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平奸杀案蒙冤者曾被警察威胁:杀没杀人都得承认(4图)
2017-01-08
(原标题:乐平篇(上)── 逃亡者汪深兵被冤枉的14年 | 前街原创)

“我现在更有资格做一个父亲了”。

汪深兵拿到不起诉决定书后,感觉浑身轻松了许多,“胸中的一口气出来了”。

2002年,他被乐平警方认定为乐平5·24杀人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当年5月31日晚,他在一群便衣针对他的抓捕行动中成功脱逃。逃亡期间,他坚持锻炼身体,挑战自己的极限,甚至还通过刺十字绣磨炼自己的耐心。

2013年,“逃亡”11年的汪深兵因想见女儿一面在南昌被捕,一年后,他被取保候审。直至2016年12月23日,在其他4名2002年同样因此案被抓的同乡获无罪改判后,他才拿到这份不起诉决定书。

乐平奸杀案蒙冤者曾被警察威胁:杀没杀人都得承认图片来源:射小箭

走出景德镇检察院时,汪深兵振臂高呼,感叹自己终于获得自由,同时表示要追责到底。

“黑户”般的11年逃亡路

警方第一次抓捕汪深兵时,他一度认为是自己得罪了谁,被人家找上门来了。

当时是2002年5月31日深夜,狂乱的踢门声吵醒了正在睡觉的汪深兵。

他把头伸出窗外,看到一群人正在敲打旁边他家老房子的大门。

“你儿子在家吗?”听到有人敲门,汪深兵的父亲汪水家以为是因为大儿子超生,计生委的人来罚钱。他问对方是谁,对方称是乐平镇的,汪水家回说儿子出去打工了,对方强行将门推开,进屋搜查。

这一切被正在隔壁窗边站着的汪深兵看在眼里,“没有一个人穿警服”,汪深兵担心被伤害,便打开他住的院门,想悄悄溜走。

但当他走到门口的巷子时,迎面碰上一个人,那人一开始愣住了,反应过来后大喊,“别跑!”其他人也纷纷跑出去追赶汪深兵。

乐平奸杀案蒙冤者曾被警察威胁:杀没杀人都得承认汪深兵介绍当时逃跑的路线

最终,因对本村地形比较熟悉,汪深兵成功脱逃。

数天后,躲在外面的汪深兵才听说,那晚敲他家门的是警察,说因他涉嫌在无天底杀人而要抓他,而同样涉及此案主动到公安局澄清的程发根也已被抓。

汪深兵的二姐汪秀凤回忆,2000年,她刚刚生了儿子没几天,就听说绿宝超市老板被人杀了,2002年,有人说弟弟汪深兵涉嫌此杀人案,汪秀凤表示不可能,“我儿子满月的时候,他都没有回来,怎么会杀人?”

“我当时就想,自己也说不清楚,虽然我知道自己并没做这件事,但为了不被抓,只能逃跑”。汪深兵对京华时报前街一号记者说,他从江西乐平逃到了浙江江山市,后又坐车到了福建泉州。

在泉州,他捡了一张广州到晋江的班车票,逢人就介绍自己是从广州过来,以后还会回广州,“这是‘障眼法’。”

11年的“逃亡”生涯中,汪深兵一直更换使用捡来的证件,用的时间最长的是一个叫“牛文磊”的河南人的驾驶证。但为保险起见,汪深兵做的都是一些不需要技术、不用提供身份证件的短期工作。他还曾购买过一辆二手摩的载客,但收入仍然非常微薄,经常几个月没事做。汪深兵也喜欢呆在住处,靠做十字绣磨练自己的耐心。2007年前后,女方家里催着结婚,作为逃犯的汪深兵无奈选择和女友分手,将女儿送到乐平二姐汪秀凤家,对姐姐说“这是你的亲侄女”,二姐劝其到公安机关说清楚,但汪深兵称讲不清楚,随即离开。

汪秀凤和父母一手把汪深兵的女儿带大,每到过年,孩子哭着问爸爸妈妈为什么不回家时,一家老小都跟着哭,却不知如何向孩子解释。直到孩子年龄大了、懂事了,家里人才慢慢告诉孩子汪深兵的遭遇,并告诉她爸爸没有杀人,是被冤枉的,要好好读书,为爸爸平反。

