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口声声要放开外汇市场,结果还是不让老百姓的钱逃
2017-01-06
本文系网易原生内容中心《热观察》栏目出品,每周更新三期

撰文|黄晓韵

近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消息,外汇管理部门对个人外汇信息申报管理进行完善。根据2016年12月31日外汇管理部门答记者问的“六问六答”,个人购汇将须填写真实个人信息和购汇用途;且“若虚假申报、骗汇、欺诈、违规使用和非法转移外汇资金等违法违规行为将被列入'关注名单',在未来一定时期内限制或者禁止购汇,依法纳入个人信用记录、予以行政处罚、进行反洗钱调查、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等”。这意味着,长期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个人海外投资和购房可能会面临大力管理和处罚。

处于人民币持续贬值的关口,中国对汇率调整是可预见的。然而,此举可谓既违背了个人境外直接投资开放的趋势,也损失了个人投资者的利益。

1.中国未开放个人境外直接投资;根据外汇局发言,今年将严格监管,若违规,严重的可能处于30%以上的罚款

从改革开放至今,中国已逐渐放开企业的境外投资,但仍未开放个人直接境外投资,包括个人开展境外实业投资、不动产投资和金融类投资。于今年起,这种限制将严格执行。根据外管局发言,购买外汇需填报《个人购汇申请书》,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等,并须说明购汇用途;符合要求的购汇用途包括因私旅游、境外留学、探亲等。与此同时,外管局将“提高个人申报信息和交易数据的监测、分析、筛选、审查频率”。

因此可推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第三十九条,若违规购买外汇或使用外汇,情节严重者处逃汇金额30%以上等值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然而,国人境外购房和投资热情高涨,避开监管的灰色地带蓬勃发展;禁止个人境外投资的做法逆市场供需,如同穿上一件不合身的衣服

在国内股市低迷的情况下,境外购房和投资成为国内投资者的“香饽饽”。根据戴德森行《中国对外投资市场报告》,2016年上半年,中国投资者在跨境房地产市场投入了17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的190亿美元,为世界上第二大的跨境房地产投资的来源。其中个人投资者的资产力量并不小。根据彭博社的报道,2014年悉尼四分之一的新建住宅被中国人买走,温哥华房价受中国买家推动在此前10年增长了一倍。

这些买家通过“蚂蚁搬家”、地下钱庄等方法逃避个人外汇管理的监管,以进行海外投资。“蚂蚁搬家”是指动用亲戚朋友等小额取出外汇再汇集,而地下钱庄则为向中介汇进人民币,对方使用外币帮忙购买。这些“灰色”方法存在高风险,并不利于个人投资者的资产安全。禁止境外投资不仅没有扼制资产力量,反而催生了大量对策。逆市场供需,恰如穿上不合身的衣服。

3.中国个人境外投资管理日趋开放,预测个人购汇额度提升或放开个人境外直接投资的声音颇多,此次调整可谓逆流而行

实际上,中国的个人境外直接投资曾一度处于开放的趋势。在上个十年,中在境内外资本流动上推出了一系列政策。2007年起,QDII(Qualified Domestic Institutional Investor)实施,内地投资者可通过认证机构购买海外固定收益产品;2014年,“沪港通”开通,2015年,“深港通”开通,内地投资者可购买海外股票。

同时,于2015年,传出QDII2试点消息,QDII2若实行,或能有限制地允许个人直接投资境外股票、债券等业务。这些举措呈现逐步开放的趋势,使得不少媒体预测个人购汇额度会提升,个人海外购房也将不远。因此这次调整,可谓是逆流而行。

4.美英德均对个人境外投资设零限制或低限制;即使同为新兴市场,在上个世纪70年代后也陆续放开,泰国的个人境外投资额度限值为1000万美元,而中国的个人购汇额度仅为5万美元

根据叶依妮《我国个人境外直接投资法律制度研究》,发达国家多对个人境外投资设零限制或低限制,个人境外投资。如德国对个人海外投资无限制,不需事先批准,也不需将外汇收入和持有的外汇调回国内,美国则仅要求在原则上要求缴纳一定税款。

而新兴市场国家由于外汇资金短缺,多主张吸引外资,而限制资本输出。但由于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不少新兴国家陆续放开资本输出限制,如泰国对个人投资者一年内对外直接投资的额度阈值为1000万美元,如超过1000万美元,则需要报告审批。

在中国,于2006年前个人购汇额度为8000美元,后提升至2万美元,现为5万美元,远低于国际先例,也远未能满足居民需求,甚至不少留学生的留学学费都需要亲朋帮忙购汇才足够。

5.外管局以扰乱了正常交易秩序、反洗钱之名限制个人投资,然而疏通而非堵塞,才是既保护个人投资者,也有利于金融监管的有效方式

根据12月31日外汇管理局答记者问的“六问六答”,外汇管理局指出“过去,中国国际收支个人购汇中存在一些漏洞,致使部分违规、欺诈、洗钱等行为时有发生,包括利用经常项目从事资本项目交易(比如海外购房和投资等),还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地下钱庄等违法行为,这扰乱了正常交易秩序,也对广大遵守个人购汇规定的居民形成了利益侵蚀。”

然而在市场供需面前,堵不如疏,逐步开放个人境外投资,有利于对个人投资者的资产进行保护和管理;而堵塞只会催生更多非正常交易,这会导致更多个人投资者置身于不得法律保护的交易中。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