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颠覆中美关系,八大底线遭挑战(2图)
来源: 多维
2017-01-22
编者按:2017年 1月 20日,特朗普在白宫宣誓就职,成为第 45任美国总统。这位具有强烈个性的候任总统在选举期间就因其“局外人”身份与反建制言论引发美国内外部的密切关注。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通过观察特朗普当选以来的“推特治国”、充满争议的人事任命等一系列信号,从特朗普个人风格、内阁团队组成、中美经济关系的历史和现状等出发,提出了中美两国在“特朗普时代”的8大挑战与8大机遇,并给出的10大建议与对策。

多维新闻得到授权对研究报告的核心内容选编发布。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表示他的核心原则是“美国优先”(American First)。有观点认为,特朗普是通过反腐败、反精英、反全球化、反移民、反民权赢得了选举。代表了美国中产阶层对延续了30 多年的传统施政方针的一次反抗。特朗普当选预示未来美国政策可能出现巨大转向,也为美国的中国政策带来不确定性。

在中国经济、军事、政治全方位崛起的背景下,世界第一大国美国的领先地位似乎随时可能被超越,这让特朗普那句“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具有别样的吸引力。在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主义理念中,美国在国际博弈中的利益是唯一的检验标准,哪怕这意味着对以往的国际经济体系、军事合作体系做出重大改变。


特朗普就职讲话表现的观点对中美关系构成威胁(图源:VCG )

剑桥大学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认为,特朗普想要恢复美国的繁荣和力量,重回二战刚结束时美国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地位。而“美国优先政策”下的“特朗普冲击波”对中国主要有以下8大挑战:

1、特朗普宣布退出TPP,反对NAFTA 和WTO 等国际及区域自由贸易体制。

2016 年11 月9 日,特朗普在“百日新政”演讲中明确宣布美国将要退出12 成员国组成的TPP,取而代之的是去协商公平的双边贸易协定,给美国带来工作和工厂回流。特朗普把中国和墨西哥描绘成美国最大的经济对手,并且是偷走美国的工作机会的罪魁祸首。他认为NAFTA 和WTO 体制让美国在贸易中承受了损失,威胁要退出两个贸易安排。

一般认为,美国推动TPP 拥有很强的地缘政治意图,奥巴马曾表示,“美国不允许中国等国家来书写全球经济规则”。因此,美国若退出TPP,短期内将有助于减轻中国面临的区域自贸竞争压力;但从长期来看,却不利于中国参与的RCEP 和亚太自贸区——RCEP 在2011 年后迅速推进态势,正式得益于TPP 产生的“鲶鱼效应”并且RCEP 和TPP 都被认为是达成亚太自贸区的建设性步骤。

2、指责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声称对中国征收45%的惩罚性关税。

根据1930年《贸易法案》第338条款,美国总统可以对被认为“歧视”美国的国家征收最高50%的进口关税。特朗普表示要遏制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对所有中国进口商品课以45%的惩罚性关税,以保护美国的工人。

3、采取大幅减税政策及其他措施吸引美企回流。

为了吸引美国企业回流,特朗普准备实施大幅度削减企业税负政策,将最高联邦企业所得税率由35%降至15%,并对美国企业的海外利润一次性征税10%,所得用于投资经济困难的州。

2016年9月19日,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Tim Cook)宣布,如果美国提供“合理”税率,该公司将汇回海外持有的2,000亿美元资金的一部分。2017年1月3日,美国车企福特宣布取消16亿美元在墨西哥建厂的计划,该厂将在密歇根州修建。美国是对华投资大国,美国对外投资的减少将对中国企业利用外资带来挑战。

特朗普减税提议已经在欧元区引发了热议,德国、法国宣布无法接受特朗普这么大规模的减税。料减税提议若实施,全球恶性税收竞争的可能性将增加。

4、在台湾问题上挑战“一个中国”政策与三个中美联合公报。

2016年12月2日,特朗普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进行了电话通话,成为40多年来第一位打破了中美之间外交惯例的美国总统或候任总统。同月11日美国福克斯新闻播出一段对特朗普的采访,特朗普表示:“如果我们不跟中国在其他问题上做交易——这包括贸易——我不知道我们得受制于'一个中国'政策。”

美国新安全中心高级顾问特里克·克罗宁(Patrick Cronin)表示,特朗普希望借此找到一个与中国谈判中的新的操纵空间,美国在与中国的谈判中地位将变得更复杂。


蔡英文与特朗普的联系使得一中原则遭遇威胁(图源:中央社 )

5、取消对页岩气和清洁煤生产的限制,考虑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特朗普认为奥巴马任内对页岩气和清洁煤炭开采、使用方面的限制扼杀了美国的工作,他将奥巴马的“清洁电力计划”成为“煤炭战争”,上任后他将取消该类限制。他还承诺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并任命了气候变化怀疑论者普鲁伊特(Scott Pruitt)作为美国国家环保局(EPA)局长。

6、在朝鲜问题上加大对中国施压。

特朗普及候任国务卿蒂勒森( Rex Tillerson)都表示,会加大向中国施压以促使中国对朝鲜采取进一步行动。特朗普还认为中国对朝鲜有足够影响力,掌握解决朝核问题的“金钥匙”,美国有必要使用贸易等手段逼迫中国“出手”。

7、暗示将允许日本、韩国发展核武器。

特朗普在采访中表示,美国在日、韩驻军的费用应完全由两国承担,而不是目前的50%,如果军费分担无法达成一致,美军或从日韩国家撤军。他认为,为了不在每次朝鲜采取挑衅姿态时驰援日韩,应允许两国发展核武库。专家认为,这可能引发危险的东亚核军备竞赛。

8、不再为无明显短期利益或他国能“搭顺风车”的“公共产品”买单。

(陆莲 甄言 撰写)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