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告别记者会:罕见抨击英国妨碍美国空袭叙利亚(3图)
来源: 观察者网
2017-01-08
【编译/观察者网 周远方】英国一直是美国忠诚的小伙伴吗?

  英国《卫报》网站1月6日报道,美国国务卿克里5日在自己的告别记者会(farewell press conference)上罕见地坦诚爆料,他回忆起2013年的往事,并抨击英国首相卡梅伦妨碍了美国对叙利亚政府采取军事行动。报道还提到,这使人联想到他近日对美国另一盟友以色列的批评,在这一问题上,英国的立场与美国再次拉开了距离。

  《卫报》配图:克里在发布会上罕见抨击英国

  《卫报》称,奥巴马曾明确警告叙利亚当局,如果他们使用化学武器,将面临美国的轰炸,这就是著名的所谓“红线”,但在2013年8月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在大马士革郊区使用沙林毒气后,奥巴马没有能够履行自己的诺言,这被许多人是为他政治遗产中的最大污点。

  当时英国议会投票反对空袭,这长期以来被奥巴马和许多其他人引述为美国没有实施空袭的原因。但克里最近的这番表态使人联想到近日英美在以色列问题上的新分歧。

  克里是在他的华盛顿告别记者会上作出上述表示的。当时他被问及奥巴马的(叙利亚化武)“底线”事件是否是美国政府信用的谷底,他批评媒体并没有作出恰当而符合事实的分析和报道。

  克里回忆道,“美国总统奥巴马当时已经决定要使用武力,并且他已经公开宣布了他的决定。他说,我们要采取行动,要对这一公然违反国际法,并且挑战警告‘红线’的行为作出回击。”

  克里继续说,“然后我们切到英国首相卡梅伦这边,他走向议会,寻求议会投票支持他加入我们已经决定所要采取的行动。然后你们猜发生了什么?议会投票否决!他们给卡梅伦一记闷棍。”

  当时投票结果是285票反对对272票赞成,否决英国加入美国的空袭行动,引发了横跨大西洋两岸的一场外交海啸。

  《卫报》13年报道截图,英国议会未通过出兵叙利亚的决议

  克里继续罕见地坦率曝料:“当时我们要在美国国会作陈述,我是陈述人之一,现场可能有100名议员,他们大都觉得,‘好吧,你们都已经决定了,只是来找我们走个过场,让我们投个票而已’。当时总统确实已经决定使用武力,当时我还问自己,是不是需要到国会去征得他们的同意。我们还就这个问题在安全委员会进行了一番讨论,结论是,我们会很快得到国会的同意,因为(叙利亚)违反(国际法和我们底线的行为)太明显了。”

  克里说,“随后在周五晚上我接到了电话(说英国不同意),然后我和奥巴马在周六早晨见了面,这下因为英国搞了这一出,我们有必要去国会征得同意了,随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事实上,奥巴马作为美国三军统帅,有权力不通过国会直接决定使用一定程度的武力(可动用海军陆战队进行为期数周的军事行动)。当时有分析称,在英国否决出兵叙利亚后,奥巴马不愿重蹈小布什甩开欧洲盟友在伊拉克单边行动的覆辙,所以不惜食言也不肯独自承担出兵叙利亚的责任,这才有了克里所回忆的,交付美国国会表决的这一幕。

  克里继续回忆,当时,他还在伦敦开了一个发布会,会上有人问到,阿萨德政府是否有可能避免被轰炸。克里当时回答,有的,他可以同意交出他的武器。一个半小时后,克里接到了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电话,建议就照克里所说的方案开展合作,很明显普京和奥巴马已经就此进行了讨论。

  克里说,“当时我和拉夫罗夫突然都被各自的总统卖掉了(之前美俄已经剑拔弩张),然后,经过一番努力,我和拉夫罗夫竟然赶在国会投票前达成了协议。所以,奥巴马总统从来没说过‘我不投炸弹了’,而是(在英国)有人打断了这个进程,尽管表面上看来奥巴马是在寻找一个不同的解决方法,事实上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不是这样的。”

  克里补充说,“这样的感觉虽然很糟糕,但事实上我们得到的结果好得多,我们没有轰炸就解除了叙利亚的所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如果我们当时进行了轰炸,就没有任何人能够保证叙利亚交出武器了。”

  《卫报》称,尽管叙利亚交出了大多数的化学武器,但阿萨德政府得到了俄罗斯和伊朗的强力支持,内战更加激烈,至今已经导致了大约50万人死亡以及持续的大规模难民危机。奥巴马在其任期接近尾声时,因为在叙利亚的不作为饱受争议。

  克里近日还在以色列政策上与英国产生了分歧。上周美国国务卿克里在发言中称,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政府是“以色列有史以来最右翼的政府”,并批评其通过在约旦河西岸加强定居点建造的政策来破坏联合国两个国家的决议。

  资料图:克里与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

  而针对上述言论,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的发言人表示,“我们不认为攻击民主选举的政府是恰当的行为,尤其这个政府还是我们的盟友。”

  奥巴马与卡梅伦的关系也一直有裂痕,奥巴马在接受大西洋月刊去年的采访时,批评了英国和法国2011年在利比亚推翻卡扎菲的军事行动,使这个国家变得一团糟。奥巴马在这次访谈中同样批评了英国的叙利亚问题政策,他说,“当时他们把我置于这样一种井底,阿萨德政府成功违抗了美国的意志,而美国的行动因为缺乏联合国的允许而缺乏合法性,这使得阿萨德的力量得到了加强而非削弱。”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