因想见女儿一面 汪深兵在南昌被捕

“我叫牛文磊,是做十字绣生意的”。

2013年6月15日晚,在南昌的一个房间内,警察又一次找到汪深兵时,他操着一口河南口音,如此解释自己的身份。

警察说,“不要装了”。

汪深兵对自己被捕早有预感。2013年,他从新闻上看到全国要开始陆续统计身份信息,并要求录入指纹,汪深兵隐隐感觉到要出事,加上长期思念女儿,他想在被抓前看一眼女儿,“我一旦被抓,可能永远见不到她了”。6月份,汪深兵找到在南昌打工的两个侄子,让他们回家把女儿带到南昌和她见一面。

被抓当天,汪深兵刚给多年未见的女儿买了一辆粉红色的自行车。他怕女儿晚上骑车不安全,想着在网上给女儿买一些车灯等配件。然而,当晚他正浏览购物网站时,警察就到了。

当时,参与抓捕的有南昌、景德镇、乐平三地的公安人员,没有人问汪深兵具体作案的细节,只是询问了他那些年的“逃亡”经历。和汪深兵在一起的两个侄子因窝藏罪被判处有期徒刑。汪深兵被捕后,他在江西丰城打工的女友也被控制,在派出所被关押了30天。

2013年6月16日晚,汪深兵被送往南昌第一看守所。他告诉京华时报前街一号记者,“里面的一个警察对我说,不管你杀没杀人,都要承认,你绝不可能翻案,即使翻了案,你的日子也绝不会好过”。一个多月后,汪深兵被送往景德镇看守所。

“我冤枉,要求测谎”,因汪深兵反映的一些情况没有被写在口供中,汪深兵拒绝签字。

在景德镇看守所期间,汪深兵被要求穿上了死刑犯的衣服。

“穿这种衣服的人也能出去?”同监室犯人这样对他说。

乐平奸杀案蒙冤者曾被警察威胁:杀没杀人都得承认2014年6月19日,汪深兵取保候审时领回的物品清单

然而,在2014年6月19日中午,汪深兵突然被取保候审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给我取保候审了,也没交保证金、伙食费,就让我走了”。

回到村子里的汪深兵,一头扎到村后的河里洗了个澡,用剃刀给自己剃了头。

汪秀凤和母亲买了鞭炮,但还是觉得亏欠了汪深兵,“要是有钱,我会买烟花。”

现在更有资格做一个父亲

汪深兵被取保候审回家后,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女儿。然而,隔了好几个月后,女儿才第一次喊他爸爸。

汪深兵一直试图拉近和女儿的关系,经常和她聊天,希望能和她做朋友。但多年的分离,让他们的关系一度很尴尬,汪深兵曾去接女儿放学,但两人不是一个走马路左边,一个走马路右边,就是一个走前边,一个走后边。汪深兵接了女儿两次后,就不再去了,“我问过是不是觉得我给她丢人了,她不说话”。

乐平奸杀案蒙冤者曾被警察威胁:杀没杀人都得承认汪深兵女儿满墙的奖状

昏黄的灯光下,汪深兵女儿的奖状贴了满满一墙,格外耀眼。虽多年没有父母的陪伴,汪深兵的女儿依然优秀,读六年级的她,学习很好,还是班长。她依稀记得第一次见到爸爸的情景,“爷爷奶奶告诉我爸爸要回来了,心里很高兴”。

现在,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女儿会主动提出让汪深兵带她出去玩,去年,他还第一次参加了家长会,既高兴又骄傲。去年9月份,为了生计,汪深兵去福建打工,女儿心里舍不得,“但爸爸是为了这个家好。”

2016年12月23日,在程发根、黄志强、方春平、程立和4人获无罪改判后,汪深兵拿到了景德镇市检察院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书。

汪深兵说, “我现在更有资格做一个父亲了”。

2016年12月22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判,此前因乐平市5.24奸杀碎尸案获死缓并入狱十多年的4人无罪。

冤案被平反的同时,真正的凶手究竟是谁?早在2013年,乐平市中店村人方林崽曾承认自己是5.24的“真凶”。此前,他已涉嫌多起案件被抓。

一名知悉案情的当地村干部对“北京时间”(ID:btime007)透露,方林崽杀死被害女性后,进行奸尸,然后坐在现场抽烟,并把受害人分尸,扔在小河里。

自认“真凶”后,方林崽所涉案件也于2013年10月30日在江西省景德镇市中院开庭审理后,被撤回起诉,至今未恢复审理。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