣欲睡,忽有多名日寇宪兵挟持傅林破门而入,张金宝急忙跃起跳窗,未及落地却被敌宪开枪击中额部,一时昏迷不醒。日寇将张金宝送往租界医院,施行手术医治。张金宝神志稍清后,即破口大骂汉奸不止,医护人员知道张金宝是抗日志士,倍加钦敬,虽然敌方屡次前来提讯,医护人员都借口张金宝“创重难于受审”以拖延时间。

就这样,一直拖延到9月中旬,张金宝始被押解至伪特工总部,由汉奸吴四宝审问。吴四宝身材高大,满脸横肉,早在沦为汉奸之前,就已经是上海滩著名的黑社会人物,从事暗杀、贩毒、绑架、抢劫、勒索,无恶不作,他加入伪特工总部后,更是成了人人惧怕的“混世魔王”,凡是由吴四宝审讯的抗日志士和无辜民众,无不惨遭酷刑,皮开肉绽。然而,这次张金宝落入吴四宝手中,却未遭到刑讯,原来,张金宝早年在帮会中颇有地位,吴四宝也在帮会中混迹过,二人是旧识。

凶神恶煞的吴四宝
凶神恶煞的吴四宝

吴四宝见了张金宝,颇感意外,轻慢地说:“余以为谁耶,乃金宝兄。”张金宝打招呼道:“是吴先生。”当时,傅林蓬首垢面,被伪特工押着跪在一旁,吴四宝指着傅林问张金宝:“君识乎?”张金宝答不认识。吴四宝听了,便要对傅林动刑,傅林哀嚎道:“金宝爷,救我,我受不得刑了!”言毕泪下,一再向张金宝叩头。张金宝不忍傅林受刑,乃坦然承认狙击刘荣贵、穆时英、毛羽丰等案,并把责任都揽到自身,让吴四宝不要再对傅林用刑。于是吴四宝继续问张金宝:“尔等人几何?谁系上级?倘可引捕立功,当解尔。”张金宝从容对吴四宝说道:“同志不计其数,除汝辈外皆是也,上名不详,大丈夫敢作敢当,何诛累为?余张金宝岂畏死偷生者?所恨未能尽杀汉奸以报命耳。” 吴四宝见张金宝毫无屈服之意,只好令人将其架出。张金宝切齿骂道:“抗战总有胜利之一日,看汝辈汉奸为虎作伥到几时!”

此后,张金宝被押在极司菲尔路76号伪特工总部内,据同狱难友回忆,张金宝每日谈笑自若,毫无忧戚之色。后来一直到了民国的国庆日,10月10日这天,张金宝正在午餐,突有一名汉奸手拿提票来到牢房,喊叫“张金宝”之名。张金宝知道自己为国成仁的时候到了,从容走出牢房,当其将要被捆绑时,犹向同牢难友挥手高呼:“同志们永别了!”牢中难友闻言,莫不感泣。这时,吴四宝也亲自拿来酒肉践行,张金宝拒而不受。

张金宝被押到中山路刑场,执行枪决的刽子手令张金宝跪下,张金宝厉声骂道:“你们什么东西,我乃中华有血男儿,岂肯向汝等汉奸下跪,要杀开枪,何必啰嗦!”语毕,坚不屈膝,刽子手无奈,遂向张金宝后脑开枪行刑。就这样,这位曾经叱咤上海滩的帮会巨子、军统特工壮烈殉国,时年四十五岁。同时被害的还有年仅二十四岁的傅林。

抗战胜利后,和张金宝同狱的难友曾在杂志刊文纪念,希望“政府当局明令褒扬张烈士,暨恤其家属,俾死者瞑目。”时隔70多年后的今天,虽然有关军统的野史小说充斥泛滥、涉及特务的影视节目铺天盖地,却从未提及这位忠勇义烈的军统抗日志士,笔者有鉴于此,遂捡拾相关史料,粗略还原了张金宝烈士的生平,愿与网易读者诸君分享。

undefined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